论坛|VR行业大盘点 2017年爆发点在哪里

11月28日,《澳门全球传媒产业发展大会2016》在澳门开幕,本次大会由中国新闻社、澳门日报主办,澳门特别行政区政府新闻局支持,大会邀请来自全球传媒界的上百位媒体精英共同探讨媒体变革。其中,在由青亭网协办的VR论坛中,微鲸VR副总裁许贤、奥飞动漫李斌、京西资本总经理李婧、Upano创始人兼CEO任慧民、皖江基业总经理裴少磊,在青亭网联合创始人王颖的主持下进行了一场圆桌对话。

112

对于当下VR行业的现状,许贤认为VR在ToC领域还亟待摸索,现在还需要研究用户行为做一些尝试性的工作。而现在资本上VR行业进入到一个冰点是一个好事,上半年VR行业的估值过高,产生了一些泡沫但相比于2000年互联网泡沫算不了什么。李斌也同意这个看法,奥飞对VR的投资基本都在15年,16年VR大热以后创业公司估值过高,他们就不再投了。而从投资者的角度,李婧对VR的看法并没有受行业冷暖影响,京西资本的基础是来自首钢基金,而在布局上他们也更好看VR+,包括今天讨论的VR+传媒行业。

对于很多内容出身的公司都进入硬件领域,任慧民认为从VR拍摄公司的角度,目前缺乏专业VR相机是内容制作者的痛点,所以Upano也自主研发了硬件。但目前市场需求还没起来,头盔等接收设备的量没有起来,也就缺乏内容制作者的进入,所以VR相机的硬件需求也就没有起来。许贤也表示同意,现在整个供应链不够完善,很多事情无奈只能亲力亲为,而接下来如果能抓准一小块行业痛点,成为一个小领域的专家,那起码养活自己不是问题。

李斌认为这个非常正常,当年在拍阿凡达的时候,其实拍摄过程非常短只有数周。但是卡梅隆导演为了研究3D技术和相关的理论,却足足用了三年的时间进行准备。在一个行业的初期,面面俱到研究各方面的技术,是处于行业早期阶段的内容团队必然的选择。

对于明年看好的领域,裴少磊看好线下体验店,认为这个事情本身是很有意义,难点在操作上;李婧看好VR+传媒,其次是地产和医疗,认为这些将是明年资本关注的热点;许贤和任慧民看好VR直播,用户在这上面的粘性明显更强;李斌则看好VR+游戏,因为VR终究是被技术驱动,而游戏行业的技术积累最深。到底明年哪一种迎来爆发?也让我们拭目以待!

以下是圆桌论坛

主持人:现在VR新技术给传媒和娱乐业带来的新机遇有多大?今年初我们觉得VR特火,现在这个阶段好象又从热点到了冰点,现在理性来看,我们各自目前对这个领域的判断到底是怎样的?首先问一下许贤先生。每周一场VR直播,未来每周可能两场VR直播,这个成本是非常高的,我们要通过这样的布局建立怎样的竞争壁垒?

许贤:VR在B2C领域大家还在摸索,包括用户使用时长、使用频次、时长怎么提高,付费怎么产生?项总说的,12月30号王菲演唱会30元/张票,我们想第一次做用户付费VR直播的尝试。比较长的一段时间里都会不断的打磨产品,研究用户的行为,根据用户的喜好做功能上的开发、交互上的演进、内容上的尝试,都会做很多尝试性的工作。我觉得只要抓住一个小的应用场景、一类内容,就有可能迅速的引爆这个市场。现在仿佛是一个冰点,大家都怕,包括投资VR的企业,最近投得比较少了,这是正常的回调,大的趋势来看还是比较好的,我们认为还是比较好的,现在有一些回调也是比较正常的,从去年或是今年上半年来看,很多VR企业的估值已经非常非常高了,有一些泡沫存在,长期来看行业还是非常向好的,2000年大家说互联网泡沫,今天来看,根本不算什么泡沫。

主持人:现在您觉得回归到比较合理的估值,未来前景还是非常看好的?

许贤:估值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大家从没有什么概念,只凭想象市场非常好,到了现在这个阶段,需要真的做出一些产品、做出一些内容,真的撬开消费者的市场,未来才会有比较大的发展和前景。

主持人:请问李总,我们的投资是从2015年11月份开始投,也是VR非常热的时候投非常多的项目,现在来看,就像许总说的估值有点过高,还是上市公司的角度,我们更看重的是布局以及资源的稀缺性?

李斌:首先上市公司也不是冤大头,估值高首先是有很多的交易安排,大家也知道我不仅投诺亦腾的母公司还投诺亦腾的子公司,估值高还是低一方面是见仁见智,另外有很多不同的操作手法。二是我们不太同意在VR最热的时候做的这些投资,我觉得我做完的时候VR才真正泡沫化了。是我做完以后的事情。三是上市公司我们自己的角度来说,奥飞做这件事情从来不是为了VR,现在说VR,是我用这个可以少费我很多口舌。比如说看陈道明老师表演只能去话剧厅,他不一定每次表演,我看到优秀的演员表演是件很麻烦的事情。现在只要他演的电视剧我都能看到,无论什么时间、什么地点,对我来说都是可以做到的一件事情,优秀的内容通过我们的媒介,这个媒介不管是电影也好、电视剧也好、互联网也好,还是手机也好,我们希望可以跨越时间和空间去触摸东西,VR理念上契合了我的需要,至于是AR、VR还是虚拟现实,还是叫什么别的东西,对我们来说都是毫无意义的,我要的是超越时间、空间消费者与内容完全深度的结合和融合,我要的是这个,我每次讲这么长一句话的话,大家会认为这是什么鬼,我只能简单的说,我是做VR的,基本上只是这样的问题。

主持人:有请京西资本的李婧总谈谈现在VR、AR有没有什么变化?

李婧:京西资本最大的股东是首钢基金,首钢基金会投很多的基金,京西是负责中早期项目,由于会投一些项目,今年的投资数据来看有几个趋势,我们投的一些投资基金成立专门数据资产的子基金、VR的子基金,这些都是和大的产业公司一起设立的,和以前在投移动互联网时代VR直接投项目会有很大的不同,还要绑着上市公司这样的龙头去投。我们直投一些项目的时候,我们会更看好VR+行业,今天的主题是传媒产业发展大会,和这个主题无关,我们确实非常看好VR+传媒行业不是因为今天的主题,为什么会看好VR+传媒的投资?因为它有一种互动性,VR的技术对传媒产业本身,能提高传媒产业消费者的体验度和付费率,而且对成本本身没有提高太多,传媒产业本身就是自己生产内容的,传媒产业本身又对VR产业也有促进作用,传媒产业为VR提供了大量可视化的内容和精神的内核,VR+传媒这种方式能给其他产业带来非常大的影响力,比如说我们作为蜻蜓网的投资人,蜻蜓网新兴传媒的力量对产业的推动力量也是非常显著的,这也是我们为什么会去投一些VR产业基金,也会投一些VR+传媒的项目原因。

主持人:我知道裴总最近在安徽做VR产业园,为什么在这个时间点做这样一件事情,希望在VR领域中起到怎样的作用?

裴少磊:相比台上各位,我只能算这个产业的外围从业者,除了福州的东湖和贵安,我们在安徽和合肥打造VR为核心的特色产业小镇,任何一个产业的成熟,除了资本、技术力量的介入,政府作为行业产业的主导者,他希望投资大量的资源到这个产业,是这个产业开始蓬勃发展的开端,我们就是这种力量的代表,我们产业小镇是和地方政府,合肥市政府联合打造,为什么这个时间点选择做产业园区、特色小镇,我们看到产业的发展前景以后,我们想打造一种面向产业的产业场景,在这个产业场景的基层架构,我们想结合政府的力量,把资本、技术、市场等各方面结合在一起,线下打造面向可以推动产业更好快速发展的现实场景,在这个场景里,与我们这个主题结合起来的话,我们选择的展示方向是VR娱乐,在我们的项目里,我们一期正在建设的是4万多平米的大型室内VR的游戏体验馆,为什么我们选择这个方向?我们觉得他是可以快速把好的内容即时变现,这是一个很好的方向,第二个是,它可以面向更广大的消费者群体,VR离普通消费者的距离还是有点远,尤其中国广大二三线城市的人,对VR接触得还是比较少,希望通过VR娱乐和大众消费相结合,为这个产业打开更好的窗口,我们选择VR娱乐作为我们整个的场景构建的突破口,和李总这边想打造的,我们未来会有很多的合作机会。

主持人:我问一下Upano的任总,我们是做VR的拍摄设备,现在也有一个困境,设备做得特别好的情况下,可能买的人似乎也不是那么多,包括微鲸这样非常有资金实力,他们直接就用别的了,您觉得这个时候怎样进行破局?

任慧民:Upano像王总说的,我们是VR产业一线的从业者,我们也是创业者,我们从2011年开始做VR影像,到现在已经有六年的时间,现在市场上存在这种情况,也就是说设备出来了,眼镜出来了,用户到底是谁?像我们做得还是专业影视级的VR摄影机,大家都在尝试进行内容创作,传统的影视公司,我们在尝试出一些作品,目前产生这样的原因,市场上是有一些存量设备,没有专业的设备,大家会通过低端的运动相机,自己会用一些传统的影视设备来制作,这需要投入一定的成本,成本没有收回大家做设备的更新迭代是存在一定的困难,也不符合企业的运营规划和本质。另一方面市场需求还没有起来,VR眼镜的存量和每个月的出货量,相对于智能手机,目前的量级只能是行业初始阶段很小的量级,并没有到达真正的量级,内容方面也是一样,显示端、用户端量级没有起来之前,内容只能是尝试性的制作一些内容。实际上我们的设备是满足内容制作的,这是一个连锁反应,如果用产业链的概念来讲,我们可能是产业链偏中上游的环节,这是整个市场需求量没有起来导致设备没有大规模铺开的原因。

主持人:任总刚才讲了VR行业现在的状况,VR内容拍摄公司觉得硬件跟不上,所以自己会进行技术研发,DIY一些设备,VR的硬件公司,像任总也有导演,内容跟不上,为了体现自己设备还不错来做一些内容,大家觉得这样的状况明年会发生一些改变吗?破局到底从哪个地方开始,国内多一些像微鲸这样的公司可能更快往前发展,大家来看看明年会发生一些变化吗?

许贤:我们做很多事情有的时候也是迫不得已,产业链里没有我们想要的供应商,大家还在比较早期阶段,我们自己招团队、花精力去做,也说明这个产业还是处在比较初期的阶段,越成熟的话市场越大,分工会越明确,大家都有自己非常擅长的这一块,都把自己看家本领拿出来,做自己非常小的一块领域,可能会养活一个公司有非常好的收入,目前这个阶段会发现很多公司非常跨界,基本上什么事儿都干,我们公司也是什么事儿都干。

主持人:这样显得特别不专注,又是被逼无奈的行为?

许贤:我觉得有两方面,从从业者来看,他觉得这个事情我也能干,那个我也能干,不知道未来能做到多大,为了不失掉机会就做很多的工作,真正做起来来看,很多时候不去做是没办法做的,比如说任总,丢一个全景相机给一个没有拍过VR的制作团队,把某个电视剧拍成VR的,肯定是拍不好的,制作没有比专业的团队来得更加专业,VR的理解他们肯定是最强的,我觉得明年或是往后,这种异业合作会越来越多,行业分工会越来越细,初级阶段,不是特别健康的阶段会过去,这是我对未来的判断。

李斌:我想补充一个想法,我倒不觉得这是不健康,我觉得这是一个必然阶段,我们说一个过去的故事,大家都知道当初卡梅隆导演拍《阿凡达》的时候,他具体了拍摄的过程,大概一周拍1500个镜头,《阿凡达》的拍摄过程非常短,几个礼拜就拍完了,卡梅隆为拍这部电影研发时间大概花了三年的时间,三年之间研发了现在我们所能看到的好莱坞几乎全部的特效有关的技术系统,包括动作捕捉、3D直接拍摄等一切的东西,都是当初拍电影的时候它的副产品,所有的副产品构成了美国目前整个电影技术行业底盘的东西,参与研发的所有团队分散出几个小公司,包括技术上前沿高峰的,我说的是《奇幻森林》,这是不断演进的过程。好莱坞我们看到所谓的科学家导演对整个行业的推动作用是很明显的,在技术和艺术共存的领域中需要两者之间互相配合、互相共同产出的概率远比合理分工之后产出的可能性更大,基本上还会看到非常优秀的科学家制片、科学家导演,比较能接受技术的人,能在这些上面产生一些新的变化,得到我们想要的结果,验证一些东西,形成一些经验、流程,系统,这些又构成了艺术顶层,这是我们看到合理的过程。最好的结果就是明年我们可以看到,无论是任总这边、徐总这边突然冒出这个人,我们不知道这个人是怎么来的,突然就把这件事干成了,无论在中国还是美国,经常发生这样的事情。

主持人:经过2016年的摸索,您讲的有点量变到质变的过程,明年会到达这个节点吗?

任慧民:之前真的是这样,我们会有一些产品在研发,有些产品已经量产,相信在年内,12月份大家会看到一些新的产品,确实在解决行业问题的产品会出来,也会送到内容创作者的手里。

主持人:时间的关系最后一个问题,李婧总也提到VR+产业,每个人挑选一个行业,明年最看好的,目前我们看到的还是VR游戏、VR游戏,除了游戏该没有别的吗?是不是今年我们进行了一些教育的工作,我们除了对C端消费者进行一些教育工作以外,我们对传统的行业,让他们知道VR新技术解决什么样的行业痛点,带来一些什么新的场景,是不是我们会有更多的应用,明年会应运而生,或是一些行业的应用,明年整个销售会出现爆发呢?

裴少磊:我个人认为的方向是VR线下体验馆,项总不太看好这个领域的企业,我觉得这只是操作模式上,或是怎么结合各方的力量,调动政府的资源,我觉得这个事情本身的意义和价值是非常大的,对于这个产业的成功,我们公司很重要的方向,我们园区批量化的打造VR体验馆。

李婧:我刚才已经说了一个,传媒,我是从资本投向驱动力来看,排在第一位的是VR+传媒,第二位是VR+ 地产,资本的方式可能用其他的方式,也许PPP基金的方式,而不是以股权投资基金的方式。第三位是VR+ 医疗健康,现在资本涌向医疗健康领域的资金量非常大,也会在上面有很多的变革。

许贤:我认为还是VR直播,直播具体在哪些行业?娱乐的演唱会、T台秀,另外是体育的直播,我们是有些数据的,今年也做了比较多的直播,像体育的、演出的、赛车的、电竞的,做直播的过程中我们发现直播用户的使用时长也好,人数也好,都大大超过花了很高成本做出来的综艺、纪录片,直播可能内容本身是用户想看的,比如说王菲的演唱会,十年才办一场,很多人没办法到现场,票价可能天价,大几千块钱的票价。我们之前做的罗永浩,锤子手机的发布会,他可能不是商业发布会,可以理解为一场相声,1票是在15分钟卖了1万张,黄牛票炒到600到800,我们在VIP前面的地方加了VR相机,最长有接近1000个用户全场完全看下来了,我觉得用户对内容的喜好,对视角的喜好是前所未有的,我们之前做的体育,我们做了足球比赛,同时有8万人同时在线,观看时长超过半个小时,这是其他VR观看时长没办法比的,我们还是比较看好明年直播类包括体育、综艺、娱乐。

任慧民:我非常赞成许总的观点,我也认为在事件直播方面会有非常大的飞跃,不论是体育还是娱乐,包括我们今年做的莫文尉的杭州演唱会,爱奇艺平台播出的时候达到5万会员观看,带动了很大一部分会员注册,包括我们也是在做中国网球公开赛,用户对于沉浸式的体验是一种全新的感觉,我觉得明年在媒体行业、传媒很也也会有VR直播的出现,我们也在和一些传统的网络媒体做一些结合,在做一些方案的尝试。举一个简单的例子,这场会议通过VR直播可以让全球的观众坐到我的位置,如果摄像机在我这个位置,可以坐在我的位置来了解这场大会,包括发生的每件事情,像坐在我这里看一样,这就是VR沉浸感带来的美妙体验,我觉得除了体育、娱乐包括在新闻传媒这些方面也会有VR直播的出现。

李斌:我认为VR游戏+,为什么这么说?所有提到的这些行业里,游戏是技术渗透率最高的行业,我们的影视行业技术等级还处在石器时代,其他的更加不用说了,直播行业稍微好一点,因为有视频行业的参与,惟有游戏行业,无论端游还是主机游戏,渗透率远远超过我们现在谈到的行业,换句话说游戏行业是最能理解艺术和技术之间关联性的行业,我认为很多未来的改变都会由游戏这边,或是基于游戏的某些技术进行改造。比如说今天下午胡总谈到的Buy+,包括直播,我其实可以在直播的视角以外再搭建一个游戏化的壳子,它带来一些变化,弹幕怎么进入进去,这些都可以更加广泛的使用,这些还要依靠游戏化的东西来进行改编,我反而会认为,核心的一种变化来自于VR游戏+,有可能改变不了,最终体现的东西不是VR游戏,技术和理念是来自于游戏产生的。

主持人:谢谢各位,2017年我们最看好哪个VR+的行业应用呢?刚才五位嘉宾有四个答案还是达成一些共识,明年的时候我们可以再在这里参加这个论坛,看到时候的答案是怎样的,谢谢我们嘉宾的分享,感谢各位观众,这场论坛到此结束,我们进入15分钟的茶歇环节,谢谢。

 

文章下二维码15

责任编辑:Catherine
分享到QQ 分享到微信

5 条评论

头像发表我的观点

取消

  • 昵称 *
  • 邮箱 *
  • 网址
  1. #5
    老罗的VR玩转了再说
    罗加本11-28 回复
  2. #4
    我也觉得VR现在也就游戏里蹦哒蹦哒
    金糊涂11-28 回复
  3. #3
    VR里要出卡神?呵呵
    Castar11-28 回复
  4. #2
    VR游戏根本玩不下去 晕死了
    HelloKitty11-28 回复
  5. #1
    明年必然是移动端大爆发
    VR从业者11-28 回复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