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R内容变现难?这七位大咖似乎已经找到解决之道 |圆桌

VR能不能变现,这是个非常严肃的问题。

在昨天由北京市文资办主办、北京市文投集团承办,青亭网等联合承办的第五期VR/AR沙龙《中西碰撞:VR内容发展趋势与变现之路》上,七位嘉宾针对这个问题展开了干货满满的讨论。

他们分别是:ZVR 创始人郭伟、鼎翔资本合伙人吴琼、华南农业大学韩宇星教授、爱奇艺VR负责人高级总监张航、野草莓影业CEO王震、Pinta studios CEO雷峥蒙以及《中国国家地理》影视中心执行总经理房淼声。

20170712094636486-457x305

沙龙伊始,爱奇艺VR负责人高级总监张航便分享了VR影视相关的统计数据并提出了建议。

据爱奇艺6月份发布的白皮书,已经有超过1.1亿用户在VR平台进行体验。从年龄分布来看,VR用户主要以90后以及95后为主;对于VR设备的体验,主要以视频为主,游戏次之。此外,VR用户的使用时段相较于电视用户而言,要推迟一个小时,电视用户主要集中在晚7点—9点,VR用户在晚8点—10点。

张航指出,目前所有VR影视在一分钟左右,用户跳出率较高。

“通过数据观察,大量的VR用户的使用偏好表现在,兴趣集中在佩戴VR设备的前40秒内,如果超过40秒,VR内容还无法打动用户,那么用户很有可能流失。

640

此外,张航还表示,通过数据统计发现,当下的VR影视不太适合以超过3集的连续剧的形式出现。

“我们从后台看到了一些VR连续剧的表现以及留存的情况。我们认为现在VR剧不太适合超过3集以上,我们建议,做VR连续剧的时候要有一些考虑,比如单集时长、拍摄运动速度等。”

随后,ZVR 创始人郭伟、野草莓影业CEO王震、Pinta studios CEO雷峥蒙以及《国家地理杂志》影视中心执行总经理房淼声也纷纷提出了拍摄VR影视的感受以及困惑之处。

IMG_0846

VR影视拍摄的“坑”&要走的“路”

《国家地理杂志》影视中心执行总经理房淼声表示,他们的拍摄以实景为主。但实景VR的拍摄与运用CG技术制作是两个不同的概念,当在引擎里跑的时候,实景VR的拍摄会受到非常大的限制。

“在实景VR的拍摄过程中,当我们去拍一个现实的环境,我们很难在如此大数据量的情况下,后期通过特效去纠正各种问题。实际上,我们拍下来了就是拍下来了,前面180度很美好,后面的180度很不好,我们也没有办法。”

房淼声告诉青亭网,当这种问题出现的时候,需要强调的是调动问题。

640-2

“我们导演得出了一个结论,他现在不再是一个电影导演了,而变成了一个舞台剧导演。”

在电影导演看来,VR实景拍摄就像是导演舞台剧一样——里面的演员、各种道具是需要走位的,但又跟影视走位不一样。在这种情况下,出现了很多反传统影视的情况。

“我们在拍的时候,不允许一个演员、一个拍摄对象从右侧走到左侧,滑过整个画面超过180度,这样坚决不允许,因为这样做观众一定会晕。”

房淼声还在现场列举了一个不久前看到,但还未在大陆上映的VR短片。房淼声指出,该片大量的镜头,向前推,然后转向平移,然后向后退。虽然是长镜头,但是留下了非常好的契口。而画面的元素、冲击力、运作都会比较轻微。

“说到底,对于VR影视来讲,没有形成它的一套真正语言逻辑。实际上,全球的从业者现在都在从事这样一个工作,我们要创造出一套这样的VR语言出来。在这个过程当中,肯定会有各种各样的坑,这个只能一步一步尝试了。”

Pinta studios CEO雷峥蒙也分享了自己的看法。

640-3

他告诉青亭网,对于内容创作者而言,拍摄15分钟的VR影片,当然希望用户能够看完15分钟而不是在前40秒就因为内容原因或硬件问题而跳出。

雷峥蒙指出,在创作细节上他们还是会采取比较保守的方案。而如何让用户在多个片子里选择自己的影片,第一个是“抱爱奇艺的大腿”,第二个是作为一个内容生产方,尽最大能力去生产最好的内容。

“我们希望自己做的事情是,超越游戏引擎的画质。”

同时对于VR影视创作者,他也给出了两点建议:

第一,前期编剧十分重要。如果剧情悬念十足,用户就可以看完15分钟,也就不会出现40秒内用户就流失掉这个问题;

第二,后端制作,用心生产内容。

IMG_0872

鼎翔资本合伙人吴琼从投资者的角度提出了自己的建议。

第一,做内容,尤其是做VR内容不要特例独行。“特例”是指不要太去挑战全新的方法、技术,要尽量朝着技术适应的方式去做。“独行”是说还是要争取多多的合作;

第二,要关注技术方向。现在VR的技术,每半年,甚至是更短的时间都会有一些微调整、微创新。一定要关注技术,有可能最好的技术、最好的解决方案还没有推出。但对于内容制作者来说,一定要关注技术的动向。

640-4

第三,要了解工具。无论是VR的拍摄设备还是制作工具,都没有特别成熟。但是,投资者也在关注更多的技术公司、提供解决方案公司,他们也在创造越来越实用化的工具。作为内容制作方应该关注这些。

第四,量力而行。从传统跨越到一个全新形式是有一定难度的。二次创业的工作室、大的影业公司,有商业变现能力的公司来做这件事更适合。相对来说,初次创业的创业者可能要考虑一下自己做这件事情的基础。

华南农业大学韩宇星教授从学术背景分享了她的看法。

韩宇星认为,目前VR影视市场上也是龙蛇混杂,大多数VR影视内容的质量不佳,画面拍出来也比较模糊,达不到专业级的要求。

专业的设备和所谓的小型相机拍出来的效果大不相同,无论是在象素上还是在场景上都有很大的区别。

而专业级的设备拍出来的内容,本身在技术也存在几点难度。

640-5

首先,拼接。

韩宇星指出,目前一些用以拍摄VR影视的设备是四个头、六个头、甚至是十几头的相机组装出来的。如何把这些组装出来的设备拍出来的东西合成一个完整的360度的视频,就成了最重要的问题。

韩宇星说,影视拼接的技术在世界上有很多种,但这些技术用在专业设备上目前来讲还有很大难度,理论上也不可能达到完美的效果。

而目前现在做的事情是通过光流算法的东西,希望通过这方面的研究,在理论上证明它是可以完美拼接出来的。但韩宇星指出,这只是一部分,如何在实际当中可以实现,这也是另外一个问题。

IMG_0903

其次,算法的速度。

在真正的拍摄当中,有一个很关键的一个问题,特别是对导演,那就是拍摄完之后他希望可以在现场就看到效果。但使得导演能够在现场观看效果,需要一个接近实时的操作,这在目前是比较大的难点和关键。

因为影片拍摄后涉及到和传统视频一样的视频压缩、传输等。

不过韩宇星透露,目前她们研究的重点就是VR影视如何在前端拍完之后能够实时展示出来。

野草莓影业CEO王震也提到了关于对VR影片时长问题考量。

640-6

“我们最初考虑的是一部VR影片在半个小时以上。一个故事能够展开、能够让人对VR内容体验,不是一个简单的猎奇过程,这可能需要一定的时间来展开。”

同时,王震指出,VR不仅是一个视觉的突破,也是一个交互的突破。它解决了一些痛点,但是又带来了一堆痛点。

“所以,我觉得,现在还是需要继续顺应商业去做一些事情和一些体验。”

ZVR 创始人郭伟从线下的工具这一角度阐述了他对于内容的理解。

郭伟指出,无论是对实景VR拍摄还是通过引擎制作VR内容,都是目前VR内容生产的方向,但也同样都存在问题。

用实景拍摄的方式来做全景视频的拍摄,最大的问题是,拍摄的信息没有办法在空间里自由行走,这也是实景拍摄面临的最大问题。

而通过引擎制作的问题是没有真实的演员来做真实的场景。

郭伟也指出,目前随着光场技术、光场摄像机这样一些新的拍摄的硬件的引入,可以把一个真人放在一个六自由度的空间,看到真人在真正虚拟世界里的表演。

640-7

他也分享了ZVR在设备方面做的工作。

ZVR希望可以实现十几、二十个以上的用户在一个VR空间里行走,进行交互。

“这件事我们到现在为止做了2年多的时间,在做的过程中,我们也经历了种种技术的坎坷。到今天为止,我们的空间定位技术基本上相对成熟,针对肢体,我们有outside—in的方案,是一个相对完整的技术补充。但是,我们觉得这个技术远远不够。我们做的技术包括身上不需要穿戴任何设备,就可以在一个屋子大小的空间里把VR用户投入到虚拟世界中。我们会在一个更大的空间里,让更多的用户通过这种方式来进行VR的交互。我们也希望这种技术有一点能够应用在VR内容制作的领域里,让真实的演员在一个场景里表演,记录每一个真实演员六自由度的数据。”

VR内容变现难?

谈到VR内容变现,郭伟认为,这是VR全行业最重要的一个主题,也是最严峻的一个挑战。

他认为,变现要分时间,如果从业者想做两年或者三年之后的变现,那么最好是做线上的产品;如果做一年,或者是一年之内的变现,最好是靠线下。

郭伟告诉青亭网,一个产品能不能变现取决于两个方面:

第一,产品能不能产生价值,只有有价值才可以变现;

第二,取决于消费者有多少。目前来讲,VR处于一个早期的阶段,这个阶段是要让用户有一个较高标准的VR体验。郭伟指出,通过线下,通过分时租用的方式给大多数人提供一种VR的体验,目前来讲是可行的商业模式。

“随着VR设备成本不断降低,体验不断提升,我觉得在未来的3年之后,可能VR设备已经进入到我们每个人的家庭,这时候一定是线上的天下。”

郭伟指出,目前做的就是线下,而线下是较重的生意。

“但是在VR还比较好,选的是比较重的生意前端,我们是卖设备。所以,我们的变现基本上还是可以保障的。你不给我付钱,我不给你设备,不给你做整合解决方案。短期的变现我还是看好线下,长期的变现,还是那句话,未来的VR一定是线下的天下。”

王震则表示,作为内容方应该选择线下还是线下,这个问题取决于谁给钱就走哪边。现在这个时期,对于创业团队来讲,应该顺应市场去取做。

“VR这个产业还是一个马拉松的产业。找准自己的定位,找准自己生存的空间,顺应市场慢慢地走,我觉得比较好一点。”

韩宇星认为,从技术角度来讲,作为一个技术最好的变现方式就是技术要比别人好,要有一个比较明确的方向,能做出别人做不出的效果。

吴琼认为,不分线上、线下。两个方向是两种套路,是不同的做法。在不同场景下,内容的消费是可以并存的。线下的内容和线上的内容并不冲突。不过目前来看,线下很多场景的运营都太单一化,商业模型不丰富。

张航指出,变现有两方面,一个是开源,一个是节流的事。爱奇艺VR今年也在做一个VR动画相关的项目,在明年一季度的时候会在院线上线。

张航认为,围绕IP做有一个好处,宣发上可以协同。

“在爱奇艺的APP上,每个月有好几亿月活用户。当用户看到一个影片的时候,在小窗的播放页和搜索页,小窗页下面有一系列的信息,在换屏播放页,假设这个IP开发了VR游戏、VR影视,我们也可以在一些地方进行非常平滑的导流。”

张航补充道,爱奇艺不仅仅是一个线上的公司,在线下也有很多的布局。

“我们在整个VR的变现上做了很多的尝试。有一款游戏叫《鬼吹灯之牧野诡事》,里面涉及了一个大的品牌广告主的植入,这个广告的植入是百万级以上。这个游戏免费下载,在里面进行关卡解锁的付费,它不是很符合现在用户的使用习惯。《鬼吹灯》C端数据在下半年会公布出来,我们希望给这个行业更多上的数据的建立。”

其次,张航透露,爱奇艺最近在做的一款线下的游戏。

“线下的游戏很少有多人协作、多人协同的,这款游戏是即将上线的电视剧《醉玲珑》的超级IP。游戏需要双人协作,情侣协同,整个画面非常美。上线时间是在中国的七夕情人节。我们跟幻维世界一起做的。我们希望通过这样一个超级IP的游戏,通过线上的导流,去看一下这款游戏在线下可以做什么样的流水。这个行业如果没有C端流水的闭环,它就不是一个健康的生态。”

雷峥蒙表示,作为CP来说,从来不去看什么是线上,什么是线下。

“在线下来说,我们并不在意是用什么样的方式。问题也来了,我们到底要选哪样的合作伙伴来合作?我们也希望能够把自己本身这一个内容的品牌影响力做到极致,同时,IP的价值还要出来。IP的价值是什么?简单来说就是商品授权。我们的IP比较小,我们有会覆盖一些终端,谈海外、国内的发行。把这个做完之后,线上、线下、零售加起来才是一个完整的商业版图。IP这件事其实是不断添砖加瓦的事。”

房淼声认为,无论是线下实体的体验店,还是线上的内容平台,实际上现在都有一个问题。

“我们在制作端早就已经可以做出远高于现在各个平台上播放水平的节目、游戏的内容。可是受限于通讯技术,受限于线下场馆建设的高成本,没有办法把这些内容推给消费者,消费者也没有养成这样的习惯。我们现在只希望搭建更好的线下体验。”

他认为,在目前的情况下,如果非要讨论变现的问题,不能从线上、线下的角度去分析,还是要从2B、2C的角度去分析。

“我曾经说过一句话,所有的VR变现一定不在VR本身,不是售卖一部VR短片或者一台VR设备那么简单,一定是通过其他的方式去变现。目前,就我们这个公司而言,我们可能更倾向于2B。无论是初创的VR公司还是一个成熟的公司,实际上,活下去才是第一位,只有我们活到了5G上线,移动、联通把通讯费降下来,大的单位、企业很多场馆加上解决方案铺到全世界了,这个时候,我们做内容的,我们做解决方案的,我们才有足够的平台,才有足够低的成本去做后面的事情,去做2C的事情。

IMG_0935

VR影院是否是下一个风口?

谈及最近国美、IMAX VR等都在扎堆进入的VR影院,诸位嘉宾也分享了各自的看法。

郭伟认为影院有天生的优势,是人流的集散地,一般来讲,一个靠谱的影院每年会有大概20万到40万的人流。

另外,他指出,VR电影院本身的地面成本并不高。他透露,目前也在跟几家院线谈合作。“一年之内,会看到几十家VR影院的落地。”

“整个的投资回收期会比投资一个电影院要低很多,但是具体是要等这些数据都跑起来,我们有了大数据之后才可以向大家汇报这个结果。”

王震表示,VR影院可以尝试。现在线下体验店大多数内容的品质也并不高,包括设备、技术、内容、主题定位都不是特别清晰。众多的线下体验店,实际上经营的状况也不是很好。

但是以VR电影、VR作为主题高端的内容主题的线下体验,我觉得还是非常值得尝试的。但这件事也不要抱特别大的期望。

他指出,VR影院还是有很多痛点,有很多消费习惯需要去培养,不太可能在短期内爆发。

雷峥蒙分享了法国线下变现的模式,认为VR影院“比较靠谱”。

第一是运营数据,法国线下影院的预约已经约到了3个月之后;

第二,有很成熟的票房监管的系统;

第三,跟电影节的结合。

但就国内而言,目前线下内容还略显不足。

他还指出,其实VR影视的发行,和传统影视是完全一致的。比如海外著名的VR电影工作室Penrose和Baobab。每年针对电影节有节奏感的发布内容,让全球的版权方、院线方去采购,然后各院线进入,这种方式“跟传统影视是完全一致的”。因此,内容商真正要赚钱的不是在VR这个字眼上,而是在内容本身。

至于VR电影院这件事,他认为——“这是如何做好电影院,如何做好发行渠道的故事。在技术方面来说,必须是全球标准,不是全球标准我们就用不了。”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青亭网微信号(ID:qingtinwang),或者来微博@青亭网与我们互动!转载请注明版权和原文链接!
责任编辑:freeAll
分享到QQ 分享到微信

0 条评论

头像发表我的观点

取消

  • 昵称 *
  • 邮箱 *
  • 网址

登录

忘记密码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Q Q 登 录
微 博 登 录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