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获金马和艾美奖,横跨欧美历时16月,他们用VR讲了这10个小故事

马德里郊外小镇,91岁的胡斯托正站在天主教堂里祷告,旁边是一群来自东方的不速之客。

老人嘴里念念有词,向神解释道:这是一群来自中国信奉共产主义的年轻人,我不知道他们要来干什么

胡斯托口中念叨的“这群年轻人”正是《奇遇》团队,但他们此次前来并没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去年四月,他们在准备策划一套关于旅行的VR纪录片,所以那段时间团队上下正忙着筛选素材找选题。

某天,团队总导演赵琦偶然间在朋友圈看到一条关于胡斯托老人耗费50年独自修建“垃圾大教堂”的故事。为了购买建材、工具和基本的用料,老人很快就把父辈留下的遗产花光了,买不起建筑材料,他只能去各地收集废品作为修建教堂的原材料,这也是当地人为什么称之为“垃圾大教堂”的原因。

可能,这个偶然间在朋友圈发现的故事——胡斯托老人的事迹触动了他们心里的某根弦,也正好契合了团队的价值主张,此后,“这就是我们想要拍的故事”成了团队时常在嘴边念叨的一句话

微信图片_20170912215810

胡斯托老人和他的“垃圾大教堂”

几个月后,奇遇团队带着当地向导去了西班牙实地调研了一番,拜访了传说中的垃圾大教堂和那位91高龄的胡斯托老先生,提前做了个预采,这也为之后导演正式拍摄提供了参考。

在这之前,他们一直没有找到电话、邮件等老人的任何联系方式,可以说“是绝对意义上不速之客”,于是后来就发生了本文开头那副有意思的画面。

奇遇的开始

他们一开始下决定拍的第一个故事就是胡斯托老人。

而奇遇第一季共有10个故事,胡斯托老人的故事只是欧洲线五个故事之一,剩下5集故事发生地都在大洋对岸的美国。

去年3月,纪录片导演欧大朋接了一个电话,那头响起了熟悉的一个声音,短暂寒暄后就邀他有空出来坐坐。

比欧大朋导演稍早些时候,《舌尖上的中国》第二季执行总导演张铭欢也接到了同样一个电话,同样是邀他出来坐坐。

于是,欧洲线导演和美国线导演人选都齐了。而幕后撮合此事的正是曾获得艾美奖、伊文思奖、金马奖等大奖的中国知名纪录片制作人、导演赵琦,《归途列车》、《千锤百炼》、《殇城》、《中国市长》等纪录片是其代表作品。

图片13

导演赵琦

《奇遇》VR纪录片同名图书总执笔欧大朋在书中回忆起此事,他和美国线导演张铭欢在一次聊天中,发现原来他们都曾接到了赵琦的“有时间出来坐坐吧”的电话,聊到此处时,两人相视一笑。

赵琦告诉青亭网,他是《奇遇》VR纪录片的总导演,为节省时间,去年9月正式拍摄时,奇遇团队一分为二,一条欧洲线,一条美国线,欧大朋负责欧洲线,张铭欢负责美国线,两队同时进行,而他负责协调监督整个拍摄的过程和内容,而到10月中旬,基本的拍摄工作就完成了。

图片14

《奇遇》纪录片同名图书总执笔 欧大朋

新的挑战

VR某种程度上来说是一种新的媒介,新的媒介就会有新的玩法。

但是这种新“玩法”却给赵琦团队带来不少挑战,也是他们此前从未遇到过的新状况。

传统的影视拍摄,导演和工作人员站在摄像机一侧,可随时监视演员们的表演,如果导演觉得不行,还可以进行干预。

但是VR拍摄还能这么自由吗?答案是否定的。在拍摄胡斯托老人的故事前,团队会让翻译先和老人沟通一番,为他讲解需要注意的地方,沟通完毕整个制作团队会一溜烟的“躲起来”,留下胡斯托在镜头前“表演”他修建教堂的日常,因为VR实拍是360°无死角的,为防止出镜,就连摄影师也不例外的“需要躲在门外或者屋内”

c2bbc140a95040bf8f05e1d1c34fd667

外形已基本完工的“垃圾大教堂”

这样导演团队就失去了传统拍摄时对于现场的把控。除了过程的不可控,他们还无法看到回放,当天拍完回去后再做个现场的粗剪,“要不然导演都不知道今天拍了啥”。

此外,由于他们的VR相机是用14只Go pro拼接而成,导演看的可能只是14个镜头中的一个画面,但是光看一个没有意义,14个镜头需全部拼接在一起,“看一圈才行”。无形中,不仅占用大量时间,也增加了不少技术和人力成本。

因此,赵琦在接受青亭网采访时,也曾向笔者“吐苦水”,光是奇遇纪录片整个后期处理就花了近10个月,而真正的拍摄时间用去却不到两个月,前期调研和准备花了差不多4个月,所以从开始立项到这10部VR纪录片面向大众,时间已经过去了16个月,在国内这可能意味着是一部商业电影从拍摄到上映的周期了

微信图片_20170912214659

奇遇团队拍摄现场之一

假设当初奇遇团队晚点开始拍摄或者推迟至17年拍摄,他们所耗费的精力减半也是有可能的。当时市场上,团队没有找到符合需求的VR相机,诺基亚OZO一是太贵二是中国当时就没几台,而Jaunt相机对于拍摄纪录片来说,有点笨重了。

纪录片拍摄,需要经常走动,偶尔还会需要无人机航拍和水下拍摄,那么便携轻量化的相机就成为首选,最终团队自己用14只Go pro拼接了个VR相机,虽然是满足了大部分场景的拍摄,但也给后期处理带来了意想不到的“难题”。

“难就难在我们用了14个Go pro”赵琦告诉青亭网。虽然每集纪录片时长都在6分钟左右,每集大概有四五十个镜头,10集就有四五百个镜头,如果单单做一个全景视频,团队也没必要费那么多功夫。而纪录片是要讲故事的,那么就需要导演挑选素材进行剪辑,通过镜头语言来叙事和表达。

006OSvimly1fj493p659aj31kw0sgwuj

《奇遇》VR故事之一:古老海岸的红杉

首先是将这些镜头缝补出来,之后导演根据需要挑选素材再剪辑出一个粗剪版本进行审定,然后会审定出一个终剪版,终剪版并不是最终版本的意思,还要审定每个画面的长度,再次回到素材里对这些画面进行精缝,对于一些特殊画面如畸变还要做处理,然后,为了3D效果,左眼要做一次精缝,右眼也要做一次精缝,差不多花了近6个月,两眼还要配对,又花了一个月。剩下的还有声音、音效、字幕、调色等工作,视频处理完毕,时间也已到了17年7月。

“这完全就是个劳动密集型工作,需要一帧一帧这样走和拼接,却不是个技术活。”赵琦因此也特别看重相机的后期自动缝合功能,如果还能同时满足高分辨率和高帧率的话,对于VR影视团队来说就是一款理想型的相机。

当他们拍摄完毕时,才发现市场刚上市了一批高性能的VR一体相机,但是片子已经拍完,不过这也给团队准备《奇遇》第二季的制作提供了选择空间。

 Inside The Google I/O Developers Conference

如何用VR讲故事

谈起第二季,赵琦透露将会邀请自己圈中好友著名综艺节目主持人阿雅参与进来,到时具体是怎样的形式,目前还不能透露。不过因为前期需要准备很久,第二季的计划也定到了明年。

那么,之前由于种种原因放弃的选题,比如美国的独臂厨神、西班牙兰萨罗特岛的水下博物馆等也有可能在第二季被重新挖掘,谈起这几个故事,赵琦导演还是有点不舍。

66a5992533e4bd9e61afe2e57637323a

“独臂厨神”Eduardo Garcia

这10个故事是团队历时3月从100多个选题中精心挑选出来的,有些故事也很有特色,但依然被放弃,因为导演心里也有自己的标准,一方面故事不光要有趣,体现一定的哲理,让人看完有所思考和触动,另一方面故事所处环境更适合用VR去表现和拍摄,最大化VR的价值,沿着这几条标准,“最终定下这10个故事”。

“故事”是赵琦导演频繁提到的词之一。

14年年底美国,赵琦在谷歌X部门的一位朋友向他介绍了谷歌Cardboard,一直对新技术保持关注的他觉得很有意思,回国后直到16年,他就下了决心找了投资然后组建团队开始了准备。

“在舒适的地带呆久了总会有种浅浅的不安,于是我决定从零开始,学习用 VR 的环境讲故事。”翻开奇遇图书,导演赵琦在自序中也向人们解释了原因。

但这并不意味着他放弃了做平面内容的事情,提起VR,导演其实更想知道这种新技术到底能带来一种什么样的新内容,他也认为VR可能会建立一种新体系,带来一种新的叙事语言、镜头语言,于是他就去做了尝试,而他们努力的结果—《奇遇》VR记录短片已经登录爱奇艺VR、UtoVR等在线平台,同名图书也记载了他们16个月以来的所思所想和导演创作手记。

微信图片_20170913181459

爱奇艺VR频道《奇遇》10集VR纪录片

前期的调研中,他们也观看了许多VR影片,发现主要的故事情节依然发生在一个180°的前端。他们也会把主要的情节安排在前端里,但并不能认为上下面和后面是无效的区域,“这三面对塑造现场感很重要”。

所以一个导演就需要思考如何为观众塑造一种现场感,但是现场感的塑造还需要“互动”才行。比如“能在VR里拿起虚拟物品”能帮助观众实现对现场感的认知,没有这些的话,VR只能说是平面视频的一种延展,有了互动,VR才是一种新的东西。

同时,怎么将几十年的平面视频经验移植到全景拍摄上,也是赵琦思考的问题之一。虽说这是“头一遭”,并没有一个行业通用的标准作为参考,但是传统的场景选择、角色调动和沟通等是相通的,在全景拍摄时“有很大帮助”。

赵琦也坦承如何用VR讲故事,他还在探索中。首先要认识到VR的局限,平面视可以实现非常快的画面切换、产生蒙太奇效果,但是在VR里这么快速的切换画面,会产生什么效果,值得斟酌。

006OSvimly1fiumtpl09sj31kw0sgth1

反过来讲,如果不能通过画面的变换、镜头远近的切换来引导观众情绪的话,那怎么通过VR这种固定的、相对安静的节奏来引导呢?那么对于VR这种东西,哪种类型更适合它表达呢?虽然光场相机能解决VR视频部分交互和移动的问题,但导演也指出了光场相机的成本贵和推广难问题。

“我觉得这些都是需要探讨的,不能说我找到了方向,谁也不能说有了定论”他总结道。

出山

“我们奉行做了再说,不是说了在做。”

当笔者提及为什么等到一年多后的今天(9月2号)开发布会时,赵琦导演回了上述一番话。

奇遇团队既不是做硬件,也不是纯技术出身,怎么在VR领域发挥出他们的价值,做内容就成为水到渠成的事情。

一方面要看到行业大趋势,踏到点子上,另外一方面也需要专心做东西,有了积累,未来获得机遇就很大。“所以我们就专心做内容吧”。赵琦举了导演好友郭柯的纪录片《二十二》的例子,“他的纪录片在电影院能有1.6亿票房,从做纪录片角度而言,是从来都没有想过的”这恰好证明只要专心做好内容,还得容易得到回报的 。

微信图片_20170912215317

《奇遇》VR故事之一:食物的教堂

毕竟硬件的更新换代越来越快,像大朋、Pico等国产厂商在不断发力,微软等大厂也不甘落后,纷纷推出新一代硬件产品,那么制约内容和体验的硬件问题可能很快就会被解决,一旦硬件铺开和普及,那么对于内容的需求将是成千上万,赵琦也表示未来内容可能会跟不上市场的需求,那么好内容的机会就来了。

去年5月开始,期间VR行业内曾举办过许多峰会论坛,他们也得知了一些活动,但也并没有选择去提前曝光或者宣传一下。

“我们还是想做个作品出来在说”,如果别人问起,他就可以介绍说“我们是谁,做了什么东西”,这就很有说法,没有作品在手,和人家聊起来“难免心里会没底”。

现在是有了作品,可以出山了,道士下山嘛。”说完,他笑着和笔者结束了这次采访。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青亭网微信号(ID:qingtinwang),或者来微博@青亭网与我们互动!转载请注明版权和原文链接!
责任编辑:叫月亮的星星
分享到QQ 分享到微信

0 条评论

头像发表我的观点

取消

  • 昵称 *
  • 邮箱 *
  • 网址

登录

忘记密码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Q Q 登 录
微 博 登 录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