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专访 | 大朋VR陈朝阳:爱看《毛泽东选集》的80后创业者

红色的横幅上用黄字标着鼓舞士气的口号,堂而皇之地飞在办公区的最上方。

这种近乎于大炼钢铁时代的现象,在大朋VR位于上海的总部办公区,很常见。

这些口号中,有CEO陈朝阳视为口头禅的“以奋斗者为本、以客户为中心”。也有据他自己所说,会根据阶段性目标而修改的口号。

比如,在E3头盔定位版即将推出的当下,出现在大朋VR研发办公区上空的,便是“战无不胜,Polaris快速量产”。这些口号在陈朝阳看来,非常能够激发斗志、鼓舞人心。

若不是亲自拜访了大朋VR的总部,笔者真不大相信,原来这家从事着最潮流的科技产品研发的公司,环境却这么朴实;80后的CEO陈朝阳,竟这么带有“老干部范”。

1

说起来,大朋VR公司的总部,面积并不小。公司大约200人,技术人员和市场销售被分配在了两幢不同的办公楼里。

其中,占总人数70%以上的技术人员独占了所在办公楼的整整一层。办公室根据星座划分,陈朝阳本人的“摩羯座”只是其中小小的一间。环顾他的办公室,没什么老板们擅长摆弄的玩意儿,最扎眼的莫过于一套《毛泽东选集》。

等我们和他聊起了这套书,他的话匣子也随之打开。“谁是我们的敌人,谁是我们的朋友,这个问题是革命的首要问题……”

这样子的陈朝阳,是我们在以往的场合所没有见过的,或者说和”高科技公司CEO”不那么搭边儿的。

以往,他代表大朋VR,无论是京东的那场发布会,还是各大会的现场演讲,滔滔不绝讲着的,都是大朋自研的一体机、PC VR头盔的技术如何如何。

他自称自己为一名“极客”,有点“闷骚”,或许是理工男出身,和人聊天,总是三句话逃不出技术。

陈朝阳说,大朋成立的这近三年时间里,他也真的很少和媒体直接打交道。

“实在不知道应该说点什么,说不了几句,又说回技术上去了...我们也不是什么大公司,现在一门心思就在研发、技术上...”

直到我们开口提问:如果给自己贴上三个标签,你会选择什么?

陈朝阳沉默了大约一分钟。随后开口:“这个问题问到我了,我从来没想过,也没人这么问过,我想想。”

“急性子吧。”

他仔细地想了又想,又给出了两个答案:坚持、勇气。

2

1、选“冷门”需要“勇气”,为实现梦想不怕坐冷板凳

“我十几年前在学校里就接触到VR、智能穿戴了。那时候讲实话,这些都是很冷门的。”

可也正如他的硕士导师——“可穿戴计算领域”的中国第一人陈东义教授告诉他的,既然选择了“冷门”,就一定要有“勇气”。

这股勇气,让他在冷板凳上坚持坐了十几年。

陈朝阳自小就是个电子迷,上大学后,就读了自动化专业,随后便在实验室里,开始鼓捣各种在现在看起来依然很fashion的项目。

在当时的环境下,陈朝阳接触到了最早期的VR,主要是为军方国防需求进行学术研究,那时候的VR还没有太具体的形态出现,沉浸感、视场角等等问题也都远远没有得到解决。

而那个时候的他,对于VR,也仅限于了解罢了。

也是在那时,他和导师一起做出了中国第一台臂式可穿戴设备,随后毕业,顺利进入了英特尔,直到获得了英特尔的最高荣誉奖。

 1G3324942-0

时间一直这么走,一切看起来都非常顺利,但只有一个人不大满意,这个人,就是他自己。

“那时候,我觉得我所有的成就感都在一点一点消失,我也找不到自己的价值...”
他说,内心有一个声音一直在质问他:你做的这些东西,到底能给别人带来什么?你想不想要真正地了解消费者的心理而不是每天在办公室里研发芯片?

“我迫不及待的希望自己能够做出一些就拿在消费者手里使用的产品。我想看看他们真实的反应。”

于是,便有了在其他人看来很可惜的离职。也有了日后被陈朝阳称作“真心累却很快乐”的创业时光,有了大朋VR,有了即将推出量产的E3定位版。

而他现在觉得最有成就感的时刻,就是看到天猫上最真实的用户评价。一位大朋的代理商告诉笔者:“大朋的头盔我们不担心卖出去,因为售后和渠道的效率非常高,甚至远远超过了HTC Vive。”

2、创业阶段,最重要的一项能力——会识人

虽然有着一腔的热情,但创业的过程,真的很难。2014年,大朋VR成立之初,陈朝阳面临创业第一大难关——没有人。

“其实,是没有合适的人。”

不过陈朝阳也想过,想要公司稳定发展下去,就一定要有靠谱的人一起作战,而为了请到靠谱的人,会不惜“一切代价”,甚至“三顾茅庐”。

 timg

大朋VR的人力总监,最初是陈朝阳所认识的一个朋友,对于这位朋友的工作能力,陈朝阳始终很认可,也正因此,创业之初,他便萌生了让这位好友加盟大朋VR的想法。

不过彼时,朋友已经在一家上市公司做着一份待遇十分不错的工作,单位离她家里的距离也不远,而如果加入大朋VR,就意味着她要从上海最北边的家里奔波于最南面的办公区;何况这位朋友,在当时已经升级做了母亲,也需要照顾孩子···

“我找她谈了两次,两次都是互相特别认同的情况下,第二天她打电话告诉我来不了了···”

第三次,陈朝阳索性直接找到了她家里。“其实她先生和我也是很好的朋友,不过面对这样子的选择,难免会纠结。但我觉得,我们在一起一定能做好这件事情,所以我需要再主动一点,拿出我的诚意。”

结果,朋友加入了他的团队,而这位人力资源总监,在日后,也的确像陈朝阳所预想的那样,成了他的得力助手,为大朋VR团队的组建贡献了很多。

 timg-1

等到他把这段故事讲完,整个人依然带着一种自豪而又充满感激的复杂神情:“找人这方面,不论是技术,还是商务销售,我找的人,从来没有看走眼。”

他所谓的没有看走眼,是说对一个人能力的基本判断不会错。他说,履历不一定有用,用人的时候还是要看对方个人的能力。

期间,笔者还发现了一个小小的细节——故事讲毕,陈朝阳起身,自然地叫了声笔者的英文名字,问了句要不要喝水,笔者才赫然发现,陈朝阳竟然记得笔者的名字,而我们只是在两个小时前,才交换名片结识。

对此,他却觉得没什么可惊讶的,并且相当平静地告诉笔者,自己能够叫得出公司上上下下所有人的名字。

“这200来号人,每个人我都认识,对于我来说,成立公司,最重要的除了研发技术,就是人。”

看重人才,还表现在,大朋VR有专门为员工提供休息的地方,甚至会帮助刚来上海的员工解决住宿的问题。

陈朝阳说,这可不仅仅是帮忙租房那么简单,在早期大朋VR的办公区,有专为员工提供的宿舍,就连里面的床垫、生活用品,公司都会帮忙买好。甚至,行政还会帮助这些不怎么太注重生活品质的技术男们打扫卫生、介绍女朋友···

人才是天花板,决定了公司的高度,陈朝阳始终这么认为。

3、“趟坑我不怕,我就想听到真实的评价”

除了人才的问题,最重要的,还有公司的属性定位以及商业模式的发展规划。研发一款直接推向消费者手中的产品,是陈朝阳一直想要做的事情。

而VR,是这个自小便是电子和科幻迷的他,认为最能颠覆人类上百年来的思维和视觉的技术。当然,十几年前在实验室里的接触,也让他对VR依旧充满了好奇心。

公司在2014年初成立后,陈朝阳决定,就做C端,就做一款能帮助消费者接触虚拟世界的产品。那时,VR眼镜,成了陈朝阳的第一个构想。

但是做硬件,尤其是做C端市场,困难重重,技术、成本、甚至外观都是需要考量的重要因素,而最重要的,便是产品是否可以量产。

现在市面上能买到大朋E2,还有最新的大朋E3——那么E1在哪里呢?原来,这款陈朝阳抱有极大希望的第一代产品,恰恰在量产上遭遇了滑铁卢。

“E1在生产的过程中出现了拖影的问题,量产不了。我们只能把一切都停掉,从头再来,直到E2顺利量产。”

既然E1失败了,再次推出的新品叫做E1就好了,为什么依然叫做E2?

陈朝阳给出了这样一个答案:E代表Electric,公司每一代产品都有自己的代号,当然,也有它存在的意义。而我们也有自己要遵守的底线,这是非常重要的。

趟坑,在能够坚持的陈朝阳看来,并非什么坏事,相反,在任何一个困难面前,他都能够快速地调整好心态。

不怕失败、不怕批评,正是他的一种特质。

采访过程中,我们恰好试用了大朋VR即将在8月底推出的带有Polaris的定位版E3(售价4999,首批E3 基础版用户也可以2000元单买基站)。

 WechatIMG21 1

在测试中,这款头盔的定位精度几乎与市面上最先进的HTC Vive相差无几,但头盔却要更轻便、屏幕也更清晰。即便去掉一个基站,其180度范围的定位也依然堪称出色。这让笔者颇有些惊讶。

但我们的这些反馈,却引来了陈朝阳的反复询问和确认。“你们不会因为咱们面对面而故意这样说吧?”

我们当然不会。而陈朝阳,也正如他自己讲的,不惧怕听到任何不好的评价。

大朋有十几个用户QQ群,据说加起来用户上万。陈朝阳时间充裕的时候,都会亲自去看看里面有哪些不太好的评价,并且拿小本子记下来。“不是报复,是继续改正。”他笑称。

4、趟坑吃苦,投资人开玩笑说他“土”

除了不怕批评之外,陈朝阳身上还有另外一点非常明显的品质——低调朴素。这一点,从大朋VR并不多加装饰的办公环境,甚至少见的市场活动中,也能看得出。

如果用词再犀利些,或许我们可以说,他有点“土”,甚至有点“抠”。

显然,陈朝阳并不介意。在笔者委婉间接地询问,是否过于节俭的时候,他倒是给了一个大大方方的回答。

先是笑称“我们连PR都很少做”,随后便是“公司每个月的预算我都会算一下,钱要花在该花的地方”。

而省钱的目的很简单,就是为了痛快地“发钱”。

“公司赚钱了我才能有奖金发给员工,大家伙儿才能更有动力做好工作。即便我们现在有所盈利,但花钱容易赚钱难。为了一些不实际的东西,比如说,作为一家硬件公司,举办一次市场活动,可能一两千万就花出去了,这是没必要的,也是不对的。”

 timg-4

在他看来,除了为员工负责,还要为投资人负责。

有意思的是,大朋VR的B轮投资方迅雷网方面曾到公司进行实地尽调。当投资人看到大朋VR的办公环境后,立即决定进行投资,甚至开玩笑说了句:这么土的老板,知道怎么不浪费钱,靠谱。

现在回想起来这当然是句简单的玩笑,不过依然是增强了陈朝阳“创业公司,不要随意花钱”的信念。

5、“产品线清晰、商业模式简单”

人才、公司定位问题都得到了解决,融资有了保障,对于陈朝阳来说,接下来要做的便是规划产品线、摸索商业模式了。

说到底,对于产品的打造,还是离不开陈朝阳最初的梦想——VR产品的终极形态:把头盔做小、重量做轻。

目前,对于大朋VR来说,硬件生产以一体机、PC VR设备两条线为主。

即便,“PC VR设备做起来的难度是一体机的几倍”,但陈朝阳依然觉得,这两条线至少目前并没有孰轻孰重之分。而提及产品的迭代,这两条线基本上会保持着每条线的产品隔一年一迭代的节奏。

坚持两条线并行的原因,在陈朝阳看来,是因为PC VR设备比较重度,而一体机比较轻,两类产品都有不同的使用场景,也都有各自的市场机会,对于行业而言,是一种补充,对于消费者而言,也是提供了多一种的选择。

但无论是PC VR设备还是一体机,陈朝阳都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量产。“至少是大几万台的量产,否则,都不算迈出成功的第一步。”

 timg-3

“2016年我们开始推出一体机,可以说我们是第一家量产了一体机的硬件厂商,并且我们已经实现了量产,接近于10万台,可以说是卖的最多的品牌一体机。”

陈朝阳看好一体机,是基于他对于一体机市场前景的判断。在他看来,对C端市场来说,一体机始终是一个有潜力的发展方向。

不过,陈朝阳也意识到“体验比不上高端PC VR设备、价格又比VR盒子贵”的 一体机的确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

“需要时间。”

对于商业模式,陈朝阳也想的很明白。目前,大朋VR的设备出货量最大的渠道还是来源于B端市场,基本上以娱乐、营销、教育等领域为主。

而娱乐领域,以PC VR设备为主,营销、教育领域则以一体机为主。

6、后记

采访的过程中,笔者一直试图还原一个最真实的陈朝阳,当他提到“民主集中制”,当他谈到《毛泽东选集》,我们想要了解,究竟为什么这个80后,却处处一副60年代的作风?

不过聊到最后,我们发现,这其实并不重要。

对于一位工作严重大于生活的创业者来说,一定要有自己的信仰和坚守,才可以在坚持的过程中,等待梦想照进现实。

采访的最后,陈朝阳坦言,VR的确不是新鲜事情了,媒体热度也在往下走,不过欣慰的是,VR产品的购买指数其实一直在往上走。

在这样的环境下,他烦的是,想把产品做到最好的效果,但技术无法突破的条件下,如何把理想与现实结合在一。

 

陈朝阳办公室门上贴着他的星座“摩羯座”,这是一个以“耐心、小心、脚踏实地”、甚至“固执”著称的星座。

对于他的那些烦恼,或许还是他的那句话:需要时间。

对于摩羯座的他来说,更需要坚守吧。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青亭网微信号(ID:qingtinwang),或者来微博@青亭网与我们互动!转载请注明版权和原文链接!
责任编辑:叫月亮的星星
分享到QQ 分享到微信

0 条评论

头像发表我的观点

取消

  • 昵称 *
  • 邮箱 *
  • 网址

登录

忘记密码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Q Q 登 录
微 博 登 录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