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R教育已经涉及化学、针灸、美发,VR能替代老师吗?

“想想30年前的红白机,屏幕比以前最差的电视还要差,但游戏照样好玩,像小蜜蜂、吃豆子,因为他懂得使用像素点来画画。VR也一样,最关键的还是内容没跟上”

斯蒂芬·威廉·霍金坐在轮椅上,握着手掌大小的拟声器键盘,慢慢地讲述着著名的《时间简史》。你就坐在他对面,在剑桥大学的课堂里,甚至能清晰地看到他为了“发声”做出的细微努力……

听霍金讲一堂课?对人们来说简直是奢想。戴上VR眼镜或许就能实现。作为VR领域最重要的玩家之一,HTC Vive中国区总裁汪丛青曾表示,包括游戏、电影在内的娱乐内容将是VR行业短期的爆发点,如果是长期,他最看好VR在教育领域的潜力。

刚过去的2016年被称为“VR元年”。上半年,VR+游戏、VR+演唱会、VR+影视、VR+房地产……貌似什么都能“+”的VR产业如火如荼,再次出现互联网+的盛况;下半年,热情退去,资本冷却,临近年底,还曝出不少VR公司濒临倒闭的消息。在一半是火焰,一半是寒冬的“VR元年”,VR教育都做了什么?

VR教育

去了一趟“外太空”

请霍金上一堂VR课,是网龙网络公司(以下简称网龙)董事长刘德建的“未来规划”。2013年,刘德建把网龙旗下91无线以19亿美金卖给百度,创造了当时“中国互联网史上最大并购案”。

账上的现金让刘德建更有底气孵化下一个项目。再造一个“91”。这一次,他选择了在线教育,并推出“华渔”品牌。

2016年11月21日,刘德建受邀在英国剑桥大学和霍金见面,两人从共同喜爱的《星际迷航》聊到科技,又转到教育。他突发奇想邀请霍金一起做一些VR/AR课程。

事实上,大多数教育企业都需要漫长的前期积累才能达成目标,如何才能缩短这一过程?刘德建为华渔发展找到一条捷径——“合作+并购+融合”,前两个步骤实现业务的规模拓展,最后利用网龙在技术上的积淀和社区运营管理能力实现统一整合。

2015年底,刘德建花了1.3亿美元收购跨国教育企业普罗米休斯(Promethean)。资料显示,成立于1997年的普罗米休斯是互动学习技术的开发商,其目标客户为K12(幼儿园至12年级)年龄组的学生及教师,核心业务包括教学展示硬件产品互动白板、互动平板和互动教学软件产品ClassFlow。在此之前,网龙还完成了对香港创奇思和国内第二大语音技术企业驰声的并购。

完成教育领域的布局后,刘德建着手主攻新的突破点。当年10月,刘德建被自己的手下“送”去了“外太空”,近距离地欣赏了八大行星。原来,网龙的一个项目组做了一个VR课件的体验版,准备在学校试用,先拉来自己的老板看一看。据悉,在网龙无论谁有创意都可以来找刘德建,他是免费的咨询师。“我一看VR竟然达到这种地步了。”摘下眼镜,刘德建发现VR的沉浸式体验所带来的震撼效果比课堂播放的视频纪录片好太多。而在此之前,他对“讲得多,没内容”的VR技术并没有真正关注。

刘德建立即决定加快脚步,在他的教育版图里,VR课件只是开始,随着内容精细化,VR将为教学模式带来更多可能。他还向福建省的常务副省长张志南展示VR应用,争取政策扶持。“我们量身打造许多Demo,如果这个领导负责旅游,我们就做旅游相关的VR演示,如果那个领导对科技感兴趣,我们就让他体验到VR酷炫的一面。”刘德建说,“很少看到一个新技术能这么快打动政府领导,只要戴上眼镜,10秒到30秒他们就能感觉到技术上的不同。”

85%的老师认可

VR教育

在海内VR教诲正走进学校。2016年12月29日,北京科技大学附中的张雅光老师去北京八一中学听了一堂“VR化学课”,课程的内容是手机中的有机质料。“手机的壳、膜、液晶屏等有机合成物件,在合成历程中,我们用肉眼看不见,是抽象的,VR课件就能用3D的情势显现出来。”张雅光报告本刊记者,课件有两段视频,一段雷同科普记录片,重要报告中科院用X晶体衍射仪怎样测定分子布局,另一段视频则是分子布局的3D展示。“两段视频时长共计七八分钟,门生们对这种新鲜的讲授方法很高兴。”

在此之前的11月,谷歌CEO桑达尔皮查伊(Sundar Pichai)第一次到访英国,就表现要通过教诲项目Expeditions,给英国门生提供关于VR教诲方面的资源。Expeditions是谷歌2015年5月尾推出的VR学习发起计划。“假造现实能引发门生的想象力,并通过沉醉式寓教于乐的方法资助他们学习种种知识点。好比,血液是怎样在人体中活动的,澳大利亚的大堡礁所带来的天气变革等。我们已经从成千的老师中得到反馈,他们信赖Expeditions有利于进步文学和写作本领,并给传统讲授方法带来令人冲动的补足。”

汪丛青在央视《对话》节目特地也提到VR教诲,他以为“VR体系可以在教诲方面做很多,包罗让孩子明白很多难点”,“有人大概是通过视觉、听觉大概触觉来学习,而VR恰好可以让人身临其境感觉到这个历程,这些是传统媒体设置装备部署做不到的。”

关于VR教诲,三星曾在美国做过一个观察研究,结果表现有85%的老师承认VR教诲,他们以为假造现实技能在讲授方面有着巨大的潜力,可以大概进步门生们的学习结果。

VR教育

对付VR这项新的讲授本领,张雅光也很接待。现在,化学课上一些有机物、分子布局等抽象的知识会运用视频课本,3D的素材代入感更强,门生很快被吸引住。“VR讲授的遍及本钱并不高,如今每个门生都有手机,一个班级40台硬件设置装备部署,北京一样通常的学校都付出得起,要害还要看内容素材是否够富厚以及在讲授中起到的作用。”

近来,华渔还和哈佛大学互助用VR学习语言。“我曩昔在美国念书,常常有人倾慕我英文还不错,本身也很想学英文,便是没环境。”刘德建报告记者,“我同意他说的话,要是他戴上VR眼镜,就可以刹时去英国的小酒吧闲聊,还可以去美国西雅图机场跟移民官讲两句,大概在飞机上点餐。”

除了营造语言学习环境,卖力该项目标法语传授以为学语言还必要文化配景。通常里,他用话剧模式传授法语:统一句话男子要怎么讲,60岁的巴黎老太太要怎样表达,由于很多语言的表述有性别之分以及差别的语言风俗,通过如许的训练才气学得更隧道。

“他看了我们的软件之后,很惊奇,盼望我们做一个公寓大楼,他会让每个门生入住,然后在一个学期内和邻人交朋侪,周末开个聚会,偶然还会有火警等突发环境,能通过生存景象来学习法语。”刘德建报告记者。

这切合刘德建眼中VR教诲的上风:学习者可以大概全神贯注而不是被动担当贯注,还可以得到一对一讲授,最重要的是可以不消跟其他门生比,制止对学习孕育发生畏惧。

不外,就现在海内的VR遍及率而言,临时无法大范围走进学校,在实行室、培训机谈判培训学校的用途会更遍及。“尤其是涉及到操控、计划和绘图方面的机构,VR需求非常大,很多公司培训也很必要,像麦当劳、星巴克每次来一个新员工,都要专门培训,有了VR培训就纷歧样了,只需简朴先容一下,就可以让他们看VR展示课本。”酷开网络科技VR/AR奇迹部总司理李晶在知乎上谈及VR的应用远景。

VR和职业教诲天生是CP

VR教育

在职业教诲范畴,VR也找到了代价地点,就连美妆界的欧莱雅也开始实验VR讲授。

2016年11月,欧莱雅旗下的沙龙美发品牌Matrix宣布与假造现实技能公司8i告竣一项互助,计划配合推出VR讲授内容。欧莱雅盼望借助这种技能淘汰发型师由于必要学习新的“洗剪吹”方法而特地前去美发学校。通常环境下,到场美发学校的培训每每必要发型师暂歇事情,住校完成,而整个学习历程每每必要花上一个月、半年乃至更长的时间。

相比以往利用VR技能举行新产物推广,欧莱雅这次将VR技能运用到现实讲授中。8i为欧莱雅打造了具有传神沉醉感的房间级VR体验,用户可以自由走动,其全息视频技能还塑造了一些可以媲美真人的3D模特用以讲授展示,包罗传神的头发以及五官等细节。体验者可以从任何角度寓目视频,也可以进入讲授老师的视角,通过第一视角近间隔寓目怎样制作一个新发型。

欧莱雅表现,举行内测的发型师对该技能反馈精良。他们必要进步的是让电脑体系模仿的人类毛发更真实,终究,剃头本身是一个关乎细节的职业。

VR和职业教诲天生是CP。现在,很多职业教诲都面对着讲授设置装备部署老化、与真实财产摆脱的逆境,导致很多职校门生进入社会后还要重新担当技能培训,企业为此泯灭很多培训本钱。

在“精致活”的职业教诲上,网渔也顺势推出VR学针灸、VR+光纤熔接、VR传统闽菜讲授等。“传统针灸在讲找穴位时会说‘三指宽’,但每小我私家的指头纷歧样,取法就不正确,每小我私家的身材环境也纷歧样,男女老幼胖瘦,很大概找禁绝穴位。”刘德建说,用VR的利益在于,戴上眼镜后,会有一个真人模特,然后通过一个模子报告你穴位取点怎么取。

别的,网渔还推出VR党建讲授。“很真实!假造氛围让人非常告急。”一位方才摘下VR眼镜的某党校校长说,“如今学校都想把党建搞起来,但我们推动时方法单一,结果一样通常。”这位校长方才体验了“飞夺泸定桥”,真实地感觉到赤军取得革命胜利的惊险一幕。更重要的是,观众可以与场景中的人物互动,通过层层险阻一同取得战役胜利。

不外,刘德建真正想做的VR教诲涉及的面更广。“除了为学校提供自主研发的VR内容以及配套硬件在内的整套办理方案,我想做泛教诲,想做东西,当每个范畴的专家,去把教诲做得更好。”现在,华渔已经研发出一种VR编辑器,内部名称暂定为“VR人生编辑器”,把编辑器的操纵步调简朴化,做到像乐高、沙盘一样,让小朋侪也能用。

“这个编辑器的功效是让整个教诲翻转过来,勉励小朋侪去重新具化想象,然后相互分享。好比李白《静夜思》,床铺的位置在哪儿?靠窗吗?是月光把李白照醒了,还是他不停未睡独自小酌?身上有没有披一件衣服?每小我私家对诗歌都可以有本身的明白,加深印象。”刘德建说。

等风来,还是做实用主义者?

自VR走进大众视野之后,人们对它与教诲行业联合的实验就从未中断。

2016年年头,高盛公布报告表现,2020年VR教诲市场范围将到达3亿美元,而2025年将到达7亿美元。有了巨头做急前锋以及权势巨头数据的支持,很多创业公司列队进入VR教诲范畴。

然而,在看似火热的背后,VR教诲正面对团体VR行业的通病。

工信部曾在《2016年假造现实财产白皮书》中指出,VR由于硬件技能的范围、软件可用性差、应用范畴有限,终极导致结果不敷抱负。那些本身购置VR设置装备部署尝鲜的消耗者,用户体验也欠好,永劫间佩带会孕育发生眩晕和不适感。因此,很多VR教诲产物也都面对着“展会受宠,推广受冷”的难堪。

2016年上半年“劈面”而来的VR教诲潮也似有退温。2015年年末,乐视宣布与新东方互助VR讲授,研发全景英语学习课程;2016年4月6日,邢帅教诲在得到3亿元B轮融资的同时宣布,其融资重要用于在线教诲内容VR部门的研发;5月,百通世纪宣布将在医学范畴实验利用VR讲授……资源涌入VR教诲的消息报道险些满天飞。但到了下半年,这些报道中的创业者、“急前锋”们并没有几家能交出得意的结果。

资源也选择岑寂。从2015年年末开始,VR范畴融资范围开始发作。2016年第一季度,总融资范围到达8.16亿,海内有18家VR创业公司得到融资。到了二季度,这个数字缩减到四五家。从得到融资的VR创业公司来看,得到亿元级别融资额的项目仅有7家。在个体项目上,资源已经退出。

在如许的大环境下,刘德建并不想做VR硬件技能的推动者,他接纳了更务实的打法。“想想30年前的红白机,屏幕比曩昔最差的电视还要差,但游戏还是好玩,像小蜜蜂、吃豆子,由于他明白利用像素点来画画。VR也一样,最要害的还是内容没跟上。在VR这项技能上,要明白并学会制作内容,而且拥抱现有技能,而不是每天诉苦。你可以诉苦,等屏幕辨别率到达8K再来,当时你又会发明屏幕太热,电池续航本领不敷,眼镜还是很重。”

刘德建在跟很多用户打仗时发明,只要有好内容,人们至少在5到10分钟内会纰漏眼镜的重量。做VR内容时,偶然还必要一点小秘诀,“便是要让我们人的身材被诱骗。要是眼镜颗粒感强,你可以选择夜间场景,然后跳出来个僵尸什么的,向你扑过来,你肯定吓坏了,就纰漏了颗粒感。这便是本领。”

教育本就重内容,重质量。对VR教育来说,内容才是根本,技术只是手段。为此,刘德建愿意为好内容“烧钱”,网龙可以暂时先不管成本,大量制作内容、制造流量。“我想请霍金讲一两堂课,他哪怕十分钟收费一百万美金,也值得。如果这堂课能够被全世界一百万个学生学到,除以100万,这堂课才1美金。几年之后,成本就会降到几分钱了。”

这和当初91手机助手的打法类似——在还没有人全力去做手机内容的渠道分发时,先冲上去。这一次,网龙想继续充当优秀教育内容的分发商。这或许是VR教育者们更应该做的事。毕竟,在教育这件事上,再多的高科技也不如一个负责的好老师。靠谱的内容就算得上“好老师”。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青亭网微信号(ID:qingtinwang),或者来微博@青亭网与我们互动!转载请注明版权和原文链接!
责任编辑:zenghui
分享到QQ 分享到微信

0 条评论

头像发表我的观点

取消

  • 昵称 *
  • 邮箱 *
  • 网址

登录

忘记密码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Q Q 登 录
微 博 登 录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