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外实验表明,VR能改变我们头脑中的偏见

gear-vr-hero-930x52322

虚拟现实及增强现实,可以说是用其自身的方式跨越了创新的鸿沟,它很快将成为我们生活的一部分。

截至去年7月,该行业的投资在短短12个月内就超过了20亿美元,超过了PC,网络和移动转型的投资。世界上最大的消费技术公司——谷歌,苹果和Facebook等纷纷竞争以在市场上赢得标杆的地位。
VR可以用来做些什么?

最好的做法不仅仅是让人有沉浸感,更重要的是,它可以让人们用新的视角来看待事物。

头部媒体已经在部署VR领域,以便使观众能体验到沉浸式的VR内容。纽约时报与Google Cardboard合作,利用360度视频将用户带到全球重大事件的前沿;还有媒体与发现频道一起构建了网络电视的第一个虚拟现实体验,使鲨鱼周的暴雪星星漂浮在观众的起居室。

495917736-ed221

VR还可以帮助企业了解自己的用户到底喜欢哪些服务,从而能够更为高效的满足这些需求。一些设计师工具,例如行为研究,用户访谈和民族志研究,虽然强大,却可能遗漏用户痛点的关键要素。这些工具也只被设计师使用,而基于视角互换的VR却可以消除这种鸿沟。

为了改善医院陪护的水平,英国的护士进入虚拟世界,去体验急诊室病人的视角,她们看到“自己”那些让人很不舒服的肢体语言而感到震惊。

VR还可以被利用来解决一些社会最棘手的问题。

社会创新者们正在利用虚拟现实,来深化公民对弱势群体的认同感。一部关于约旦一个12岁难民的纪录片,采用360度视频,它使得儿童基金会的年度筹款活动增加了一倍以上。一个名为“关于盲人的笔记”的身临其境的体验,在“Tribeca电影节”上,通过将“观众”置于盲人的心灵之眼中,3D声音成为这里的明星,VR的力量超越了奇特的视觉效果。

但同理心驱动的虚拟现实,不仅仅具有社会意义,它也可以产生商业价值。

想象一下,如果纸尿裤厂商帮宝适可以通过VR,让所有的员工体验一个新生儿的母亲一天的生活;或者医疗保健公司员工,让自己沉浸式体会下作为1型糖尿病患者,生活中不断经历的那些麻烦与痛苦,效果会如何?坐在办公室角落里,那位自大的部门主管可能不会听从设计师的,但我们敢打赌,他愿意进入一个虚拟世界,听从那里获得的经验。

随着VR技术的改进,这一方法可以应用于整个组织,使每个人都能采取以人为中心的方法来工作。

但是这些技术能真正建立我们对人类和地球的亲和力吗?

科学已经证明它可以改变我们的头脑。患有心理障碍的人,从蟑螂恐怖症到创伤后应激障碍,已经有成功的案例,可以通过VR和AR疗法,允许他们在低风险模拟中面对自己的恐惧,从而对病情进行改善。

斯坦福大学的研究人员正在进行“虚拟鞋”实验,人们“根据年龄、种族、经济状况和残疾等“,来”真实”地体验遭遇的各种形式的偏见。接着再测试体验者对这些群体同情水平的变化。得到积极的初步结果后,团队现在正在与神经科学家合作,以证明这些经验可以在物理上改变大脑以减​​少内心的偏见。

人们的大脑处理沉浸式VR和AR的方式不同于传统媒体。通过获得现实存在的感觉,这些经验可以作为记忆被大脑记录,反过来它可以改变一个人的价值观和行为。

在最近的对照组研究中,测试者在VR世界中被要求砍掉一棵树,然后跟踪他们在日常生活中使用纸张的情况。经历虚拟体验的人,与那些只是读报告或看电影的人相比,发现在现实世界中保存纸张更多,并且能持续这样做。所以,VR能够帮助人们克服根深蒂固的破坏性行为,无论是恐惧,种族偏见还是浪费性消费。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青亭网微信号(ID:qingtinwang),或者来微博@青亭网与我们互动!转载请注明版权和原文链接!
责任编辑:zenghui
分享到QQ 分享到微信

0 条评论

头像发表我的观点

取消

  • 昵称 *
  • 邮箱 *
  • 网址

登录

忘记密码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Q Q 登 录
微 博 登 录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