融资1000万美元,联想新视界:我们离AR大潮还有365天 | 独家专访

青亭网( ID:qingtinwang )--链接科技前沿,服务商业创新

这是联想集团新财年的第一天——2017年4月1日。被称为“北研”的联想北京研究院热闹了起来,一群为公司打拼的男男女女们齐聚在这个离市中心有点远的地方,参加公司为辞旧迎新、激励士气举行的升旗仪式。

看着蓝白色的联想公司旗帜缓缓上升,激动的人群中,作为集团副总裁的白欲立心情却复杂起来。升旗仪式后的第二天凌晨,他发了条朋友圈,除了他本人在旗杆下的照片外,还配上了一句话:“衷心祝愿联想2017新财年新发展,今年开始将转战子公司,特此留念…”。

一个多月后,一家名为“联想新视界”的公司正式剪彩开张,联想创投总裁贺志强到场祝贺,老白从此又有了一个新的头衔——联想新视界CEO。

 1

老白在联想待了二十来年了,是名副其实的“老联想”。在这期间,他做过产品总监,做过营销总监,还被派到俄罗斯去负责联想的国际化业务。2012年,他被调回国,后来负责被戏称为“新板凳”的NBD(新业务拓展部),现在,又带起了一家新公司。

联想新视界——这是联想在1月份宣布和美国公司Kopin合资成立的子公司,主打以云服务为基础的AR(增强现实)智能穿戴设备业务。乍一听,这和联想擅长的PC业务、手机业务,关系都不是那么大。

“我们现在名头挺大,挂着联想的名号,但实际上我们是联想下面一个独立的创业型公司。”白欲立对青亭网表示。“我们对资本市场是开放的,也欢迎资本市场进来。”

 2

显然,联想这艘PC时代的万吨巨轮,错过了以智能手机为代表的移动互联网时代,想要调转船头,借助下一波浪潮实现弯道超车。而新视界有可能会成为一个桥头堡。

白欲立告诉青亭网,这家公司联想投了第一轮资本,第二轮君联资本和Kopin进入,其中Kopin投资200万美金,总共A和A+轮融资额度达到1000万美金。目前公司大概有70人,其中70%是研发,负责云服务的占比70-80%,剩下20%则是负责硬件的。其中三分之一来自联想,三分之一来自一家之前收购的软件构思,负责深度学习核心研发,剩下的都是新招聘的人才。

“我们倾向AR会是下一代计算平台”,白欲立说:“联想新视界对自己的定位是:AR的商业解决方案提供商,包括软件和硬件。我们的志向是用AR/AI技术升级传统产业。”

3

1、“光卖硬件不行”

“AR/VR将成为下一代计算平台,融合现实与虚拟世界”,这是贺志强在2016年底发表演讲中着重强调的。但老白和AR“结缘”,其实早在2014年就开始了。

那一年,联想的物联网平台NBD在他的倡导下初具规模。老白本身看好三个领域——智能家居、智能穿戴和智能健康。但后来,集团CEO杨元庆、当时的CTO贺志强都希望他能转向AR领域。理由是,更加具备联想战略基因,智能终端设备与联想继PC、手机后的发展路线更相匹配一些。

2014年下半年,NBD发布了“智能硬件三件套”——New Glass、Newifi和New Air,分别是智能眼镜、无线路由器和空气净化器。

4

New Glass是由白欲立带领联想新视界自主研发完成的,过程还算顺利,杨元庆CES试戴、新浪记者甚至还戴着它去了两会,小刷了一下科技圈的屏。

老白说,从设备的发展轨迹来看,从台式机到笔记本,再到手机,是一个从桌子挪到包里,再挪到兜里的过程。但兜里并不是结束,因为互联网最终要和人建立无缝的联系。因此再往下走,一定是穿戴设备。

但穿戴设备那么多,为什么一定是眼镜?“所有的通用计算平台设备有一个核心,就是显示系统。而只有眼镜才能既实现大视场显示,体积又不会太大。所谓VR/AR,说白了是以穿戴式的显示技术为核心,做出来的通用计算平台设备。”

不过,最后看来,除“智能硬件三件套”Newifi外,其他两款的销量都比较一般。在New Glass上,白欲立遇到的是今天很多AR领域的创业公司同样遭遇的问题——没有应用场景。

5

“光卖硬件还是不行的”,他意识到,用户对AR还相对陌生,没办法意识到这里的需求所在。“必须帮助用户把AR用起来,才能使他们产生一种需求。”还是得从软件入手,要卖的是“设备+软件”一整套服务。

白欲立带领着团队开始给客户做软件应用,比如AR的内容、甚至VR的展示都有涉及。但做着做着,他又发现不对味儿了:这是我们该做的吗?

“这样做下去,和那些两个Unity工程师、十来人规模的小公司一样了。我们的规模优势何在啊?大企业的品牌,和对产业推动的优势何在啊?还是要做些推动产业的事情,要不然就为了一年挣个几百万,没有太大意义,也有负肩上联想的品牌。”老白想得挺多。

终于,他开始着手做云。把之前项目积累的经验和服务放在云上,开放给各个终端客户使用,同时用户可以反馈,云可以实时更新。这条路不就盘活了吗?

 6

这其实和联想现在大谈特谈的“设备+云”思想是相通的:联想之前PC销量称雄,但后来发现,这是“一竿子买卖”,用户买完了就找不到了,没有联系纽带。因此,联想希望用设备背后的“云服务”来把用户“绑定”起来。

做智能眼镜接近三年,白欲立有了一个经验:现阶段对AR需求最广泛的领域就是工业维修和制造。比如,那些最前端的工人,在维修一台发动机的过程中,每一步的先后顺序是什么?规范上有什么要求?远程能否实现指导?这都是一般常规的手段做不到的。而利用AR设备加上互联网云的知识分享,就可以解决这些问题。

2、“百度也出了个AR云服务竞争,我特别高兴”

在2017年6月份,联想新视界前往美国参加世界增强现实大会,把酝酿了一年半左右的云服务正式公布——这套系统被命名为“AH云”(Augmented Human,增强人类)。

白欲立告诉青亭网:“AH的概念在学界已经存在。因纯机器人化作业短时间内有技术壁垒,所以给与人智能设备,连上互联网,在云端用一个强的智能云来支持,让人变成半机器化。”

如此一来,经验较为丰富工人所拥有的知识,可以分享给较为生疏的工人。同时机器会把人的粗心大意、经验不足、知识不全所导致的问题尽量避免。“因为机器不会骗人,机器会自动的做识别、判断,指导你一步步去做,并且验证你做没做。”

 7

AH包含Kepler、Martin和Titan三块技术,一是远程视频通讯、二是手部动作识别、三是双目SLAM和物体识别。其中第三块白欲立选择和欧洲一家做识别、定位技术很久的公司Wikitude合作,这家公司在Markerless识别方面在业内享有盛誉。AH云的底层基础架构服务则采用阿里云。

有意思的是,AH云还提供了一套编辑器。比如,某个设备的维修步骤,如何指导,如何识别,客户可以把自己的素材导入进去,就像做PPT一样,这个时候AH云本身的服务,就相当于PPT上的“文本工具”“图形工具”。

老白对这套编辑器的期望很高:“我们的真正的软件服务是工具、编辑器,这是串珍珠的线,客户端拿这个去做内容,好处就是不会替代他已有的系统,而是拿他做工具。客户上传了自己的业务指导内容,再用自己的分发平台和应用系统往下分发就可以。”

发布会结束,老白感觉出了一口气:在幕后默默做了这么久,终于算是正式登台亮相了。从美国回来,他带着公司的同事到泰山玩了一圈,整整爬了五个小时半的山。

不过,他给自己定下的三大目标,才刚刚完成了三分之一而已:他希望,以明年CES为限,能够推出更多的硬件产品,沿着真实化显示、微型化显示方向走;同时,在三个不同的领域,要分别做出一个具有代表性的案例来。分别是工业维修、医疗、旅游和安防领域。

 8

接受青亭网采访的七月末,联想新视界在AWE亚洲展会上再次亮相,而且在同一周和全球最大数字信息技术生产商——富士施乐正式签订战略合作协议,后者将在全国的维保系统中使用AH云来做相应产品的指导。白欲立称,富士施乐总部的高层对这次合作很重视,另外日本NEC也成为公司的客户,实现在日专家对中国机器远程维修的指导。

“本来以我们的定位,是不应该越过所谓的软件服务合作方自己做方案的,”白欲立对青亭网笑称,但是“必须得做,不做案例,硬件、云到底在客户端的具体需求是什么,就不知道。”实践过后,才能在将来把成功的经验和模式交给合作方,到更广泛的行业去复制,形成规模效益。

AH云在五月份开放测试,目前有4000名以上的用户,产生的反馈还是让白欲立比较欣慰的,不同行业的人纷纷找上门来,提出各种各样的需求。公司把它们一一记录在案,分成批次进行软件迭代。

“现在我们定的规矩是一个月一个小迭代,一个季度一个大迭代。”白欲立说。AH云会以先试用、后年费的形式对合作商开放。“客户需要的功能我们会准备好。但现在不是具体按项目收钱,而是给他一个工具,以很低的价钱买一年的使用权,他自己想怎么做怎么做。”

 9

老白管这叫“授人以渔”,希望能带动AR快速产业化:“过去门槛比较高,甚至小公司根本不敢想VR/AR的应用。但AH云以软件服务的方式把成本降低。即便专精领域的客户对VR/AR不懂,也能靠我们的方案把自己升级成可以提供全套VR/AR的服务商。”

巧合的是,在AH云发布后一个月,百度在Create大会上,也发布了云端的AR服务平台。百度AR实验室主任吴中勤走上台,介绍了DuMix AR开放平台,提供AR SDK、内容制作工具、云端内容平台和内容分发服务。

这是BAT向自己提出的挑战,但老白却觉得还挺高兴的,“这说明我们这个方向是对的,没有人来玩,说不定我们走的是死胡同。是不是走错了,我们自己心里还打鼓呢。越来越多的人进这个赛道,说明我们走对了。”

至于为什么有把握能赢?“第一,我们最先认准了这个方向,持续在这个方向上把编辑器的功能、底层的算法和组建的能力完善。第二,生态系统不光是核心的软件,是很多行业工具的积累,越积累越产生依赖性,形成不可超越性。”

3、人人都在说双目,为什么坚持单目眼镜?

联想新视界有三款智能眼镜,分别是New Glass C100、C200以及即将上市的C210。其中C100是一款类似谷歌眼镜的设备,而C200则是连接智能手机的新产品。这三款设备采用的都是公司自己的股东——美国Kopin公司提供的单目光学方案。这家公司长于微显示、语音控制技术和小型大容量电池技术。

10

市面上做双目AR眼镜成为趋势,大公司如微软HoloLens、Vuzix、爱普生、ODG等,国内创业公司如亮风台、影创,都推出了自己的双目AR眼镜(即两个镜片都显示AR信息,类似正常眼镜),FOV(视场角)也要更大一些。

那么,为什么联想新视界目前还是坚持在单目、小FOV的产品上呢?

白欲立告诉青亭网,双目用于教学和演练可以,但在实际操作来看,双目可能会遮挡人的视线。“真实维修当中,你肯定不愿意有屏幕挡着你。扳手和螺丝孔都看不见了。”

 11

前不久,联想新视界和著名的医院进行科研探讨,将双目智能眼镜送到医院,让医生在手术中使用。结果用到一半,大夫把眼镜一摘,要退货,理由是自己做手术的时候不愿意受到任何遮挡,哪怕是平光镜、哪怕是只遮挡1%都不行。

“这种人完全不可能允许双目、大FOV的东西挡在面前,再去做手术。东西一挡、光线一打,看东西有50%被挡住,还夹杂其他信息,还能做手术吗?”

高危工业也是一样的道理,因为工人处于危险环境之中,眼前就最好少一些东西,不然“一不小心触电了”。此外,New Glass坚持的骨传导耳机,也是为了方便工人根据机器发出的声音和同事的沟通,及时发现潜在的危险和问题所在。

从联想新视界和客户打交道的经验来看,目前主要的需求领域,还是在工业维修、制造商,其次是远程医疗和手术,再之后就是安防(远程可视化指导、AR沙盘、模拟演练)和旅游、智能园区等领域。

 12

不过,对眼镜的销量,白欲立虽有内部目标,但并不是很高。他清醒地意识到,目前客户可能90%以上的需求都是手持端(手机、平板等),他只希望其中附带一小部分眼镜设备就好。通过云的生态系统,慢慢地把智能硬件的量带起来。“新视界是负责渠道、销售和资源整合。我们还是想把AH云做成一个在商业领域能变现的平台。”

白欲立曾经和一些算得上是自己潜在“友商”的国内公司沟通,结果发现,他们遇到了和自己一年半前一样的情况,就是卖硬件的时候客户都在要应用。有些创业公司会迫不得已多花钱做自己的软件,但对于创业公司来说,同时上马硬件和软件,压力会很大。“我们的品牌,秉持设备+云的理念,我们不需要花那么多的精力在设备上。”他把AH云拿给对方使用,反响相当积极。

因此,在这一套云的体系中,白欲立希望它是一个开放的生态系统,不仅仅只支持自己的眼镜设备,也可能会支持其他设备,包括安卓的手机、平板,iOS手机和平板,微软HoloLens,国内如亮风台、影创等AR眼镜,甚至HTC VIVE这种VR设备。

13

“iOS和安卓拥有庞大的用户基数,所以手持端的用户量能很快起来。我们不会去跟他们争这块通道。我们的通道是打开的,新的算法和工具都可以在我们这上进行部署和使用。”甚至Kopin和Wikitude也不会是绑定的合作关系,在未来还会引入更多合作公司。

4、“大公司最大的问题是创新”

升旗现场分发的联想文化徽章上,有一句“破旧立新,破茧成蝶”,和联想新视界要做的事情,不谋而合。但想做到这八个字,对于联想集团本身来说,却并不那么容易。

14

联想太大了。面对VR/AR这种新业务,联想这种体量的公司可能还不适合大张旗鼓地发力,“就像航母非要进小溪,肯定搁浅——调用PC部门几百人去做一个小项目,KPI怎么定?财务上肯定也是亏的。”一位联想内部人士说。

大公司推动产业进步和成熟,小公司推动创新。“大公司最大的问题是创新。”——这是白欲立的看法。

在联想待了二十年,老白看到,一个小的业务是没办法去驱动人做事的,除非是占据KPI很大一部分才行。“我们需要的是专门、专业的人,但这种人才又需要钱。小业务哪来那么多钱啊。大业务的话,财务、法务方面流程漫长、手续繁多,一不小心就错过那个时机了。”

因此,内部孵化、拆分,就成了必然之选。作为联想集团CEO的杨元庆似乎也乐得见到这种情况的出现,他曾经在2016年初,联想创投成立之际表示,要“拆分出去十家公司”。

联想在VR/AR领域内部孵化的公司,除了此前青亭网曾经报道过专做VR背包电脑的煦象科技外(独家 | 张艺谋VR体验店要用它?联想发布VR背包电脑“拯救者”),就是白欲立的联想新视界了。

 15

“独立”后,老白倒是更自由了。首先资源方面,他还是能和联想研究院合作,但更加开放,现在还能和中科院、北大清华的研究所这些外部机构合作;仍然继承了联想国际化的接轨能力,也能和联想原来大客户的渠道、体系无缝对接。

其次就是公司凝聚力上,现在“什么事儿都拿到桌面上来说。我们在新的公司里面有股权,把它当成自己的业务,同时把它当成联想的业务。我们过去是凭着良心、凭着白领人的职业操守在做事情,现在则是完全发自内心把它当成自己的事业去做。团队的动力是不一样的。”

说罢,他半开玩笑地指指旁边跟着自己从联想集团过来的同事:“他们原来都是下了班就走的,现在天天都自愿在公司多干一会。”

5、“外界评论联想是销售基因,说得有道理”

一位已经离开联想的研究院人士告诉青亭网,他对白欲立当年的NBD构思非常赞赏,认为他的想法“特别牛”:一方面联想本身虽然拥有强大的渠道能力,却苦于没有很好的产品销售出去;另一方面,创业公司可能有不错的产品,但缺乏销售渠道。“NBD可以说是巧妙地解决了两个方面的疑难杂症”。

长于创新,借力打力,这是白欲立的过人之处,但是这位老联想,同样也有遗憾,那就是“技术力不足”——这似乎也是联想普遍被人诟病的地方。

从柳传志的贸工技思想,到销售出身的CEO杨元庆,外界对联想的一个常见的批评是“销售基因”,对此,白欲立坦承:“说得有道理”。

《财经》曾经评论联想:“没有核心技术,利润率就上不去,就没有实力没有胆量像华为那样投入核心技术开发,就只能挣“毛巾里拧水”的辛苦钱。20多年下来,成了一个恶性循环。”

联想想不想跳出循环?有没有在投入技术研发?答案是肯定的,据财报,联想在2015/16财年研发占据营收的比例,已经达到3.32%,接近15亿美元。但具体效果,还有待观察。

 17

“杨元庆已经把PC这种成熟业务都扔给老外,归来的得力干将刘军等都做新业务,想在国内发掘新的机会。”联想内部人士告诉青亭网。新的机会,指的就是“VR/AR和AI”领域,“公司在这方面还是非常重视的”。

从产品上看,联想的硬件布局较为全面,已经拥有PC VR头盔、VR一体机、AR眼镜、和谷歌合作的VR/AR手机、AR云、还有VR背包电脑这些项目。除了VR眼镜盒子明确表示不做外,几乎是全线铺设。细数下来可以算是国内大厂在VR/AR领域发声最多的一家了。

据内部人士透露,联想研究院上海分院、PC部门、手机创新部门、和谷歌合作Tango的部门、MBG的副业部门,还有白欲立的联想新视界,组成了一个VR/AR的小组,由贺志强牵头,部门负责人会定期碰头,协同在联想整个集团层面上的一些分工,贺志强也会带来CEO杨元庆的意见。

“目标当然是如何在下一轮的AR时代,把联想领先性和先锋的地位闯出来。”白欲立说。

在互联网打拼了这么多年,白欲立亲眼见证了互联网新发展出来的技术创造了新的业务模式,转而“吃掉传统产业”,他希望AR这种新技术也能产生同样的效果:

“如果只停留在卖设备,我们无非又克隆PC的生意。要想做成百年老店的话,还是得做成更深的模式,通过‘设备+云’去运营客户。”

目前在国内外,AR公司已经不少,微软的HoloLens、Meta、Daqri,传说中苹果马上也要推出AR眼镜。国内的创业公司,如同样拥有双目整机+云服务的亮风台,做硬件的影创、枭龙、智视,做SDK的EasyAR和太虚等,光学方案的耐德佳、珑璟光电、理鑫等。都具备一定知名度。

不过,在白欲立看来,目前AR硬件的感知技术、显示技术和应用都还不成熟,因此到2018年,才会出现产业化的趋势:

“现在是AR大规模推进的前夜。我们离AR的梦想,还有365天的倒计时。”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青亭网微信号(ID:qingtinwang),或者来微博@青亭网与我们互动!转载请注明版权和原文链接!
青亭网

微信扫码关注青亭网

青亭网

青亭 | 前沿科技交流群01

责任编辑:
分享到QQ 分享到微信
后参与评论
切换注册

登录

忘记密码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Q Q 登 录
微 博 登 录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