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R+行为论坛:如何在广告、健康、教育中应用?

12月5日,英中创意创新者论坛在上海中国金融信息中心拉开帷幕。本次论坛由英国国际贸易部和中国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联合举办,邀请了包括FRAMESTORE、The Foundry、BBC、松林影视、Alchemy等英国国内著名的涉足VR/AR领域的传媒企业,青亭网作为本次论坛的VR/AR合作方出席。

会上,英国来宾Tupac Martir 和StuartHetherington 以及乐视VR负责人李岱、大朋VR首席战略官章立进行了名为《VR+行为:在广告、健康、教育中的使用》的圆桌论坛,由Mixed Immersion的负责人Dave  Black主持。

VR行业应用

在论坛中,关于VR在行业中的具体应用,四位嘉宾都给出了自己的看法:

Tupac Martir表示,VR是一个很不错的获取信息的工具,可以有效的解决一些极端的体验,比如士兵可以通过虚拟体验和医生进行沟通,让医生更好的对士兵所处的情况进行了解,从而达到治疗的目的;

Stuart Hetherington表示,VR可以模仿极端环境,对于有心理恐惧的患者,可以用VR所制造的虚拟环境逐步对患者进行训练,以到达对患者的刺激性治疗;

乐视VR负责人李岱认为,普通人可以通过VR和自己喜欢的明星一起吃早饭、约会,是非常有意思的体验,同时VR还可以做一些军事领域的培训,比如驾驶等。但是李岱也指出,目前的VR还只停留在“看”的阶段,未来还将在视觉和听觉上进行提升,会有更大的发展前景;

大朋VR首席战略官章立也认同VR培训的观点,尤其是在模拟驾驶上,VR可以让学员在安全的环境中进行卡车驾驶。同时他还提出,VR将会有4个时代,1.0是现阶段VR头盔的发展,2.0是VR的交互时代,3.0是VR和AR的混合时代,4.0将变成AI,融合了AR/VR/AI的时代。

以下为演讲实录:

Dave  Black:今天的讲话内容会是非常有意思的话题,在过去的三年当中我们讲到的是谁会用VR,怎样用,有怎样的影响。接下来我们深度挖掘一下,对患者的首先可以简单看一下早期的一些行为,从你开始因为我知道你们有非常好的规划,很好的计划有几个行业的VR计划,能否给我们讲一讲你们的平台有什么计划,或者你们有哪种应用是进行未来的规划的?

李岱:非常感谢你的邀请,我们是最后一个对话了,我们是来自LEVR的,是乐视的一个子公司,很多人都知道我是乐视公司,乐视是生产电话、手机、电视很多东西的,我们其实是VR领域的一个子公司,现在主要是做虚拟现实的娱乐方面,你可以下载我们的应用叫做LEVR,可以在安卓或者苹果的应用商店下载,现在我们有最大的VR图书馆,他们有很多的内容都是可以进行下载的。而且我们有很多娱乐,比如说你可以成为一个明星的男朋友,可以跟她吃早饭,可以跟她约会,或者把明星当成你的朋友,非常有意思的体验。

另外关于行为的,我们有很多其他方面的VR合作,比如教育方面,所以我认为之前已经有一些嘉宾讲到了我们是否会有一些虚拟现实的电影,现在主要的挑战就是变现,如果我们没有足够的内容,无法变现,这就是我们现在面临的挑战,我们投资了很多经营娱乐,但无法把钱赚回来,所以我们希望换一个轨道,到教育和旅游方面,看能不能把钱赚回来。

在教育当中的应用,我们可以在教育当中进行投资,而且VR可以在教育方面迅猛的发展。因为我们有很多的教育活动可以开展,我们有很多的教育公司,比如说一些英语培训的公司,它也是最大的中国的教育培训,是在纳斯达克上市的。我们之后会跟他们开始个VR英语课程,你可以假想你在美国学习英语的过程,你可以想像你和伙伴吃饭,可以用英语点餐,用一些英文的短语,我自己可以讲一点英语,但是如果在美国,点餐或买东西的时候有很多词是我不认识的,所以我们用虚拟场景让人有诚信感,并且学习英语也非常快,这就是我们打算去进展的一个方面。

Dave  Black:所以关于虚拟课堂的概念。Stuart  Hetherington好像在跨行业的VR应用方面做了很多工作,能否跟我们讲一下你在教育方面的合作等等。

Stuart  Hetherington:我们更多就VR来说就是关于VR头盔,我们的背景更多是关于这种沉浸式的全景式的系统在过去的10年不断的在研发技术,我们怎样能够有效的利用教育,特别是在英国。很当时候我们都是关于研究的领域,比如用这种沉浸式的场景去进行研究,我们也需要去看一下周围的行为,比如说VR早期的时候都是进行一些分析或者是把这些物体带到一个沉浸式的环境当中,我们就可以有很多的设备,就会有一个很好的环境,比如说它是一种协同的,你只需要戴一个新兴的眼镜,这样的话对于那些有恐惧症的人,会给他们一个很好的控制,控制他的恐惧感觉。所以会非常成功,现在已经有很多的成功历史了。这样VR可以去改变,让他们的情况变得更好。所以我们的内容现在也变得更好,而且我们也可以实时的体验,它也是非常有效的,可以持续很久,我们会有更高的价值,或者会有更好的系统,非常有效。而且这些人的行为可以有效的进行分析。

Dave  Black:讲到恐惧症方面能不能多讲一点?比如说你讲到恐惧是指什么东西?

Stuart  Hetherington:比如说有一个物体是你可以把这个害怕的东西放到VR的范围内,这样就可以戴上VR的头盔,以虚拟方式接触到你害怕的物体,这种暴露的疗法是一个很好的方法去治疗比如说害怕蜘蛛,可以把蜘蛛放到虚拟环境当中去训练。这样就可以有多种传感的机器来监控你的行为,利用VR的技术用沉浸式的技术来让你更好的感受到周围的物体。你需要从行为的角度来不断的去刺激我们的这些人让他们能够去与这些物体合作,或者是触摸他们。或者风、沙等等都可以引入到VR环境当中,这些都是我们可以把整个的环境变得更沉浸的因素。比如在我们在治疗恐惧症的环节时,可以让他们与恐惧物体进行触摸,帮他们解决问题,这个是非常成功的案例。

Dave  Black:我知道你也有一个类似的项目是军事的。是恐惧症吗,应该不是。

Tupac  Martir:它是用来解决一些更极端的体验,主要是关于在美国的情况,远离游戏或者是内容,也就是说VR可以应用于其他的领域,我们有虚拟的人已经有30年的历史了,比如说他可以应对一些症状,然后可以跟教练对话,然后他们最终有了这样的体验之后,会承认我需要去看医生。士兵有了这样的体验之后,他们会决定说我有了这样的体验之后,我自己承认需要去看医生了。通过这样的沉浸体验,虚拟的士兵可以跟医生进行对话,而且医生可以知道如何去治疗这些士兵。因为如果医生不准备好的话,有可能会把病患或者治病指向其他的方向,我们可以帮助医生,能够让医生也了解这个士兵所处的状况。

Dave  Black:我也是看到了虚拟士兵的项目,我完全可以看到士兵跟医生之间投入的状态,比如他们有一个场景就是士兵跟一个虚拟的医生进行讨论,发现士兵跟虚拟的医生讨论的时候会更加敞开心胸,而且这个虚拟医生也是非常聪明的,而且士兵非常投入,会讲述个人的经验,跟真实的医生相比,他们更愿意向这些虚拟的医生敞开心扉。比如说士兵经历了这样一个心理创伤之后,可以先向虚拟的医生咨询,然后转向现实的医生,可以利用人工智能,帮助士兵能够进一步自己审视自己的内心,这是很有效的一种方式。

Tupac  Martir:我去看这个项目的时候,一开始他是很简单的一些问题,然后虚拟医生比如说找到了一个合适的点,去切入话题的时候,可能人说话的时候语气、目光就变了,所以他就知道说这个话题我们可以进一步深入的进行讨论。我们人有时候不愿意去看医生,但是有了这样的技术之后,其实你可以在家里自己做,而且你可以去体验,你最终可以知道说其实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对于士兵来说,不管是从健康的角度,还是从心理的角度,比如说在2008年的事件之后,很多人就难以忘记过去的一些创伤,有了这个虚拟的VR技术以后,跟虚拟医生进行交流,他们可以真正的去放下,去审视自己的内心。

Dave  Black:那么我觉得可能也许今后我们可以进行推广,可以有更多这样的疗程,可以有其他的一些行为上的变化,例如应用于培训行业,让人们更多的了解某个行业,给他们提供技术、技能的培训。你主要是涉及到技术,如何销售你的技术呢,如何使用VR来推广你的技术?

章力:我们是在中国一家领先的VR公司,我们使用PC、VR,现在让中国人去买高端的一体机,他可能比较难去买,而且到底应该买哪种,他们也不是很确定。现在市场上销售的70%的是我们公司的,可以去我们的展台那里体验一下。实际上我们的产品是非常适用于培训的,有个真实的案例,一个月前在北京,因为那天有严重的雾霾,所有的学校都不允许学生去进行户外活动,在北京第四中学老师们给所有学生一个一体式的设备,每一个学生可以体验户外的活动,就在教室里面体验户外的活动,这样就不会受户外的影响,他们可以体验海底世界,然后可以体验宇宙。所以我觉得这个就是很好的中国应用的例子,中国的市场发展得非常快,根据我们的经验和理解,在中国如果你问有多少人体验过VR,答案是1700万人体验过VR。大部分人体验VR是线下体验的,是在线下的体验店之类体验的,VR加上行为对中国来说是非常好的话题,因为中国人非常多,而且就像Dave  Black刚才介绍的,VR加上培训也是非常好的。我们最近有一个非常好的例子,比如说VR用于驾校的培训,我们有一个合作伙伴,会把我们的头盔卖给驾校,让大家来体验大卡车的驾驶。因为大卡车通常会在一些危险的环境里面,所以VR的环境可以让学员在安全的环境里面体验卡车的驾驶,所以VR已经在中国应用了。我的经验是VR或者说VR加上行为,中国发展的速度是很快的,不管是在培训方面,还是在医疗方面,还有一些客户,会在零售端去应用。比如说阿里巴巴的应用,上个月刚刚推出来的,我们也会把它置于一体式的头盔当中,这样客户可以在家进行体验,不需要出去的。而且我们可以提供互动的方式,你可以使用自己的手来抓取自己想要的东西,这是非常令人振奋的。我们也是跟很多国外公司进行合作,他们有非常好的技术,我们共同来发展技术,为行业提供解决方案。行业的解决方案提供商跟各个行业进行合作,把他们的解决方案提供给不同的行业。

Dave  Black:有没有什么要加的?你刚才说到不同行业培训的时候,你们的平台可以适用于不同的行业,可能未来我们可以更多的应用VR在教育行业当中。

李岱:我们确实也做了很多的尝试用于培训,比如说外语的学习还有一些技术,还有K12的课程,但是有好有坏吧,好的地方有些领域我们是关注于音频、视频方面,不断的关注培训的效果,还有一些领域,驾驶的培训、军事的应用,现在VR也是非常好的一个解决方案,现在可能还不是最好的解决方案,因为在开车的时候你真正需要去体验、去触摸,但是VR还只是让你看到而已,现在还不够。可能现在VR主要还是在视觉、听觉上的提升,当然还有很多的发展空间。就像刚才我们嘉宾所介绍的如军事上的应用,这是非常好的。军事上他们可能并不在意花多少钱,真正看效果。可能大家对于治疗VR就是非常好的。

Tupac  Martir:你可以用VR用手去触碰你所碰的东西,开始进行治疗。比如说你有看到两个部分,你可以用手去操作。比如说培训守门员,让他们感觉球过来的速度,所以这个守门员可以有更快的反应速度,我们可以把它应用到这个领域。我们会把它应用于不同的培训行业。

Dave  Black:这个可以极大的提升你的沉浸感,比如说看多少,而且刚才说到了还可以用手亲自去感触。

Stuart  Hetherington:在虚拟环境当中,VR可以非常好的提供了一个环境,而且可以不断进行重复。可以在不同的层面上分发出去,有些可能更多的是视觉上的,有些可能是全景式的。但是我们需要进行合作来实现实时的互动,比如说虚拟工厂的布局,人员的培训,当然也要看客户有什么样的条件,还有不同的参与程度。还有一个是触感方面的,我们有一些模拟器,比如说我们可以模拟一些物理的环境,比如说在驾校的培训当中,用VR有一个沉浸式的体验,不管是一辆车还是开坦克,而且你感觉像在开真的车一样。因为我们是要把真实的场景复制过来,放到虚拟的环境当中,让人家真正的能够去体验。所以这个技术和VR技术还是需要很长时间来发展的。比如说你把VR头盔戴上,或者孩子第一次把这个头盔戴上的时候,你就会给他拍视频,说我的手在哪里,我看不见了,这是一个很好玩的东西,行为方面可以感受不同的世界,而且他们有一个非常天真的空间,让我们非常沉浸,而且我们可以去解决很多的问题。我们可以用正确的技术来解决正确的东西,这就是VR的可能。我们也有不同的场景来解决,而且会有正确的技术和正确的解决方案。

Tupac  Martir:但是我们不能够忘记AR还有一些全景技术等等。因为我们也是需要能够在空间中更好的看待这些东西,它不断的发生改变。比如说你是肯定这个工具,但是在看这个工具的时候应该从中获取一些信息,如果你没看到过这个工具,就会看到一个视频,告诉你该如何使用这个工具。很多时候我在那里看到一些东西的时候,不知道如何打开它,那个人就告诉我说底下有个小按纽,打开之后就可以用了。所以你需要去培训这些人,应该培训得更快,特别是有效的去培训他们,让他们能够使用这个工具,这本身就是我们应该进一步去学习的。

章力:AR是一个很好的话题。现在从我们的角度来说,我们认为VR有4个时代,第一个是1.0时代,VR2.0、3.0和4.0。但是现在来说我们只是在1.0阶段。就是关于VR头盔的,每个人都在想怎么样研发更高性价比的头盔,2.0时代是交互时代,怎么样提供一个更适合进行运动跟踪的设备,怎么样能够更简单的进行交互,你可以与这种虚拟的物体进行交互,这点非常重要。而且他们可以打破这种沉浸的屏障,我们认为VR3.0就是关于VR+AR的合并,在下一代的VR头盔当中会提供双重的摄像头,所以你可以去把VR和AR技术合并起来。问题就是技术问题,怎么样能够让人们去用这个VR、AR技术,让他用得更长。

因为今天我们看到数据,每个用户每天总共去使用cardboard的时间大概是15~20分钟。对每个用户来说每天的应用时间是超过100分钟,所以大多数时候他们都是去看3D电影的,3D电影而不是360度的电影,360度的电影只有5~10分钟,太短了。还有一些视频、游戏,所以我们4.0的话就是AI,你刚才也提到这一点,AR、VR、AI这三者都是虚拟物品、虚拟人物、虚拟环境当中,它可以理解你,你可以理解他们。

Dave  Black:VR是一个非常好的概念,可以涵盖任何的领域,非常灵活。现在有一个非常明显的趋势就是可及性,讲到战士、讲到驾校考试的问题,如果你有在公众进行推广,或者是有几个视频当中,你觉得现在有这方面的经验,可以分享一下这种行为,人们是怎么样在第一次体验的时候作出反馈。

Tupac  Martir:挺难的,比如说你有一个非常好的头盔你想给他们解释,但是你能看到,他们看不到,所以是挺麻烦的,他们第一次用的时候。因为我们太长时间去摆弄这个VR设备,所以你很熟悉,但是很多人比如说我的室友,他每两天都有一个新的玩具可以玩,像圣诞树一样充满了惊喜,所以我们买一个游戏的VR,买了之后放在那里,回家之后问我室友,但是室友说我没有玩它,因为这个东西好,那个东西不好,希望非常期待他自己去发掘游戏的亮点,而不用人在旁边教他,如果你想要玩这个东西,就去自己去发掘。如果你不是技术人士的话,可能比较难,怎么样把这个人慢慢带领到你的VR,比如说我没有办法让我妈去玩这个头盔。关于教大家怎么样来用,这是技术的问题。

Stuart  Hetherington:讲到我们上午讲到的这种各个信息,当然第一次用VR头盔,还有它怎么样来反馈,比如说戴上头盔之后,他们觉得这个手不见了,这是一个非常有意思的事情,你第一次玩的时候会有这种感觉。另外一个有意思的事情就是我们把人戴上VR头盔之后还要给他们戴上全景镜片,他们的反馈是不一样的。因为这是一种混合的现实场景,而且他们以前没有戴过,所以我们就是很简单的能够去反馈,比如说他们有一个天生的使用感,那么我们新一代的人群,他们会有用过这个设备,所以他们会自然的去作出反馈。因为他们从来不知道别的事情。对我来说传统的VR头盔,还有下一代的全视透镜都让我们看到了不断发生的改变,而且我们的人可以不断的去用更简单的方式进行活动,我们可以更自然的接受混现实的情况,而且可以未来用人工智能的方法变得更加自然。这是一个非常人工智能的时代,而且是很短的时间。人工智能、大数据都是非常好的。

Dave  Black:我并不能相信,但是我听说VR会成为另外一个很好的成功故事,比如说我意识到这种跨媒体,我们讲跨媒体讲了十年,但是跨媒体还没有出现,因为我们没有足够的媒体来实现跨媒体,所以电影和电视或网络可能一本书感觉很快就会实现跨媒体了,但是实际上现在AR、VR和混合现实三种媒介,彼此去补充。你可以去播放一个电影,然后你可以把它的内容填充进VR和AR里面,可以在网上和电视上播放,突然之间你可以创造360度的世界,让你的故事能够以360度的方式进行展现。而且根据你坐在哪里,或者是你怎么样来使用这个科技,你可以与这个故事进行互动。这种人类的行为在VR里面有没有什么危险的可能?比如说我们有这种连接性或者情感联系,有没有可能性说你们几个都会讲在VR上面会不会有一些危险?比如障碍、屏障等等?

Stuart  Hetherington:我来先说吧,首先这种300万年的过去历史的确有媒介的影响,比如说电影对媒介的影响等等,我自己一开始在做虚拟动力学系统的时候做了一星期的展示给客户看,每天花12小时,花7天的时间向他们演示,之后他们说你眼睛怎么了?其实就是我的眼睛组织模糊了,眼白非常多的红血丝,因为我一直在系统当中进行工作。就会有一些物理性的困扰,就是说这个技术是我们不能够忘记的。我们还没有足够的技术让我们知道到底这些潜在的危险,不止是物理表面的,还有情感方面的问题。我们有很多案例分析,发现我们的行为会改变,会在游戏或者是在游戏的暴力内容等等,或者是18岁以上的行为的控制,它可能会引起很多人行为的改变。这样的话我们才可以更好的去理解VR,我们也需要注意到它是有消极的一面,我们需要去谨慎对待。所以有一个物理的问题,还有情感的问题。技术会不断的发展,但是还是关于参与度,还有内容的问题,硬件的问。我们之后会看到很多关于这方面的对话,还有很多关于物理方面的讨论等等,我们的行为如何发生改变等等。     另外一个故事就是我们几个大的客户,我们有很多英国外部的客户,我小儿子有一个家庭的排队,有一个非常大的城际性的穹顶的演出,我的小孩子坐在沙发上面,然后就会说这种视觉就好像是看到了很多的穹顶的特效。之后他说我不想要两样东西,我不想要这种鬼魅一样的影片,才五岁,看不懂这些场景,很多是我们不知道的内容而且我们不知道技术会怎样影响我们。

Tupac  Martir:我非常害怕这个社交方面的影响。因为人们现在已经花非常多的时间来看手机,看脸书,还有在媒体的账户,其实是缺乏人与人之间的交流,我非常害怕如果你是害怕社交的话,你不想加入到现实社会的话,很难找到有什么地方是你可以逃离的。我有个朋友的爸爸,他在每个星期六都在网上玩游戏,几个人去观战,如果这个事情发生的话,很像是有一个头盔当中的第二人生,所以这是一个很可怕的社交问题。他们不再去公园玩了,有时候我们推动的太快了,他们有时候就看着手机,或者是看着那些设备来进行社交了,却忘了自己实际上是真的有朋友可以进行互动的。

章力:老实说我个人觉得这个不是问题,因为现在我们所做的就是让人们有越来越多的时间花在VR上面,因为现在很少有人去尝试VR。他们试的时间很短,当前比较大的一个顾虑是如何让更多的人接受VR,在VR上花更多的时间。现在如果你们看看自己,比如说手机在哪个APP上花了最多的时间,可能是微信,或者说脸书,就花了很多时间。现在我们非常关注VR的视频或者说游戏,或者说教育培训的应用。但是如果到了某一天,我们把社交或者说其他的应用放到VR平台当中,我们可能会有比较大的顾虑。

Tupac  Martir:我记得看到一个女孩子,她是VR的四级演员,她说大家在虚拟现实当中看她的时候,她们表现会比真正的社会当中表现更好。她觉得很有意思,比如如果是打一些字或者说一些内容的话,因为有时候她们反而表现更好一点,虽然有点奇怪。

Dave  Black:确实时间不够了,台下有没有什么问题想问的?

提问:VR如何影响零售的行为?不是说在线购物的行为,而是说线下的购物行为。

Tupac  Martir:我在VR最初的工作就是要为一家公司做VR360度的全景体验,他们之前都没做过,实际上花了三周的时间,有四千万人去看了这个VR视频,而且他们销售了更多的香水,因为他们有一些故事在背后,不是单纯的化学品的混合,所以大家会更加的投入其中。

提问:故事的讲述,讲述故事,也就是说你需要有更具说服力的故事,这个是不是关键?

Tupac  Martir:我觉得你要把零售放入到VR的环境当中,而不是关注说我穿了这件衣服会怎么样,而是更多的关注于我要讲述什么样的故事,比如说我卖的这个奶酪是来自于非常健康的奶牛等等,你就可以知道所有的成分是哪里来的,你会接受这样一个故事。那么我们希望向媒体讲述的故事,我有一个客户说,我们不需要你讲述故事,比如说你用不好的角度,用不好的图片,或者说用不好的摄像机来讲述故事,这个不是我想要的。所以如果有广告的话,他希望从自身的角度讲述这个广告,这样的话顾客真正能够去理解。

Dave  Black:抱歉,时间已经没有了,我要感谢各位嘉宾参与到今天的讨论当中,非常感谢。

本文是全系列中第3 / 4篇: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青亭网微信号(ID:qingtinwang),或者来微博@青亭网与我们互动!转载请注明版权和原文链接!
责任编辑:
分享到QQ 分享到微信

0 条评论

头像发表我的观点

取消

  • 昵称 *
  • 邮箱 *
  • 网址

登录

忘记密码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Q Q 登 录
微 博 登 录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