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 | 仅两人团队五个月打造VR游戏,获数百万天使投资

这是青亭网报道的第1123家创业公司

QQ图片20170506104415

前言:4月11日,冰河世界获得青亭网颁发的“最具潜力公司”奖项,5月5日,公司获得数百万天使轮融资。这家诞生于VR寒冬的游戏开发公司,为什么能在这个时候拿到融资,他们又有着怎样的故事?

这个诞生在冬天的“冰河世界”

中关村,从立方庭、E世界到创业公社亭基地,这是黄虎平三年前从老牌游戏公司顽石互动离开,开始创业后搬过的三个地方

在这相距只有几百米的办公场所迁移的背后,却隐藏着一张国内游戏市场跌宕起伏的趋势图:2014年、2015年手游快速爆发、快速回落;2016年前后,VR游戏行业更快速的被炒热、泡沫兴起、“寒冬”到来、回归理性

2013年底,当黄虎平离职创业的时候,他可能完全没有想到此后的起伏:从掌游移动的CTO,到冰河世界的创始人兼CEO,他经历了两个不同的身份;工资从5000、一万、一万五到现在的零收入;创业公司最多的时候接近30人,270多平米的办公室,到现在只有两个人,办公空间不足十平米……

3月7日,冰河世界在Steam上发布了公司第一款VR游戏《黑暗军团》,这是黄虎平和他另一位、也是唯一一位同事赵金涛,每天工作十五六个小时,花了五个月时间制作出来的。

QQ图片20170506104410

两周后,冰河世界获得了数百万的天使轮融资。这是上市公司银禧科技董事长谭颂斌投资的第一个VR项目,他告诉青亭网,“VR领域从去年的狂热回归到冷静期,这正是一个投资的最佳时点。”

“未来至少两年内,我们这个公司不会死掉了。”黄虎平说。经历这几年的起起落落,黄虎平更关注整个产业的未来趋势,以及公司的安全边界。

两年,是黄虎平认为VR游戏在C端一定会爆发的时间点。

“VR游戏,将是未来十年在游戏领域创业的唯一机会。”黄虎平告诉我们,这是他劝说赵金涛一起创业时说过的一句话,这也是他选择不放弃、坚持下来的关键理由。

从CTO到CEO

QQ图片20170506104406

2016年10月,在北京寒冷冬季的一个晚上,黄虎平与同事到海底捞吃了一顿“散伙饭”------这家成立三年的游戏公司要关门歇业了。

这个结局在所有人的意料之中。10月,如果再融不到资,资金链将断裂,这是大家内心在数月前就很明晰的时间表。

VR产业也正处于融资的“寒冬”中。有意向的投资人,签了TS的投资人——每次满怀希望,觉得快要融资成功,但最终希望又都破灭。

公司成立于2012年,开发的一款网络对战答题类游戏“一站到底”,曾经在苹果App Store教育类游戏中排到前三名,很快就在IOS、Android和Windows Phone三个平台上拥有50万用户。

2014年初,公司开始开发一款叫《将军救我》的“3D战争卡牌策略游戏”时,形势也是一片大好。他们用三个月时间,做了一个游戏Demo,就立刻被百度、掌趣、完美世界三家公司看上。

QQ图片20170506104401

最后,公司选择了完美世界作为发行商,代理费就达到400万。

因为人员扩张,公司很快搬到了中关村E世界办公,房租、员工成本也都快速上升。“但那时候,我们觉得这点成本算什么,等游戏做出来马上就是几千万的流水。”黄虎平说。

2015年5月,开发了整整一年半时间,《将军救我》这款手游正式发布时,市场却已经“变天”。一年多前,国内用Unity做3D的游戏公司还没几家,现在却是一片红海。

最终,这款被掌游寄予厚望的产品,加上越南、港澳台等亚洲地区的发行,一共收入1000万左右,总共耗费的时间长达两年。

黄虎平说,最后发现“70%手游市场被腾讯、网易两家公司占了,29%的市场属于搜狐畅游、盛大、完美世界的,1%给中型公司占了,留给小的手游创业公司的市场几乎为零”。

转型VR游戏

2016年初,公司拿着手里仅剩的一两百万资金、八个人,开始转型做VR游戏。

没想到,VR游戏行业的起落比手游更快:年头还火热得一塌糊涂,下半年的热度却骤降;变现也更为困难,大半年的时间里团队一共开发了三款VR游戏《虚空》、《异星危机》和《星空》,专为VR线下体验店打造的《异星危机》收入最高,也仅区区近二十万元左右。

QQ图片20170506104357

要不自我造血,要不融资续命,当这两条路都走不通时,公司关闭也就成为一个必然。

冰河世界,这家VR游戏公司确实诞生于一个冬天。

黄虎平选择继续留下来创业,还有一位伙伴是原来团队的美术赵金涛。

在黄虎平看来,VR游戏不是没有机会。PSVR和Steam平台,被普遍认为是目前VR游戏变现的渠道。索尼PS4有4000多万用户,Steam在2016年的用户已经突破两亿,这些正是早期VR游戏最核心的、愿意付费的用户群体。

QQ图片20170506104353

咬咬牙,自己凑了点钱,每天从上午十点一直到凌晨两三点,两个人躲在小屋子里,黄虎平任游戏策划、程序等,主美赵金涛负责建模、素材和剧情撰写等,两个人开始开发《黑暗军团》这款游戏。

“原本想三个月就完成,但后来工作量实在太大,拖到五个月。”黄虎平说。

一般在国内,做一款游戏,通常需要策划、美术、程序、测试,运营、市场等不同分工,这样一算下来,十个人就是最低配置。

所以,在国内很多游戏团队看来,冰河世界五个月完成这样一款VR游戏,至少已经达到十人团队的工作量,这个高效率已经让人有点不可思议。

QQ图片20170506104349

我们是国外独立制作人的思路。”黄虎平说,通过这款游戏的实践,他觉得在目前阶段,VR游戏团队其实并不需要“策划”这个职位,因为在发展早期,VR游戏不用考虑收费点在哪里,怎样埋坑、留存?要考虑的只有一个事情,核心玩法是什么?

其实,黄虎平也曾经想拉原来团队的一个策划创业,但对方没有答应。结果阴差阳错,冰河世界两人的这个团队有想法立刻执行,一个功能可能两个小时就能做出来”。

资本的力量

世纪瑞博整合传播董事长丰信东,和冰河世界在同一个场地里办公,他自己也是一位天使投资人,“这两个哥们儿每天从早到晚,愣是五个月做出一款品质不错的VR游戏来,我觉得他们特别踏实。“

3月7号,《黑暗军团》正式上线Steam平台。随后,冰河世界获得青亭网颁发的最具潜力VR公司奖。投资人,也主动找上门来。

QQ图片20170506104346

上市公司银禧科技董事长谭颂斌是丰信东的同学,他了解到这个项目后特意从广东东莞飞过来看团队;一周后,谭颂斌又飞来北京,这次还将自己15岁的儿子带上了。

“我儿子是玩游戏的高手,我请他以玩家的角度来体验一下这款产品。”结果,谭颂斌的儿子连续玩了两三个小时,“两三天内给你消息”谭颂斌走的时候留下这句话。

当天晚上,谭颂斌就决定投资冰河世界。“这是一个70后和一个00后共同决定的结果。”丰信东开玩笑的说,他自己也进行了跟投。

不为人知的是,谭颂斌还让儿子帮忙在网上搜索了这款游戏在平台上的排名、玩家评论等,“排名都很靠前,我儿子还同意拿自己的红包参与投资。”谭颂斌说。

还有一个投资方是宁波五元,董事总经理李超判断内容方向近两年会有一个不错的爆发,冰河世界正是他们投资的第一个VR游戏项目。

QQ图片20170506104342

沉下心来做产品,之后让数据说话,这是黄虎平的做事风格。上线一个多月,《黑暗军团》这款19.99美元的游戏,在Steam平台目前已经售出超过2000份。

国外的Steam平台,C端重核用户,成为冰河世界的主攻方向,因为“国外VR游戏玩家的个人市场已经成熟了。”黄虎平说。

硬币的另一面是,国内CP团队的游戏在Steam平台上的表现大多差强人意。在黄虎平看来,Steam平台上都是一些专业玩家,他们要的是真正完整版的VR游戏,而不是Demo。

冰河世界除了《黑暗军团》,一部二战题材的VR游戏也已经在筹备中。“今年的趋势将是游戏+社交,多人对战。”

和黄虎平聊天的过程中,创业公社的大屏幕上正播放着“亭基地”的宣传片,视频里黄虎平脸上要圆润很多。

“从去年10月我和金涛开始创业,就相约一起减肥,现在我们各自瘦了20斤。”黄虎平说。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青亭网微信号(ID:qingtinwang),或者来微博@青亭网与我们互动!转载请注明版权和原文链接!
责任编辑:freeAll
分享到QQ 分享到微信

0 条评论

头像发表我的观点

取消

  • 昵称 *
  • 邮箱 *
  • 网址

登录

忘记密码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Q Q 登 录
微 博 登 录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