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朋融资千万美元 让我们来谈谈国内VR硬件厂商未来路在何方?

这几天,虐了北京人好几个星期的雾霾,总算散去了一些。

而虐了VR行业小半年的霾,也射出了几道阳光。

大朋

上周末,CES的最后一天,大朋VR宣布获得千万美元级的融资。有点出乎意料,却也在情理之中。

此次投资的领投方是恺英网络,这家2016年初借壳上市的游戏发行公司,已经是第三次加码大朋,第一次是参与大朋的B轮融资,第二次是买了大朋3.5%的老股。

在大朋CEO陈朝阳的公开信里,并没有说这是哪一轮融资,但也很难将它称为C轮。

根据恺英的公告,作为领投方,恺英此次出资2000万元,获得了大朋2.26757369615%的股权,做个简单的计算,大朋此次的估值是8.82亿。而去年12月,大朋完成B轮时估值已经达到8亿,所以这一轮应该称之为B+轮更准确一些。

另外,根据恺英公告中,通过大朋最新的估值、和原有股权的稀释情况,可以推算出大朋的投前估值为8.3亿,此轮融资的准确数额应该为5200万。青亭网对此咨询了大朋,对方表示如大朋CEO陈朝阳公开信所说,融资额过千万美元。

5200万也好、千万美元也罢。对于VR行业来说,大朋的融资,打响了2017年VR行业从寒冬中复苏的第一枪,终归是件振奋人心的好事。

担心

2016年的最后几个月,国内VR硬件企业着实让人捏了把汗。

担忧

年初,VR硬件厂商一个个风光无限,暴风、大朋、3Glasses、蚁视纷纷拿到了数亿的B轮投资,估值也都在8到12亿之间。那时,资本市场认为VR将会是O2O之后的下一个风口,恨不得削尖脑袋挤进来。

随着半年过去,VR硬件的普及速度远不及预期,再加上全球资本市场变冷,资本对VR的态度,也就慢慢冷静下来。然而,年初烧钱快速扩张的VR企业,步子迈得很大再想收回来却着实不易。

这种矛盾就像是悬在VR行业水下的炸弹,而在风暴中心的,就是大朋、暴风这些年初的VR“明星公司”,年初VR投资圈的一种论调被无限的放大:“VR硬件是巨头们的赛道,根本就不是创业企业能做的东西!”

不过大浪淘沙,留到最后的才是金子。值得高兴的是,国内VR硬件厂商们经过几个月的沉淀,在最近两个月好消息不断:

3Glasses宣布与微软合作,并得到上市公司欧菲光的6000万投资;暴风也在2016年年尾如约拿出VR一体机Matrix,并暗示已经完成C轮融资;再加上此次宣布融资的大朋,和在CES上让国外科技媒体惊艳不已的中国VR硬件……

不经历洗礼,又怎能见彩虹?

估值

阿里巴巴前CEO卫哲,在回忆阿里巴巴创业之初,最艰苦的日子的时候,曾经向阿里系的创业者们建议,创业初期的阶段,不要太过在意估值,时间和拿到手里的先进才是最重要的。

这句话也非常适合当下的VR创业环境。目前的VR行业,基本上相当与03、04年刚有智能手机,iPhone都还没出来的时代。

在这样的一个时间点上,拼的不是谁有钱、谁规模大、谁的PPT做得好,而是比谁活得更久、谁技术积累的更多、谁的品牌能随着时间沉淀。

所以在当下的VR行业,什么估值、什么比例都是虚的,只有拿到融资,只有开源节流维持住公司的生产运营,才能迎来VR行业起风的那一天。

硅谷

在这里,分享一下美剧《硅谷》中的一个故事:

主人公理查德的公司魔笛手,在资本的追捧下,获得了一份来自投资方远超目前实际价值的投资和估值。然而,这个时候他遇到了自己的朋友,另一家创业公司Goolybib的创始人,这家公司此前曾获谷歌2亿美元的投资,一时风光无限。然而随着新一轮Goolybib的估值太低,原来的投资方把理查德的创始人朋友开除出局。

这个创始人把自己的失败归咎于投资方不靠谱,但当理查德问他:“为什么你当初不选择降低估值?”这位创始人回味之后发狂了,在酒吧里哭壕:“为什么当初没有人告诉我可以将低估值?”

最终,理查德主动向资方要求将低估值,回归到一个合理的数值。

这故事,对于有点冷的VR行业来说,其实是值得深思的。

明天

最后,谈一谈接下来,国内VR硬件厂商们要怎么走。

在VR行业没有爆发之前,资本寒冬恐怕还会持续一段时间,VR企业的融资额度、估值甚至融资的难度都不会太低。所以接下来的一段时间,怎么去实现营收平衡,如何小步快跑就是创业者们必须思考的问题。

陈朝阳的公开信中表示2016年大朋VR营收过亿,但在恺英的公告中,大朋2016年1-10月,累计营收2500万,利润是-5500万。对此,大朋方面表示,这是由于双方的财务计算方式不同,截止到2016年12月10日,大朋VR的实际营收财务收入已经过亿人民币,恺英网络公告中仅提及了截止到2016年10月31日的税务确认收入。

在这里稍微科普一下,所谓税务确认收入,就是指已经开过发票的企业收入,是税务局确认的企业营业收入。而营收财务收入,除了税务确认收入,还包括一些预收账款(比如产品众筹的收款、合作时对方的预付账款)、或者一些视同销售的收入(比如把自家生产的头盔发给员工)。

大朋

而对于盈利的问题,陈朝阳表示,从收入结构看,目前大朋VR的收入以硬件销售收入为主。但是在未来,大朋也在尝试基于平台和优秀的内容资源,积极开拓新的商业模式。截止到2016年12月31日,3D播播的增值业务,游戏应用付费下载,游戏对外发行等都已经实现流水和收入。放眼2017, 大朋VR对整体收入变现规模非常乐观。

当然,从C端消费者变现,一定是VR行业实现持续发展和壮大的最终目标。但是目前来看,距离C端大爆发尚有时日,单纯从有限的消费者身上“剪羊毛”并不容易。在这种情况下,B2B2C无疑是一个更加稳定的变现渠道。

实际上,作为一个计算平台,VR可以和很多行业结合,尤其是在教育、医疗、旅游等等,体验性很强的领域,VR都具备颠覆行业的潜力。

这些行业的用户体验,传统技术已经很难带来极大的提升,也需要VR这种新技术带来新的刺激。

所以,这些领域的金主出资,为VR公司提供资金和场景,来搭建一个线下或者线上的VR体验。对于VR企业来说,不仅能获得一定的现金流,更能通过这些固定的场景,来得到稳定的用户体验数据,从而进行产品的迭代。

暴风近日成立了一家文化公司,要与旅游景点合作,以VR+旅游切入B端市场寻找变现机会;3Glasses和大朋是最早进入VR体验店的国内厂商,在此前对3Glasses的CEO王洁采访时,后者不仅表示自己一直在做建筑行业的VR项目,更表现出对于VR教育的浓厚兴趣。

而VR行业的巨头HTC Vive,不仅杀入了线下体验店,更是在旅游、教育、新闻等等领域多点开花。

吹NB、博眼球的时间已经过去了,VR行业接下来要做的是傍传统行业的“大款们”,踏踏实实攒点钱过冬。

如果大家都在做事,想必这个冬天,也会早一点过去。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青亭网微信号(ID:qingtinwang),或者来微博@青亭网与我们互动!转载请注明版权和原文链接!
责任编辑:freeAll
分享到QQ 分享到微信

0 条评论

头像发表我的观点

取消

  • 昵称 *
  • 邮箱 *
  • 网址

登录

忘记密码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Q Q 登 录
微 博 登 录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