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小米和爱奇艺上线,要打通VR视频和社交,这款产品背后的商业逻辑是什么?

国内的VR视频公司有几家没在转型的?一个圈外人问道。

这是一个好问题。

2016年,自制剧是一大关键词,各种类型的“中国第一部VR作品”满天飞。B端的商业客户,则被看作只是暂时自我供血的一种补充手段。

2017年,几乎90%以上VR内容公司的自制拍摄都停下来,而B端成为一股不可阻挡的洪流。

一方面,为了生存;另一方面行业对B端商业价值的看法也在发生变化。互动视界总裁李戈晶告诉青亭网,现阶段才逐步发现B端不光只是短期赚钱的手段,在一些细分领域像VR广告营销领域等是有价值进行深耕的。

客户的需求也大增。有媒体报道,一些VR创业公司今年一季度接的单子超过去年全年,四月的上海车展上,用VR、AR技术进行展示与营销的手段也已经成为标配。

VR热播CEO张庆浩最近也在反思2016年的方向与布局,他告诉青亭网如果再重新选择一次,他可能不会先去做原创的VR内容,“而会将更多精力转向广告、营销领域。”

前不久,VR热播推出的薛之谦代言拍摄的飘柔H5 交互VR广告,一周点击1700万,而此前做的类似纯VR视频广告片顶多300万点击。

“戴头盔这个动作太重了。”张庆浩说,所以这次做的H5广告,可以直接在手机屏幕上划动观看360度的互动视频内容,如果觉得有趣,想要更好的沉浸式体验,再戴上头盔,这样受众的体验门槛会大幅降低。

从VR热播APP的用户后台数据,张庆浩发现了三大特点:

第一,用户的粘性太低,这主要体现在留存数过低,这样就比较难以转化为有效用户;

第二,用户停留时间太短,平均时长只有30分钟;

第三,行业总体用户数量过少,难以达到大规模商业化的规模;

这也是目前阶段VR视频内容几乎不可能在C端进行变现,各家VR内容公司纷纷抢占B端市场的重要原因。

出乎意料的是,VR热播却没有“弃暗投明”,在做B端业务的同时,新开发了一个叫“约会吧”的移动VR社交产品,5月初刚正式上线APP平台,继续攻C端用户。

2016年,谁做C端谁就先死,一位行业里的高管曾经放出高调发出这样的言论。VR热播这家VR视频方案提供商,嫁接上VR社交这个赛道背后的逻辑是什么?这款产品能否让C端用户真正长时间使用起来呢?

基于视频的VR社交

FaceBook无疑是VR社交领域最重要的推动者,一方面它需要延续移动互联网时代在社交领域的优势,同时希望借此布局能占据下一代的终端。

除此以外,Rec Room是VR多人在线体育主题,High Fidelity的开发者则来自著名的虚拟世界游戏《第二人生》,另外还有Altspace VR、vTime等,国内目前主要有BeanVR和脑穿越开发的陪伴星球VR(这两款产品都未正式上线)。

VR热播为什么会想到开发VR社交产品呢?张庆浩告诉青亭网,去年底他们团队一直在思考,怎样在已有资源和优势的基础上,发现真正对用户有粘性的产品?

自己有VR视频制作能力、VR热播这个VR视频平台,上面有400多万基础用户,“我们做了各种探索与尝试,最后锁定了在基于视频的移动终端社交。”张庆浩说。

22222

具体是怎样的一个玩法呢?我们体验了一下,首先在VR热播APP里点击“约会吧”这个频道,就会看到六个不同类型的影厅,选择感兴趣的进入,就到达一个虚拟VR影院,里面有四个座位,转动头能看到乐高虚拟形象的小伙伴,虚拟形象与真人用户动作同步,通过视点聚焦或者按住麦克风说话,可以实时语音,也可以语音转文字弹幕。

同时,每个虚拟VR影院有60个房间,每个房间可以最多容纳百名用户。另外,他们还在开设了“大学专区”,让新产品接受度比较高的高校先用起来。

“约会吧”这款产品从去年十月就已经开始研发,三个月就基本开发完毕,但又花了几个月在填一些技术上的坑,比如影片同步、连接稳定性等问题,这些原本觉得轻松搞定的事情,实际做起来却不那么容易。

变现的逻辑

爱奇艺VR、小米VR等属于比较靠前的VR内容平台,但如何提高C端用户的粘性依然是大家都很头疼的问题。

“VR社交对提高用户的粘性是很有帮助的。”小米VR产品总监马杰思说。

333333

“约会吧”这个VR社交产品正式上线前,开发团队邀请了一些用户进行内测,发现他们社交的意愿比较强烈,留存时间比光看VR视频要多出数倍。用户之间的交流时间要远大于观看视频的时长,这的确符合社交的本质属性。

“这种社交方式和传统的移动社交、直播等相比,最大的区别在于,一个是直接进入试婚阶段,一个还是老套的相亲。”张庆浩了个比方。

除了VR热播APP ,“约会吧”这款产品目前已经登陆爱奇艺和小米的VR内容平台,并被推荐在首页。

VR硬件过重,画面清晰度不够,存在延时、易眩晕等问题……这些都是目前阶段VR行业普遍存在,并且不可能立马解决的问题。那么增添哪些元素能够补上短板,提高用户的接受度呢?

IP、粉丝经济这是VR视频、VR直播等正在尝试的一条路线,这也是鹿晗、王菲的VR演唱会敢于尝试收费的重要原因。

张庆浩认为,VR社交也是一个很好的方向,能够把当下最赚钱的盈利模式结合起来,比如主播打赏的形式,游戏里买道具的方式,原本都是各自分开的,但在VR社交里可以将这些盈利点打通,“直播的礼物+游戏的皮肤道具+会员权利的竞价等都是商业化的方向”。

5555555

“我们已经和主播平台在谈了。”张庆浩透露,这个产品其实还有很多变阵的可能。直播的内容除了影片,还可以是主播、体育比赛或其他热门节目,“甚至我还可以将它变成会议系统、在线教育系统,甚至VR版狼人杀等桌面游戏。”

“这个产品是多少人做出来的?”我很好奇的问道。

“技术Team中抽调了五个人,因为还要顾及主线版本,所以算是996加班做的,花了半年时间。”说完,张庆浩陷入一阵沉默。

从去年底到现在,VR行业整体处于一个阵痛期。VR热播也从最多时65个人,精减到现在30多人。一方面要做B端,尽可能的自我造血;另一方面还要腾出精力进行创新,开发出有想象力的产品。

“明年就是世界杯了,我们也和央视体育频道在谈合作,到时候在这个VR影院里,你将可以向不喜欢的球队扔臭鸡蛋。”张庆浩不忘补充一句,“不过那是要收费的”。

变现,是目前绝大多数VR创业企业都必须迈过去的一个槛儿。不过,就像一个创业者最近和我分享的一个行业趋势:这大半年的“寒冷”中存活下来的VR企业,再熬过今年底的一拨,最终生存下来的将是一群真正有创新能力的好公司。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青亭网微信号(ID:qingtinwang),或者来微博@青亭网与我们互动!转载请注明版权和原文链接!
责任编辑:
分享到QQ 分享到微信

0 条评论

头像发表我的观点

取消

  • 昵称 *
  • 邮箱 *
  • 网址

登录

忘记密码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Q Q 登 录
微 博 登 录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