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 | 痛失手机江山,联想能否靠VR/AR和人工智能崛起?

沈文记得,联想各个部门开始搞起VR/AR(虚拟现实/增强现实)来,是在2015年。

那一年,联想的手机业务呈断崖式下跌,市场份额跌至8.4%,此时距CEO杨元庆“有希望挑战三星和苹果”的豪言放出,刚过去不到半年。而在2012年,联想的手机销量在中国的份额占比突破11%,让财大气粗的三星都感受到了压力。三年过去,可谓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动了雷霆之怒的杨元庆放了狠话,曾经被寄予厚望的移动业务集团在他的公开信里,成了“用榔头敲都敲不醒”的一群人,曾经被视为“杨元庆”接班人、1993年便加入联想的刘军也离职回家。

QQ图片20170607185347

沈文觉得,联想好像老是踩不对智能手机的点,2010年的CES上,联想就曾经推出对标第三代iPhone的LePhone,但因当时安卓系统整体体验过于糟糕而失败;2015年的ZUK借鉴了小米,但市场份额仍低迷,也传出了“再也不出后续机”的声音;模块化手机Moto Z主打中高端,销量却也不理想。

沈文对ZUK很喜欢,他至今用的仍然是一款白色的ZUK手机,拿掉黑色的手机套后,白色光洁的后壳在灯光的反射下有种玩具般的可爱。“机器做的不错,但是时间点已经过去了”。

作为PC业的龙头老大,联想在智能手机的大潮到来的时候,没能赶上这一班车。2016年,联想智能手机业务全球出货量还不到华为的四分之一,终于到今天,“前十都已经跌出去了”。

联想曾经被人认为是“航母级”的公司,但这艘大船似乎正处在搁浅的窘境中。同年5月,一位专家在交流会上对联想高层提了一个问题:“联想,还能不能让人产生联想?”

杨元庆常常拿三个词指代联想的业务:碗里的、锅里的、田里的。这个答案似乎隐藏在“田里的”三个字里。

错失移动风口,布局VR/AR能否拯救联想?

lenove

在杨元庆的指代里,“碗里的”自然是电脑,这是联想绝对的利润来源。据联想近年财报,其PC业务收入一直占比在70%左右;“锅里的”指的是手机,收入占比仅在20%左右;“田里的”则是下一代计算平台,指VR、AR、人工智能(AI)等新兴科技。

也许是杨元庆早就感受到了危机,看到“碗里的”市场已经在萎缩,“锅里的”很难争取到,于是就把眼光投向了“田里的”——2016年11月,联想从微软挖来芮勇担任CTO,杨元庆希望他能“打造支持VR/AR产品的计算平台、以自然语言为中介的人机交互平台和以软件定义的新一代云基础架构平台”。

联想的VR/AR产品浮出水面是在2016年,在这一年发布了搭载了谷歌Tango AR平台的大屏手机Phab 2 Pro,并成为微软首批公布的VR头盔五大OEM方中唯一大陆公司,据内部人士对青亭网透露,联想还在帮英特尔的VR一体机Alloy做产品落地业务。前不久,联想又宣布将推出基于谷歌Daydream平台的VR一体机。自家的Moto Z手机也已适配Daydream平台。

Kopin

2017年的CES,联想宣布和美国公司Kopin成立合资公司联想新视界,研发AR眼镜。联想公司内部也在开发“一款对标HoloLens的AR眼镜”,据称将比HoloLens更小,有证据称将采用光波导或自由曲面方案,会在七月公布。

2017年4月,张艺谋旗下的当红齐天公司打造的VR体验店SoReal在北京王府井开张,从硬件到服务都主打高端。这吸引了不少人驻足,甚至著名演员葛优也去过了把瘾。

“VR是智能互联时代非常重要的部分,它正在打通硬件、软件和服务,让大家身处影像世界,看着过瘾,玩得更过瘾。”杨元庆随即在微博上转发了这条消息,兴奋地表示。

杨元庆的转发,有一部分原因,是因为其中的VR背包电脑方案使用了联想内部开发的“Avalon背包”,沈文便是这个项目的负责人。

张艺谋VR体验店采用,联想的VR背包电脑方案Avalon VR(拯救者)

这一,

在2015年年底,沈文就接到了打造一款支持VR的电脑主机的任务。

到北京、上海跑了一圈客户,沈文发现的情况是,当时VR体验店一般用的是微星的笔记本,配上巨大的外挂电源,整体设备背在身上的重量竟然超过了20斤,稍微动一动,就大汗淋漓。

能不能轻量化?小型化?电脑业务不正好是联想的强项吗?

做了十多年电脑,自称“一个人都能搞出来一台机器”的沈文,带领四个人经过一年的开发就拿出了成品。他们把开发机拿给过国承万通、诺亦腾、SoReal、青瞳视觉等诸多业内伙伴试用,在反响OK后,这款产品于2017年出现在了SoReal体验店中。

Avalon电脑的特点主要在于小、轻,电池电量大,配置的AMD Radeon RX480/580虽然与英伟达GTX 1080无法相比,但也算是一款在VR体验上“OK”的显卡,价格则为15999元,预计9月发货。并会搭载十款VR内容,这是联想与国内外13家内容商签订的资源。

QQ图片20170607190027

一位专门做VR线下解决方案的公司CEO对这款背包评价不错,认为“个头小,价格也不贵”。

相比之下,另外一家大厂惠普也发布了背包解决方案Omen X Compact配置了GTX 1080显卡,但重量未知,全套价格也在21000元人民币以上。

沈文对青亭网笑称,他对背包的销量很“接地气”,“几千台就好”,而“体验店、B端行业应用”会是背包最多的使用场景——尤其是教育,因为这是联想传统的渠道优势,很多学校用的电脑就是联想的,切入容易。

如今的VR体验店都在升级,很多体验店转型为“大空间、多人”方向的内容。沈文发现,原有的体验店只能主打单人,辐射周围想尝鲜的人群,但那是不可持续的,新鲜劲过去就不会再来,而如果抓住用户社交需求,“比如我三五好友,今天不想去卡拉OK,想去玩别的东西,那就会用到我们的产品。”

“销售”基因的联想,会否沦为VR时代的OEM方?

timg

“杨元庆已经把PC这种成熟业务都扔给老外,归来的得力干将刘军等都做新业务,想在国内发掘新的机会。”沈文告诉青亭网。

新的机会,指的就是“VR/AR/AI”领域,“公司在这方面还是非常重视的”。

据了解,AR方面是由联想研究院和联想新视界公司主导,研究院的重点在于自研的硬件产品;新视界则主要是利用别人的硬件,结合软件出一些垂直领域的解决方案、内容开发。

至于VR业务部,分为Daydream一体机研发、PC VR研发和VR背包解决方案三块业务。这个业务由与刘军同一级别的联想高级副总裁贾朝晖总负责,组织架构较为完整。

5930f09939a2b.png

从产品上看,联想的硬件布局也较为全面,已经拥有PC VR头盔、VR一体机、AR眼镜、VR/AR手机、AR云、还有VR背包电脑这些项目。除了VR眼镜盒子明确表示不做外,几乎是全线铺设。细数下来可以算是国内大厂在VR/AR领域发声最多的一家了。

但问题又来了,仔细观察联想已经发布的产品,会发现大部分是采用别家核心技术,如Daydream一体机实际上是做了谷歌的OEM方、PC VR头显也是微软提供SLAM技术,背包电脑其实是联想传统的PC业务范畴。

由于CEO杨元庆是销售出身,联想一直已经被“销售基因”四个字的帽子困扰已久。有媒体曾经评论联想:“没有核心技术,利润率就上不去,就没有实力没有胆量像华为那样投入核心技术开发,就只能挣“毛巾里拧水”的辛苦钱。20多年下来,成了一个恶性循环。”

联想想不想跳出循环?有没有在投入技术研发?答案是肯定的,据财报,联想在2015/16财年研发占据营收的比例,已经达到3.32%,接近15亿美元。但具体效果,还有待观察。

我们在擅长的PC领域有投入研发,也在研发SLAM和和核心底层算法。”沈文告诉青亭网。

VR/AR是联想很看好的未来方向,但是目前理想的方式似乎仍然是“跟跑”,即别人出什么,我也不落后。据了解,VR背包和新视界的投资并不很大,均在数千万元级。

0

在沈文看来,现在VR行业还太小,联想这种大体量的公司还不适合大张旗鼓地发力,就像航母非要进小溪,肯定搁浅。“调用PC部门几百人去做一个项目,KPI怎么定?财务上肯定也是亏的。”

作为目前手机领域跑在前面的公司,华为、小米和Oppo/Vivo,在VR领域也有发力,但的确力度似乎不如联想大,产品也并没有联想多,据青亭网了解,Vivo的VR头显在解决方处拿货量仅为5万台

这似乎成了一种轮回,就如之前的联想和微软,是PC“做得太好了”,就忽略了移动,结果“人家起来了就赶不上了”。而如今领先的手机厂商,似乎也看不太上VR/AR领域这一点“肉”。

那么,痛失手机江山的联想,能否靠VR/AR和人工智能的押注崛起呢?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青亭网微信号(ID:qingtinwang),或者来微博@青亭网与我们互动!转载请注明版权和原文链接!
责任编辑:叫月亮的星星
分享到QQ 分享到微信

0 条评论

头像发表我的观点

取消

  • 昵称 *
  • 邮箱 *
  • 网址

登录

忘记密码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Q Q 登 录
微 博 登 录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