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R+娱乐论坛:如何从互动游戏升华到体验经济?

12月5日,英中创意创新者论坛在上海中国金融信息中心拉开帷幕。本次论坛由英国国际贸易部和中国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联合举办,邀请了包括FRAMESTORE、The Foundry、BBC、松林影视、Alchemy等英国国内著名的涉足VR/AR领域的传媒企业,青亭网作为本次论坛的VR/AR合作方出席。

论坛1

会上,由Gingersnap Studios首席创意官Marc Godchild主持,FRAMESTORE 联合创始人兼COO Mike McGee、Alchemy商务总监 Emily Smith、IDEALENS COO苏文涛、微鲸科技CEO李怀宇进行了名为《VR+娱乐:互动游戏到体验经济》的圆桌论坛。

李怀宇认为,VR未来的趋势是移动化,而视频和教育是微鲸主要的内容产出方向,他认为这二者比较符合移动VR的用户需求。而对于目前中国的VR内容市场,李怀宇认为已经非常的两极分化,一种是以HTC Vive为代表的深度VR体验,要求极深度的交互;另一种则是很轻度的VR视频,而明年预计中国会有5000万的用户持有移动VR设备。对于VR视频内容来说,现阶段确实还是以传统电影转化而来为主,但是就像互联网电视的发展趋势,未来一定会有更多的VR影视内容是专门使用VR的观影方式。而付费上,虽然微鲸VR平台目前是免费的,但这主要是考虑到用户量太小,并不代表VR用户的主力们付费意愿不强。未来当用户量上去之后,会逐渐引入付费机制。

苏文涛表示,IDEALENS同样在做一体机这样的移动VR设备,但在内容上他们的用户在游戏和视频上则是五五开。不过从长期来看,他也是比较看好视频类的内容。所以IDEALENS所处的集团也在做VR拍摄设备,尤其是消费级的2目相机。在他看来,未来VR内容的生产主力会是以UGC为主,草根明星们将成为VR内容生产的主力。

Emily Smith展示了Alchemy制作的一段VR海底世界的内容。在她看来,VR能帮助博物馆和一些文化企业创造前所未有的沉浸场景,带来娱乐教育结合的神奇体验,这是其他所有文化机构所不能达到的。同时,这种体验非常新奇,对全年龄段的人都有强烈的吸引力。

Mike Magee相信最好的VR就在视频的交互之中。电影已经发展了上百年,而VR仅仅只有三年,人们都还在摸索。而他们之前尝试为《权利的游戏》制作VR内容,让人们直接感受现场的冷风,身临其境感要远远超过手机、电脑这些媒介。他认为,未来的VR内容将会有更强的沉浸感和交互性,但同时他也承认,目前的技术手段想要表现完全的沉浸感还很困难,但最重要的是先用有趣的故事把人吸引进来。但这需要摸索,有了360度的环绕,创作者需要从新摸索吸引观众的方式,传统电影的手法以及不再适用。

以下为演讲实录:

主持人:来自英国的15家企业代表跟我们分享了他们在创意行业,尤其是VR、AR行业当中所取得的成就,当然我们也更加的期待中国的企业代表可以在今天稍后的企业与企业之间的会谈当中找到你们的合作伙伴。接下来进入到今天的第一个分组讨论环节,主题就是VR与娱乐行业的结合。将会有两位英国的来宾,加上两位中国的企业家代表来跟我们共同探讨这个话题。

让我们有请Mike McGee,还有来自Emily Smith,接下来另外两位来自中国的代表,一位是苏文涛,以及李怀宇。同时要请出的是这个讨论环节的主持人,让我们欢迎来自Marc Goodchild。

Marc Goodchild(论坛主持人):大家早上好,今天早上听到了很多英国制作公司的介绍,也是在不同的领域当中采用了VR的技术,而且刚才Emily Smith和Mike McGee也介绍了他们各自的公司,我们在对话当中可能会涉及到更多的内容,今天早上还有台上的两位可能大家之前没有见到过,一位是来自于IDEALENS科技公司的苏文涛,是制作VR一体机的公司,另外还有一位是来自于微鲸科技的李先生。之所以想把这两位请到一起就是来探索一下VR是如何应用于消费领域,以及VR如何是应用于实景比如说是博物馆等等当中。我们也看到虚拟现实在消费者当中可能是比较新的,所以它会有一个快速的发展。我想请李先生介绍一下你们的平台,因为他们是中国最大的平台之一,而且你们有1600万用户,你们是一个非常年轻的公司对吧?我们之前见面的时候我问了他这是什么平台,这个平台是用于分享最新的内容,能不能请你快速的介绍一下你们自己的平台。

李怀宇:给大家介绍,我们是一个两年的公司。我们现在主要是做三件事情,第一是中国最大的OTTTV,给超过六千万的家庭,通过电视提供OTT的服务,我们是现在中国成长最快的互联网职能电视的制造研发品牌。第三我们在做VR,VR也是现在非常重视的领域,我们主要聚焦在家庭娱乐市场,所以做这些内容跟VR结合上,也特别重视能够跟年轻的家庭跟教育各方面更加集成了这样一些服务。

主持人:所以你们平台的VR主要是倾向于游戏呢,还是说视频娱乐,还是教育?主要面向哪个?

李怀宇:没有做太多游戏的事情,现在像H5这些游戏需要的设备过于庞大,投资也比较大,所以这种模式对大多数的家庭并不合适。所以我们现在觉得VR未来的趋势就是移动化,跟手机的结合。在跟手机结合的VR的应用里面视频和教育会是两个主要的应用。所以我们重点在视频和教育上,目前已经做了很多非常好的尝试,我们做了中国的足球超级联赛的直播,2017年开始每周会做一场VR直播,同时现在在跟篮球比赛做直播。不久以前欧洲的篮球冠军队访问中国我们做了现场的VR直播,效果非常好,非常受欢迎。相信视频和教育会是在移动互联网的基础上非常好的方向。

Marc Goodchild:苏文涛你们公司也是有一个类似的举动,怎么样能够让它变得更加的适用于大多数人?

苏文涛:我们做的这款产品是第二代,在2015年7月份做了全球的首款的VR一体机,这其实是我们一直的方向。今年6月份我们在全球范围内发的产品,里面内置了大陆版本超过百款游戏和超过120个小时的视频内容,这些都是在线的方式,目前都是免费提供给我们的用户的。

Marc Goodchild:是游戏和视频。

苏文涛:对。

Marc Goodchild:你的这些客户主要是游戏的玩家?

苏文涛:一半一半吧。

Marc Goodchild:所以我们主要来谈一谈这些设备和平台到底是哪种媒体娱乐是一个主要的方向。Emily Smith我们之前看到看到你们公司的作品,可以尝试给大家看一个Alchemy VR做的视频。

画外音:戴上这个设备可以帮我们沉浸式的体验,这是之前从来没有完成的体验。比如可以从一个真实的恐龙的化石中提取一些元素,让我们重新回到过去的时代,重建虚拟世界的动物,从博物馆中提取一些元素,我们可以从他们过去留下的遗迹进行设计,让动物重新回到人类社会进行运动。

Emily Smith:我想很重要的一件事情就是有4个博物馆,还有4个文化传承的机构,他们有些故事是想要讲述的,但是很难讲述出来。你怎么样把这种非常好的多样的海底世界,有几千亿历史的海底世界能够让我们的孩子来到博物馆的时候有这种沉浸式的感觉,比如说只是看到过去的样本,或者过去的标本,很难感受到过去这种纷繁复杂的海底世界,VR技术可以把过去的事情变为现实,让受众惊喜万分。而且可以非常好的体验到过去的生物,比如说有5个眼睛的海底生物,可以在博物馆中,在你的头上不断的游来游去,这是一个非常好的,有教育性,娱乐性的体验,可以让博物馆的观众更好的去体验。

讲到叙述方法,为什么这个形式这么强大有力,因为这是一个很好的案例,我们没有办法看到其他的相关文化机构可以有别的方法来更好的娱乐观众。我们在全世界的博物馆,包括挪威、澳大利亚、英国都有类似的项目,类似于电影院的效果,我们到环境里面拿到了这样一个头盔,可以看影片,看完之后把头盔换给员工,就会有新一批的观众进去,重新戴上,感受VR技术。所以这是一种商业性活动,让你们有一个非常类似的体验,有一个非常好的交互式体验,我们就是用这种方法进行市场的推广,也是在我们的索尼上有全新的应用。今年圣诞节之前应该就可以使用了,就可以去尝试看一下我们的消费者市场怎么样来回应这种非游戏的内容。

Marc Goodchild:你会不会发现这些观众在自然博物馆当中他的群体非常的广泛?比如说有一些他们想要去尝试新的VR头盔等等。你会有一些比如说祖母或者是其他的亲戚过来体验?

Emily Smith:当然了,这是一个非常好的体验过程,主要有两件事,对自然博物馆来说,是让年轻观众带来,也是主要的受众,而且也是未来主要的群体。同时我们也带来了很多其他的一些年代的老年人,那些人觉得去尝试虚拟现实是非常有意思的事情,毕竟是第一次尝试。讲到教育方面我们有86%的人是曾经在这个体验中学习了很多关于自然世界的知识,这是一个非常之强大有力的工具,可以让我们知道现在虚拟现实在我们交流方面扮演了怎样的作用。比如说这样的方法可以让故事的内容变得更加充盈。

Marc Goodchild:内容有一种全新的体验,比如说我们会把这个环境变得更加熟悉,我们第一次去这个地方感受过去的世界吗。

Emily Smith:在大西洋制作公司,我们已经合作了之前的第一届的产品,那是一个电影,许多CJR的作品是需要合作的,现在的这个电影大西洋电影制作公司的制片人说我要在博物馆里面体验一下,他想把头盔带进来,在这边发掘博物馆新的内容,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合作内容,可以让科学家能够更好的用CJR的环境了解这些生物。

Marc Goodchild:你们两个都是在进行文化的合作,你们同时在电影行业是非常成功的,虚拟现实怎么样影响到了影片的效果,或者是怎么样评价商业环境?

Mike McGee:主要的活动是品牌或者商业的活动,但是我之前也曾经联系过一个电影工作室,因为他们内容也是非常重要的,现在工作室就是想要尽大的利用他们的资产来创造更多的内容,进行电影的制作。所以我们在电影方面也是有所合作。有一些VR的内容,之前做一个影片前、影片中、影片后的视频,不仅仅是给你看一下这些影片中的角色的形式,而且我们可以把电影之间进行一个中间的补充。

Marc Goodchild:营销是我们的主要目标,还是说它是一种合作的方法?

Mike McGee:的确是一个营销的方法我们可以去营销品牌,而且用不同的方法进行故事的表达,而且支持了一些主要的角色,讲到我们的语言到底是用哪个,比如说语言交流的语法,我们有几百年电影的历史让我们研究如何来做电影,但是VR只有三年的历史,三年前第一次做了VR,所以工作室还没有来找我们,因为我们的技术还只是一个非常初始的状态,我们想要把最好的视觉内容能够融入到VR头盔当中,可以让我们的观众有更好的体验。所以对于我们来说每次有新的VR体验,都从过去的经验当中学习最好的VR体验,只要有时间我们就会去测试让受众的反馈不断发生改革。

Marc Goodchild:李先生和苏先生刚刚讲到进入到家中,在英国我们的头盔拥有量是非常少,但是有很多的手机。比如说我们有一些平板电脑,能不能讲一下谷歌,可以让更多人在手上可以玩到这些游戏,而不是用头盔。

Mike McGee:我们相信最好的VR就是你可以去更好的视频环境进行交互,你可以设计故事接下来的内容,所以我们也可以影响到一些它的体验。对于我们权力的游戏这个电视剧来说,把人沉浸到电影当中,可以让他们在看电影的时候感受到地上的石子,我们会把这种冷风吹到他们身上,就像面临一道寒山一样,这样你会有完全的现场感,这种就无法从手机上感受到。你在看3D影片的时候也没有这种感觉,但是大多数人当第一次有这种体验的时候是非常惊奇的。给你一个手控的遥控器,然后再戴一个头盔,这样就可以在虚拟环境中去触摸一个东西,去画一个东西,或者交流。这是你们之前从来没有达到的体验。

Marc Goodchild:其实更多是关于两个世界之间的交流,包括游戏的交流,还有我们所有的游戏机制,比如说我们到底有怎样的介质,把介质带来虚拟和现实之间的交融,或者是戏剧性的沉浸的体验。

Mike McGee:可以让我们带来一种实时的感觉,让这种想像的世界感觉像是一个真正的现实社会一样,这就是游戏技术可以让我们做到的。

Marc Goodchild:讲到了关于技术,我很感兴趣,很想知道在中国的市场方面你们会不会觉得虚拟现实是第一步,还是你认为记下来我们应该去控制视频世界,还是要连到电视上面去?

李怀宇:首先在中国现在是非常的两极分化了,一个是那种非常high的游戏,比如说HTC VIVE,但是这个进家庭比较少,主要是在公共场所,例如很多人在大型购物场所会做这种体验。第二个现在已经有超过两千万的跟移动去配合的节目,已经在中国发售,而且每天在快速增长,预计到明年在中国会有接近五千万的跟手机相匹配的这些项目去普及到用户那里。这些人现在已经是在看视频,未来会更多的看视频,我相信所有熟悉视频行业的都知道,要推动一个视频业务启动,最核心的可能是体育,成人节目,定影,现在这些项目也在不断的发展,从用户量来看,视频肯定是趋势,确实大型的VR游戏,对用户会有非常大的影响。

Marc Goodchild:游戏行业已经建立起来了,很容易跟头盔联系在一起,视频的内容在哪里,是人们把现有的内容转换过来,还是制作全新的内容?他们用360度全景的照相机来摄影。

李怀宇:现在的视频本身就是非常快速变化的产业,即使在我们电视上,专门为互联网做的内容已经超过30%,如果在整个中国的受众看的视频中一半是专门为互联网来做的,未来这个比例会达到80%的内容都是专门为互联网来制作的,即使在互联网现在的移动终端以及OTT的TV上。现在VR也是有这样一个变化的过程,今天大家主要是把电影转换成VR的格式在看,但是我们也在做VR体育直播,同时现在有非常多的人在做360度视频,所以接下来为VR来单独制作的内容也会越来越多。在初期就是有电影有这些东西,为单独为VR做的内容会越来越多。

Marc Goodchild:现在你们平台是免费的吗,你们觉得后面会有一些收费的内容吗?大家会专门为其付费的。会在哪个领域,是教育还是体育方面,你觉得哪个领域人家愿意付费呢?

李怀宇:现在整体来讲视频领域的模式都在往付费的模式转移,在中国以往配移动是比较低的,但是现在年轻一代更愿意为好的内容付钱。我们在做VR的平台来讲,目前之所以免费是因为用户量非常小,一旦非常普及之后,刚才您提到的几个内容我们都会去做付费模式。包括教育、体育、精品的视频内容都会做付费模式。我们看到的机会不仅仅是付费模式,而且还有在中国非常重要的秀,在中国每天有上万个由草根的来做节目,未来在VR上这个也会成为非常好的模式。很多草根的艺人会在VR上面跟用户进行现场互动,这个也会有很多的商业模式。

Marc Goodchild:苏文涛,我们首先要让技术成为主流,现在在这边有一个趋势,就是在大型商场里面进行体验,在英国可能这种情况会少一点。你觉得是因为大家想尝试的内容不一样吗。

苏文涛:有介绍说大家在用到相对像我们这样的终端设备,用户肯定比较倾向的还是去看video,用这样的方式延伸去体验VR的感觉,目前VR VIDEO大部分是原有的视频做了格式上的转制之后,以VR的形式360度的方式去展现,这个过程越来越多的人包括知名导演一开始就遵循VR的概念创造这样的很好的内容,也做了一些很好的尝试出来。这些我相信会成为后续VR内容特别是精品内容,甚至是付费内容的主流,我相信这也是我们都非常关心,也希望尽快看到的。作为硬件厂商,我今天是代表我们整个集团在这里,我们集团成立5年,最开始我们是做AR,包括在两年多之前兴起了VR业务。在一年多之前我们兴起了全景摄像机业务,所以从硬件方面三百多名员工是持有了中国在VR领域最多的专利,超过210项。刚才提到硬件方面我们在专注于做更多的给大家能够从终端角度去看到好内容这样的输出设备。全景摄像机团队在做三条线的布局和探索,包括现在有21个镜头的全景摄像机,以及我们4到8目的行业用级摄像机,过万级草根的star在使用的这样设备,很多我们会做2目的。

Marc Goodchild:所以我们把它称为是用户产生的内容。因为你刚才说到那些草根明星他们自己是用户,还是自己是专业的人士,采用360度的摄像机。

苏文涛:在用的基本上是比较便宜的,质量有保证的2目摄像机,主要是普通的民众,但覆盖范围很大,播放的平台主要是手机。VR的草根级的直播受制于压缩和传输技术,目前在中国依然还不是非常的普及。

李怀宇:稍微补充一下,现在用VR摄像机最多的是拍婚礼和拍一些住宅的销售,就是他们在卖房子的时候会拍。

Marc Goodchild:所以我现在听到的就是技术发展是非常快的,但现在的问题是我们需要制作出丰富的内容,新的内容,我们现在还处于早期,如何使VR体验跟比如说用谷歌眼镜带来的体验不同,有些时候可能是比如放置摄像机的方式不一样,这样的话可以让你产生独特的体验。那么你们觉得故事的讲述还有其他方面你们是如何来进一步做演进的呢?

苏文涛:我们有创意的团队来设计内容,这样的话用户可以成为内容当中的一个实际参与人,从故事的角度来讲,虚拟现实带来的感觉就是你可以在这个故事当中,2D的电影你其实是没法参与到其中的,但是有了VR,你可以参与其中。而且你是在一个360度的全景氛围当中,这样带来的体验你可能是完全沉浸其中的,可能就是躺在穹顶之下,可以有个全景的感受,这是非常有效的,或者有力的方式。在一个电影里面有一个人瞪着大眼睛看着你,直接就可以感受得到的,在原来的电影中是感受不到的。还有叙利亚的难民营当中,我们把这个难民营的场景用VR体现出来,这样能让大家充分的引起同情心,所以我们也是在探索新的独特的内容。

Marc Goodchild:之前您也说到了有一些是来自于传统的电影行业的,但是现在我们想要寻找新的方式,来有新的呈现。刚才你说到了谷歌的Daydream你可以进行控制,那么在游戏行业可能就是不停的跑到不同的走廊当中,在这里跑,在那里跑,有不同的场景。在做360度视频的时候可能还是有一定的限制,不像游戏里面,我们并没有足够的渲染引擎,所以你可能只是能够看到全景的足球比赛,自己是不是能够真正的感觉到跑过去?

Mike McGee:如果说我们要为真实的环境拍照,只是渲染了低端的足球的引擎,比如说你站在悬崖上,那么你通过VR在场景中自己就能感觉到那种危险,实际上你是可以在故事当中参与进去,有充分的感受,而且可以参与其中。而且现在的技术能够把它应用于电影当中,当然有些技术现在还不成熟,还没有真正的去应用。

Marc Goodchild:有些比如说他可能自己转动头脑,马上能够感受到全景,但有些时候可能会失效。昨天我尝试了一个攀岩的运动,我发现我只能快速的爬动,但是其他的时候我想要一些感觉很用力的感觉体现不出来,所以就会让我从虚拟现实当中走出来。

Mike McGee:现在我们也是在不断的平衡当中,首先是要有非常有吸引力的故事,吸引人们过来。我们有了360度的环境,你如何吸引住人们的注意力,让他沉浸到故事当中,所以我们传统的电影技术可能没法直接应用于VR当中。

Marc Goodchild:说到360度,当然可能我们只有110度,你永远不想旋转一圈看看你后面有什么东西,很多时候都是想往前面看。我们都是在180度平面的时候去看,而且你不希望把东西放在你背后,除非你用3D的声响特效才能达到这个效果。现在有人在这儿是专门做3D音效的,它可以给我们提供全沉浸的音效。根据你看的方向进行声效的制作。它可以是一个完全沉浸的体验,非常好,我想要有这样的一个体验,我们不用这种白噪声,不会担心头盔效果不好。但另外一方面,我又觉得沉浸的话你就是非常孤立的,你就与周围的世界隔开了,在很多的娱乐方面我们都是社交动物,希望跟大家一起玩,例如运动。这种VR行业怎么样来适用于这种独立的沉浸式的体验,还要跟社交如何融合起来?

李怀宇:足球在直播的时候我们在其中就加入了这个功能,就像我们今天这样,我们给观众的一个视角就是他坐在一个椅子上,在足球场上,非常好的视角,边上会有几个空的座位,他可以邀请朋友跟他一起。每个朋友在场景里出现以后,他们还可以有一定的交谈。我们现在做两件事情,一个是在做声音的识别,就是我们在设备里面如果他在看球说话,声音会识别转成字幕互相交流。另外我们还可以把你喜欢的明星比如说你喜欢伊丽莎白泰勒这个明星,这个明星就会在这里出现,我们的技术会根据明星的声音来生成各种各样的谈话,背后可能是用人工智能,和明星的声响和声音的声纹组合在一块儿,你感觉是跟明星在一块儿看球,这样一些东西都在做。当然在中国现在有种“宅文化”,很多年轻人待在家里,并不是那么跟外界交流,所以他们更喜欢通过字幕的方式跟很多陌生人来交互,这也是一种社交。几种方式我们都会去尝试。

Marc Goodchild:在英国我们有一个类似的文化,就是很多人在家看电视,他们在微信上面聊天,在家里面不会想低头,你就会想用声音的方式,你是不是在想到我们会不会有交谈式的VR体验呢?

苏文涛:刚才李先生有介绍说,其实视频这样的场景多人交互,通过语音的方式,硬件厂商现在在做的研发如何在游戏领域上多人在线,通过语音的方式或者是其他的方式让大家能够相互的去体验和交互,这里面有两项比较关键的技术,一个是位置追踪技术,另外当然需要平台方面的,就是多人在线平台能够实现大家用语音的方式实现交互。我们公司在明年4月份会推出基于激光的位置追踪技术,它是基于1〜2个基站,可以部署在家庭环境里面,多人都可以在线去玩一款游戏,让大家可以在家庭娱乐中发现更多的乐趣。足不出户有更好的体验走出家门去跟别人社交,丰富自己的生活。

本文是全系列中第2 / 4篇: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青亭网微信号(ID:qingtinwang),或者来微博@青亭网与我们互动!转载请注明版权!
责任编辑:SIN
分享到QQ 分享到微信

0 条评论

头像发表我的观点

取消

  • 昵称 *
  • 邮箱 *
  • 网址

登录

忘记密码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Q Q 登 录
微 博 登 录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