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 | VR成人产业两周年:几家欢喜几家愁

青亭网( ID:qingtinwang )--链接科技前沿,服务商业创新

“有点像是孙悟空进了铁扇公主的肚子里,看到的都是蠕动的黏液和粉红的肉体。”

这是我在2015年12月,回顾用VR技术探索Kink网站上AV女星Ella Nova的菊花之旅后的感想。这也是第一个官方发布的VR小电影。这种体验,如此奇葩,简直超出了我的认知范围,成为了我VR体验中最叹为观止的一次。

在那之前的几个礼拜,我被邀请去一个拉拉极限扩张肛♂片的拍摄现场。当时我去的时候,这家工作室Kink——同时还做在线BDSM小电影——生意正红火。整整九年,这家工作室在旧金山的一家20万平方英尺的军械库里进行拍摄,在其巅峰时刻,一个月能做出100个小电影专用场景。

 1

建筑的上面几层,有公司御用主厨每天做午餐,其他地方挤满了工作间,进行视频剪辑,开发,图像设计,让Kink这个小电影生产机运转起来。而楼梯间上涂画着各式各样捆♂绑起来的男男女女,形成了一系列小电影的迷宫。

那里还有一间满是破洞的旅馆套房,一个加固的精神病院,一个地下酒吧,甚至还有一个大库房,公司在里面存放着收藏的大量情趣♂机器。而这个大军械库的下面则有很多活动。导演,演员和剧组成员在各个场景中来回穿梭,为Kink上饥渴的用户们拍摄一小时又一小时的片子。

我被这种进到其他人的洞里探索的虚拟旅程彻底震撼了,也对去到Kink公司的亲身经历记忆犹新,但是就在几个月之后,这种感觉就消失了。

没错,Ella Nova的屁股非常吸引人;但这也非常猎奇。相比于网上数不胜数的免费小电影来说,VR小电影太贵了,还受限制,更是不容易找到。

 2

由于很少直接发布光盘之类的,用户必须从网上下好几个G的文件,播放前还要加载。除此之外,还有不断地硬件更新,软件更新和极度的耗电。而且本来一发入魂的撸现在可能弄了几个小时都还没发射第一炮。虽然现在是技术早期,但是我并没有兴趣使用这个产品。

现在两年过去了,我的三星Gear VR已经落满灰尘,但是这台不错的VR机器性能还行。在2017年上半年,分析公司IDC预计全球在AR和VR上的花费到年底将达到140亿美元,而到2020年将达到1430亿美元。

而2015年的时候,Piper Jaffery预计VR小电影行业将在2025年成为一个10亿美元的行业,紧随电子游戏和NFL之后。考虑到我之前的体验和一些大胆的猜测,我有点怀疑小电影行业是不是真的像预测的那样能够带起VR发展的节奏。

 3

在我初探S&M行业下的殿堂那会,小电影行业一直就吵吵嚷嚷着讲VR的前景。当时《纽约时报》刚刚借着免费的谷歌Cardboard头盔招揽了几百万的读者,而Oculus正准备发售第一批消费者级别的Rift。

再往前推一年,Facebook刚刚以20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Oculus,而VR行业的投资更是直冲云霄。随着VR带来的新鲜刺激,小电影行业对科技会有何影响的老问题又浮出水面。小电影能不能就像之前VHS,HD和搜索网站刚出现时那样压过游戏行业的风头呢?或者说VR技术能不能成为危在旦夕的小电影行业的救命稻草?

“VR技术就是为了小电影而生的,就像网络也是为小电影而生。这是自然而然顺水推舟的事情。”——Fivestar,Kink VR

有一件事是确定的。这个行当有钱可赚,而Kink公司内有一个小团体也看到了契机。

 4

“我第一次戴上头盔的时候,看的就是小电影。看起来很真实,”Fivestar说,当时他还是Kink的一位室内导演,“感觉这就是VR存在的意义。VR技术就是为了小电影而生的,就像网络也是为小电影而生。这是自然而然顺水推舟的事情。”

Fivestar和Kink公司的产品推广负责人Kawai,召集了一个小团队的懂科技的员工,为老大买来各种必要的设备,开始尝试VR。Fivestar表示,这个最初只是心血来潮,后来却很快演化成了Kink公司的VR部门,发布了Beta测试版的VR视频,比如《爸爸的♂干儿子》,《炮机上的俩妹子》和《Ella Nova的菊花暴走之旅》。

VR为这一在2005年后就在经济崩溃和Pornhub那样的免费网站的压制下,一直在走下坡路的行业提供了一个全新的机会。就像Kink VR团队一样,成人表演者Ela Darling(不是之前说的Ella Nova)也立刻被VR吸引了。

“我做成人表演这行已经有八个年头了,所以我每次接触新科技心里想的都是怎么用到表演里面去,”Darling表示,“我自问到,‘我怎么才能用这个技术做小电影?’或者‘我怎么才能用这个技术看小电影?’现在有了VR技术,很明显它有机会带来整个成人行业的革命。”

就在Darling尝试在VR方面发展之后,她发现了VRTube,一个虚拟现实直播平台,还能提供自主选择的模拟约X。这位高挑颀长,金发碧眼,暗送秋波的美女很快就成为了这个行业中高新科技的头脸人物。

她出演了《绳缚之恋》,《禁忌边缘》和《护花使者》三部小电影大作。有一篇报道中采用的图片就是Darling戴着VR头盔的特写,旁边写着她的问题,“VR真的能挽救小电影行业吗?”

 5

建立在VRTube的早期成果上,Ella和他的行业伙伴(不愿透露姓名)与现有一家全球直播网站Cam4达成了一笔交易。虽然VR技术对小电影行业究竟有何影响尚不清楚,但是“VR小电影女王”还在驾驭着这波兴奋劲。

“我们在三大洲上都有直播工作室,”Darling说,“我们在不少欧洲国家,南美洲都有直播,而我在北美还有独立的表演。我们基本上变成了首个持续可靠的VR直播网站。没有任何一家网站能做到我们所做的,照片级真实的3D技术,360度全景视频,对带宽要求还低。”

其他敢吃这个螃蟹的人们也获得了差不多的成功。“骚气米国”,一个传统小电影工作室,非常美国本土化,也全面投入了VR,在展会比如CES和E3上也频频露面,以期夺取成人VR的主导权。自他们在2015年7月开启第一个VR场景开始,这家工作室已经翻倍了他们的产量,在日常2D内容外,每周还推出两个新VR场景。

“VR是MILF(人妻熟女)之后最大的商机了。”“骚气米国”的首席信息官Ian Paul说,“你可以轻描淡写地说这只是个商机而已,但是这可是个大商机。这是一个火力全开的商机。所以这也是一个不可忽视的力量,而且它需要非常仔细的经营,因为它可以轻松地从一个小小的商机成长为一个潮流,成为一个主宰整个行业的力量,就是这样强。”

听了Darling和Paul对这个技术和行业的想法,我发现VR行业已经从最初看奥德赛那会发展了好多了。据Pornhub小电影网站,他们收藏了超过2600部VR视频(而2016年时仅有30部),每天有50万点击量。随着观看和产量都在与日俱增,我猜测用户体验也在一直改进。因此我拿出了我尘封已久的Gear VR,回到了我第一次访问的主页:VR兄♂贵。

 6

我第一次碰上这个网站的时候是在2015年年末访问了Kink官网之后。我想要进一步了解VR格局,但是当时VR小电影市场只有给普通爱好的直男。而VR兄♂贵网站真乃男欢女爱茫茫大海中的同性天堂岛。不幸的是,不管给我看多少VR龙阳之好也无法让我满足。因为这些体验实在太粗糙,内容质量低下,而反馈——更是无从谈起。

两年过去了——我很遗憾地发现——没什么变化。小电影行业并没有去未知的领域探索新的模式,去寻求VR的真正力量,而是选择故步自封老调重弹。直男的需求仍然是小电影购买的主流,而结果就是大部分的钱还是拿去拍直男顾客们喜欢的片。

Kink作为其中一部分,就制作了一大把的兄贵,拉拉和双性视频,而VR兄♂贵的分类已经有了38种了。这聊胜于无,但是如果你考虑到用户体验,和每月订阅量,我们剩下的人还是没什么兴趣去买。

但是体验如何?VR行业想要真正腾飞的话,它得提供一些免费,流畅的内容。如果硬件升级,加载和出错可以让你高潮的话,那么现在你很幸运哟!然而对于大部分的用户来说,VR也就是个新鲜玩意,而且仅此而已。我最近花了一个多小时来在三星Gear VR上加载一个视频。

我的第一次尝试是直接从VR兄♂贵上下载视频到手机上,然后用VR Player(一个Beta测试的VR播放器APP),结果图像变形,像开普勒望远镜那么大的菊花(原文如此,译注),贴的扁扁的大香蕉,还有不明橘黄色的身体部位。

 7

我第二次尝试,加载了一个视频,然后在Oculus播放器上播放成功了,但是可惜并不能高兴多少。就像2015年那时一样,摄像机角度堪忧,视角捉急,而且还总有东西挡着,导致最后的体验不是潮湿温热的幻♂想乡,而是活生生的梦魇。

要不是Ella Nova的菊花那么好看,我恐怕要把VR小电影一棒子打死了。我在2015年Kink公司和与Ela Darling的采访中看到了探索创新的精神,给了我希望,小电影行业只是暂时萎靡,尚未彻底死去

“如果你在辣鸡设备上看辣鸡内容,你会觉得VR技术就是个辣鸡,那你就会狠喷它一顿。”——Ela Darling说。

当我这个月上旬回到Kink公司的时候,这种激动荡然无存。在1月份,这个工作室宣布计划把制片行业转移到拉斯维加斯,在他们的SF总部专注于不那么争议的事业。他们已经私下变卖了珍藏的特殊性癖图,捆绑装置和炮♂机。

楼梯间的涂画也都被去掉了,而曾经繁忙的地下室也成了鬼屋一般。至于现在,Kink VR部已经暂停运营。而Fivestar告诉我,她投入满满激情做起来的项目现在生死未卜。

“我真的说不好Kink VR的未来如何,”Fivestar说,“我希望我们能一直推进科技前沿,不断拓展我们的内容。不幸的是,我不是公司首脑,因此我只能在此待命。对我而言,我会一直继续试验,因为学习使我快乐。我现在正在与行业里很多精英见面,他们对成人行业和VR科技都感到很兴奋,而我希望能与他们合作,创作出人们从未见过的体验。”

随着Kink公司终止了VR里的投资,所有人都关注了这一个两年前看起来如此有前途的行业。VR行业的投资仍然很足,但是有迹象表明主流里还是开始转移他们的兴趣点了。Crunchbase的一份报告发现2017年,针对VR新公司的投资减少了。

 8

五月份的时候,Facebook宣布他们会关掉Story Studio,这是Oculus的左膀右臂,转而投资第三方的产品。六月份的时候,苹果公司引入了ARKit来开启AR发展行业,很有效地绕过了VR行业。而就在两周前,有传言称大型头盔生产商HTC,有可能想要卖掉他们的VR业务。

不过话说回来,分析师,投资者和VR内容创作人都很快指出市场还在其婴儿期。为了创作高质量的体验,生产商们经常被迫花几万美元到下架的摄像机上,或者自己制作VR拍摄设备。

创作者们也得有很多资金,还要相当懂技术才能入行。高质量头盔,比如HTC Vive和Oculus Rift也相当贵,逼得大部分用户初次体验VR的时候是在更加廉价低端的谷歌Cardboard上。

“Cardboard的增长情况很好,它让VR走进了许多懒得自己主动去研究VR的人的手里,但是缺点就是它其实是VR最差的体验了,”Darling说,“因此,假设你是第一次尝试VR,然后你下载了一部VR效果不好的小电影,那就不是什么好内容了。如果你在辣鸡设备上看辣鸡内容,你会觉得VR技术就是个辣鸡,那你就会狠喷它一顿。”

最后,Darling说,“这就是一个经典案例,还没学会走就开始跑。”她说下一波的头盔和更加轻便独立式的设备,就像据报道Oculus正在生产的那种,还有廉价,用户友好的360度摄影机都会帮助推动主流VR技术的广泛应用,反过来也增加了VR小电影的观看量。就像Darling一样,Paul也相信VR小电影行业崛起只是时间问题。

 9

“不是能不能的问题,只是什么时候的问题,”Paul说,“这一技术只会越来越好,小巧,高质量。在我们这辈子,我们会见到像《星际迷航》那样的全息面板的,你知道的吧?只是时间问题。

就算有些阻碍,也只是拖延,有些大生产商放弃了——那我们还是会一如既往地支持这个技术,因为我们相信只是时间问题。”

小电影给新科技带来的影响是无法估量的,更无法预测。没办法保证VR会成功成为主流,也无法得知能不能把小电影行业从危机边缘拯救回来,又或者从成人行业的巨大诱惑中获益。

最后,小电影或许不是VR的杀手锏,但是起码还是“自MILF(人妻熟女)以后最大的商机。”(来自:来源  Engaget   编译 :神剑局特工)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青亭网微信号(ID:qingtinwang),或者来微博@青亭网与我们互动!转载请注明版权和原文链接!
青亭网

微信扫码关注青亭网

青亭网

青亭 | 前沿科技交流群01

责任编辑:
分享到QQ 分享到微信
后参与评论
切换注册

登录

忘记密码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Q Q 登 录
微 博 登 录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