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女人,撑起了谷歌VR电影的一片天

Jessica Brillhart是谷歌虚拟现实部门的主要电影制作人,这份工作可以说是硅谷最具创意的岗位之一。她制作了VR电影(包括“World Tour”,使用谷歌的Jump——一款16个摄像机组成的VR电影解决方案,系统制作的第一部电影)和传统电影(她称之为“平面(flatties)”),她还评估了一些新的VR技术,比如Cardboard,谷歌开发的廉价的移动VR头盔。

近日,她与MIT Technology Review的主编Jason Pontin展开了一场对话。

Jessica-1

Q:谷歌VR电影制作人的主要工作是什么?

Jessica:我看到在谷歌,我们正在创建的新技术,尤其是和VR相关的。我会问自己我如何发挥这些技术的创造力。最终,我的工作就是,在工程师和有创造力的艺术家之间,起润滑剂的作用。

Q:第一次接触虚拟现实是什么时候?

Jessica:有一天,我参观了一个正在设计360°相机的工程团队,他们为我做了一个演示,这是我们现在已经习以为常的东西——音乐家们的360度照片,我想:“这很有趣。”但对于下一个演示,他们很犹豫。工程师告诉我,这是他们第一次尝试360°摄像。

办公室里所有的工程师,第一次打开设备。他们都非常的兴奋!我只是喜欢他们的脸上蠢蠢的样子。刚开始,他们只是环顾四周:“它在工作吗?我不知道啊。”然后突然,他们的胳膊都搂在一起。你看到也会很感动,因为他们单纯的为自己的工作感到开心。而我知道在电影行业,这是一件很难的事情,也许永远都不会出现。

Q:VR电影能用一整条的故事线进行叙事吗?

Jessica:我很不同意这种看法,因为我认为强调讲故事是不对的,讲故事是电影作为媒介的产物。1929年Dziga Vertov摄影机出去,拍摄了日常的生活,然后他和他的妻子找到了一种方法编辑它。他想干掉在他之前所有的电影,他认为那些只不过是戏剧的延伸。Vertov的想法是,摄影机是非具现化的“眼镜”:一个独立的东西,可以跟着一匹马,或在火车底下,或者让你约过建筑物。它可以告诉你以前不知道的世界,这是Vertov对于电影的看法。

而VR,会使你相信,你的身体在另一个空间。 VR是一个具现化的媒介:创作者们需要把这双独立的眼镜,最终贴回到某人的脸上。VR让我们感受到关于体验的细微差别,正是这些细微差别让人和真实世界的人、和地点、和事物链接在一起。对我来说,这是让我理解什么样的叙事能在VR中存在的关键。

Q:谁在VR电影中带来了突破?就像Gregg Toland发明了深焦距手法并应用在《公民凯恩》里那样。

Jessica:从电影的角度来看,Felix&Paul在技术上非常出色。但是,如果有人应该被记住,是一个来自捷克共和国的孩子,叫做Tomáš Mariančík。他创造了一个名为《Sightline:The Chair》的体验,这个创意是:世界随着你的转动而演变。我在看一个蜡烛,如果我往四周看一下,再回来看的时候蜡烛就变成了一个方块,再动再回来,方块会变成一栋建筑;再之后就会变成一棵树……一切都在变好,你可以阻止它的唯一方法就是不移动。你只能这样做,只要你移动一点之前的景象就会彻底变化。这个体验就像是一个毒品,会超越你自身的焦虑,让你获得极大的快感。

VR用户通常感兴趣的都是那些他们想看的东西,而抵制创作者想要让他们看的东西。

我喜欢反抗。如果我在一个空间,有一个大的红色箭头指向一扇门,这是可怕的,我不想走过去。我认识Myst的联合创始人Rand Miller和Robyn Miller两兄弟。 Robyn说他每次体验VR,都会先看看创作者想要让他看的东西。然后Robyn会猜创作者的意图,然后转向相反的方向。他说你会因为那里的东西太少而感到震惊。所以我也开始这样做。我觉得:“不要把我放在一个空间中,告诉我要看你想要的地方。这不是这个新东西(VR)正确的工作方式。”

Jessica-2

Q:有没有更好的办法?

Jessica:在一个叫做“Resident”的VR体验中,有这么一个场景:一个年轻的女孩正在演奏小提琴,拉的不是很好。但如果你转身,你可以看到她的父母站在门口看着,你能听到小女孩在你背后拉的很糟糕,而你可以观察她的父母的反应。

Q:你在做VR体验的时候,会特别注意什么问题?

Jessica:我会给出很多的线索。大多数的游戏不会一上来就把你放到绝境。他们会告诉玩家,“这里有一些蘑菇,如果你踩它们,它们就会坏掉,如果你吃它们,你会成长。”你会逐渐得到增强,最终与boss战斗。我相信你必须在VR中建立类似的节奏。

Q:人们会使用VR录制家庭视频吗?

Jessica:是的,但我仍然没弄明白这是不是一件好事。这可能是压倒性的。想想你现在已经很难回忆起小时候过生日party的场景了。但现在VR相机可以记录一切。你可以看自己曾经暗恋过的人以前的一举一动,或者他(她)在吃着生日蛋糕的样子。

Q:VR会取代电影吗?

Jessica:我妈妈看了我做的第一部VR电影。体验完摘下头盔,她惊叹道:“哦,我的天啊。这个东西把你的想法发挥的淋漓尽致!”对VR有所怀疑的人,进入我的工作室前,他们说,“你做的东西有什么?”当他们体验的时候,都惊讶的合不拢嘴。 VR是独一无二的一种媒介,不会和其他任何媒介有冲突。你会看到很多传统媒体人试图把VR用在他们原来的领域中,他们也许会成功。我不知道。但是一些真正特别的事情正在发生。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青亭网微信号(ID:qingtinwang),或者来微博@青亭网与我们互动!转载请注明版权和原文链接!
责任编辑:freeAll
分享到QQ 分享到微信

0 条评论

头像发表我的观点

取消

  • 昵称 *
  • 邮箱 *
  • 网址

登录

忘记密码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Q Q 登 录
微 博 登 录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