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在兰若寺》亮相威尼斯,蔡明亮适合拍VR吗?

青亭网,虚拟现实,VR,AR,7tin,青亭,媒体,资讯,增强现实,neo2018

“有一天小康在浇花的时候/忽然间情绪崩溃/说他的病再也不会好了/也不想再忍受折磨/希望我能够放手/让他做自己的决定/我吓呆了/不知道如何劝他/等他哭完/我只跟他说/我从来没有想过要放弃你/即使你的脖子一辈子都是歪的/你仍然是我电影的男主角/我们继续拍电影吧”。

2017年7月31日,蔡明亮在台北写下了一首题为《住在没有人的地方》的长诗。

后来,这首诗被印在《家在兰若寺》威尼斯电影节的宣传手册上。

20170901091915796499

《家在兰若寺》依旧是一部蔡明亮和李康生继续拍的电影。电影的情节非常简单——小康在山里养病,他的亡母来为他做饭,但是他吃不到。他的邻居是一名女鬼,也走不进他的生活。他唯一倾诉的对象,是一条鱼。

过去的三年,蔡明亮和李康生“住在没有人的地方”,蔡明亮照顾生病的李康生,如今李康生终于大病痊愈。

蔡明亮解读《家在兰若寺》时说,“这是一个像《聊斋》在讲情义的故事。”

兰若寺里住的其实不是宁采臣和聂小倩、也不是小康和鱼精,而是李康生和蔡明亮。

蔡明亮曾说,自己拍电影讨论的不是题材,而是讨论人,“我的题材都依附在这个人的身上,那这个人又投射了我的某些感觉,小康后来慢慢变成是我创作的focus。”

《家在兰若寺》就是蔡明亮实现“要一直拍李康生到死”承诺路上的又一座里程碑。

第一个镜头,李康生赤裸着上身,正在用仪器理疗,空气里是一阵阵电击的声音。饰演母亲的陆奕静做完了饭,然后就静静坐着端详李康生。导戏的时候,蔡明亮是这么跟陆奕静说的:“这基本是一个静止的镜头,你要在适当的时候动一下。”

开场五分钟,镜头几乎是凝固的,然后“家在兰若寺”几个红字慢慢浮现,镜头继续凝固五分钟。

很显然,尽管有着“蔡明亮首部VR作品”的噱头,这依旧是一部非常蔡明亮的电影:固定机位,凝固的空间,极少的场景。

对于喜欢蔡明亮的观众、以及一向赏识蔡明亮的威尼斯电影节而言,这当然是一部发挥稳定的作品。但是放在VR这个新的领域来说,蔡明亮的首秀合格了吗?或者说蔡明亮适合拍VR吗?

这是一个可以自我battle的命题。初看完第一反应是“我觉得不行”,仔细回想一下又想说“我觉得OK”。

在VR电影现在的发展阶段,VR这种技术形式主要给观众提供的是临场感和交互体验感,观众对于VR的需求也是新鲜好玩,所以像旅行纪录片、恐怖片等类型是拍VR的上佳选择。然而蔡明亮是固定机位长镜头的风格,全片基本由李康生10分钟泡澡+10分钟理疗+10分钟痴笑+5分钟锄地+5分钟吃饭组成,极大地考验了观众的耐心。再加上如今的头盔设备非常重,也并没有完全解决长时间看VR会导致头晕的问题,所以大部分VR影片时长都控制在15分钟左右。而《家在兰若寺》这部时长56分钟的片子也创了本届影展长度之最,再加上没有其他VR影片的视觉奇观或者高潮起伏的剧情,的确是不走寻常路。

另一方面,VR消解了传统电影的蒙太奇,也难以进行特写镜头的切换,许多大导演如果转来拍VR,估计都要放弃原有的风格。但蔡明亮却可以在VR这种技术里依旧保持自己的镜头语言风格,从这个角度来说,他又是适合VR的。蔡明亮擅长建构空间,展现人与空间的关系和故事,而VR电影能全景式地展现蔡明亮的空间艺术,让观众沉浸其中。正如蔡明亮所说:“我是剧场出身,VR可以让观众就像走进舞台,不用看到其他观众,还可以身在演员群中。”戏里李康生在浴缸里的全裸戏,以及陈湘琪穿着蔡琴赠送的私服演女鬼,都因为VR技术而变得极富冲击力。

在VR发展的初期阶段,蔡明亮的VR可能并不是人们所期待的VR电影。但是VR的发展或许会革新百年来电影的传统技艺,电影、VR电影的定义或许也会被改写。蔡明亮正是在文艺片领域对VR进行了一次超前的探索。

目前很难下结论蔡明亮到底适不适合VR。但可以确定的是,他的首次尝试依旧有很多技术Bug没有解决。

电影是用Jaunt One设备拍的,也是目前很高端的VR拍摄机器了,但影片中却出现了诸如边缘变形、地面断层、景深失真等技术问题,这是本届威尼斯影展其他VR电影里面几乎没有出现的失误。

(来源:新浪娱乐)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青亭网微信号(ID:qingtinwang),或者来微博@青亭网与我们互动!转载请注明版权和原文链接!
责任编辑:freeAll
分享到QQ 分享到微信

0 条评论

头像发表我的观点

取消

  • 昵称 *
  • 邮箱 *
  • 网址
切换注册

登录

忘记密码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Q Q 登 录
微 博 登 录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