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款产品未推出,这家内容公司为何能估值近亿元?他们说想做VR时代的皮克斯

1

平塔工作室(Pinta Studio),作为一个创立一年左右的动画电影团队,在国内的VR内容领域已经称得上一个「标杆」,尝试的第一个作品,他们在运营、市场、制作流程等方面的优势就显现出来。

同时,在商业变现等方面的探索与创新,也正像他们的名字Pinta----哥伦布首航发现新大陆时一艘战舰的名字一样,开创了一条新的道路。(文末有彩蛋)

「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收到入围威尼斯电影节VR竞赛单元通知后,平塔工作室(Pinta Studio)CEO雷峥蒙在朋友圈这样写到。

一年时间,平塔工作室从最初三个创始人,扩充到30人的团队规模;第一部VR动画作品《拾梦老人》就入围威尼斯电影节;9月13日作品正式上线,27个小时全平台播放过百万……

 2

「拾梦老人」海报截图

最新的消息,平塔工作室已经完成千万级Pre-A轮融资,估值近亿元,投资方为厚德前海基金。平塔工作室已经完成千万级Pre-A轮融资,估值近亿元,投资方为厚德前海基金。

其实,这是一笔今年上半年就已经确定的投资。彼时,《拾梦老人》还未「出街」,接受市场的考验,厚德前海基金的offer就已经放在面前。

平塔的天使轮融资,可来得远没这么容易

虽然这是一个豪华的创业团队:雷峥蒙曾是阿里集团数字娱乐集团的高级运营专家,最年轻的P8级员工,负责过游戏商务与版权合作,甚至是智能硬件的生产、销售等;米粒是创下10亿票房的《大圣归来》的编剧;啊呸则是市场营销专家,在腾讯和阿里的工作时间超过十年。

 3

图左 雷峥蒙,右 米粒

雷峥蒙也有不少的投资圈资源,原本以为融资不太难。没想到2016年下半年,资本开始转冷,CG+交互+VR的故事已经不足够吸引他们。

「怎么变现?怎么养活自己?」投出去100多份BP,见过四五十家机构,发现投资人除了想要有想象力的C端市场,他们还要求创业者有B端的变现能力。

「那个阶段,变得过于迎合投资人,BP也改得百花齐放。」雷峥蒙说。最终,Pinta获得了鸿道电影金融和臻石基金的600万天使投资。

招人迫在眉睫,米粒在电影、动画行业的人脉优势逐步显露出来,团队快速扩充到十六七个人,所有人都扑到《拾梦老人》这一个C端项目中,它讲述了一个捡垃圾的老头和他的小狗,在巨大的垃圾场中,日复一日地捡起别人丢弃的梦想,并进行「修复」的故事。

 4

「拾梦老人」剧照

SIGGRAPH,原本是雷峥蒙第一个想参展的国际会议,这个由ACM SIGGRAPH(美国计算机协会计算机图形专业组)组织的国际级年度会议上,除了软硬件厂商外,很多游戏、电脑动画创作者也都会将他们本年度最杰出的作品集中展示。

提交作品的前一天晚上11点,《拾梦老人》的第一个版本才合成完毕,此前的三天时间,整个团队为了赶进度,几乎处于崩溃的状态。

终于顺利提交。结果,却因为时长不符合,被拒。SIGGRAPH的要求是六分钟的短片,《拾梦老人》却超过12分钟。

但也正因为错失SIGGRAPH,《拾梦老人》才有机会入选威尼斯电影节VR竞赛单元(电影节要求参选的是首次曝光的作品)。

同期入围的还有三部中国 VR 动画作品,分别是Sandman Studio 的《Free Whale》、上海魏唐影视的《窗》(In the Pictures),以及由HTC VIVE 和 Jaunt 中国联合出品、中国台湾导演蔡明亮执导的 VR 电影《家在兰若寺》。

参选国际电影节、获奖,在2016年这曾经是国内不少VR内容创作团队一个重要的目标,因为它除了代表团队的实力与水平外,更意味着为融资增加了不少的砝码。

 5

参加威尼斯展会

到了今年,花数百万的成本去制作一部VR影视作品,纯粹为了获奖,这样的想法已经被很多早期内容团队认为过于冒险-------即使拿了奖,又怎样?

即使从全球来看,只有VRC 、Baobab这样少量的头部顶级内容制作团队能拿到数千万美元的融资,其他公司也都只能靠B端业务养活自己。

走中间路线,却不是平塔想要的,「拿到天使融资后,B端的事情一天也没有做过。」雷峥蒙哈哈大笑,没想到,他的这个想法却得到后续不少投资人的认同。

厚德前海就是其中一家。《拾梦老人》未正式推出,还没看到市场的反应,他们就决定要投资。

合伙人陈昱川表示,「平塔在一年的时间内,不仅筹备了完整的导演体系、搭建了高效的制作流程,更是在第一个项目中展现出了极强的创意能力、商业化能力和打造全球性IP的潜质。」

商业变现,这是目前VR影视内容最大的难题

受限于VR硬件设备的普及率与活跃度,线上流量与传统视频相比,完全不是一个量级,付费也无从谈起;线下VR影院等渠道一个接一个涌现,资本也蠢蠢欲动,但渠道数量毕竟有限。

六月的一天下午,和雷峥蒙聊天时,他们团队抓破脑袋正在思考的,正是如何让公司的第一部VR动画作品,除了获得广泛的知名度和认知以外,还得实实在在的拿到真金白银。

6

金主爸爸的广告

「你看到动画结尾那个大大的广告牌吗?我们希望能和一个大品牌合作,把这个广告牌真的卖出去。」雷峥蒙甚至毫不讳言,为了卖小鹿公仔,特意将这个原本只是一个小配角的动物,在影片中放大处理。

入围威尼斯,成为《拾梦老人》商业变现的强大催化剂

第一,品牌的授权与营销就达到22家,交易流水达到400万:从天堂伞、石英表、手机壳、毛巾,到二锅头、蛋白粉、音响……五花八门、花样百出;

第二,广告植入与商务合作上,在作品中巧妙的植入了13个品牌产品,包括与电影《缝纫机乐队》的跨界联合营销及商业地产「蔚蓝海岸」的广告,收入达到百万规模;

第三,衍生品。除了小狗和小鹿公仔外,还和出版社联合打造了同名AR儿童绘本,并在多个音乐平台发行了同名OST专辑。

8

拾梦老人周边-咸鱼截图

而原本计划在线上发行时,向合作平台方收取费用的想法,最终被取消了。「线上收费还不成熟,我们改为单纯的要推荐和流量。」据透露,《拾梦老人》线上的观看数达到了数百万人次。

有趣的是,《拾梦老人》里那个主角小狗「罗小卡」(罗卡,还是雷峥蒙在阿里时的花名)还有一个自己的微博,目前已经有7000多个粉丝。

 9

主角小狗「罗小卡」

一家内容公司最核心的资产就是IP,罗小卡卖萌官能否持续成为这受人关注和喜爱的小狗呢?显然,平塔已经开始在做这方面的尝试。

《拾梦老人》正借着威尼斯的东风进行一轮轮造势和宣传时,平塔工作室的第二个作品《烈山氏》已经制作完成,9月15日正式提交圣丹斯电影节。

《烈山氏》将是一部以中国上古神话「神农尝百草」为背景,风格上中国元素丰富,整体视觉冲击力较强的VR动画。

第一部是淡雅的鸡汤,第二部是中国风的武打,看上去风格迥异。平塔工作室的核心定位是什么?团队内部也曾经多次碰撞,最后得出的答案是:讲故事。

「用VR的方式来讲故事」,这是去年雷峥蒙给出的公司方向

用Unity还是Unreal引擎,交互性与叙事性如何很好地结合,在VR里怎样做视觉引导……做《拾梦老人》时,很多都是第一次尝试,走了不少弯路。《烈山氏》在视觉方面上了一个新台阶,在制作的成熟度和可拓展性上也更强。

雷峥蒙透露,经过一年左右的探索,公司的方向也调整为「动画电影」这样一个更大的市场。这也就意味着,平塔工作室未来可能涉及传统大电影。

全球著名的动画工作室皮克斯,曾经默默做了六七年短片,乔布斯投进四五千万美元,突然之间CG电影火了,皮克斯被迪斯尼收购,一次收回40多亿美元,爆发了100多倍。这曾经是投资人给雷峥蒙分享自己的投资逻辑。

听上去是一个再美好不过的投资成功案例。

对一个早期内容团队来说,平塔也有一个完美的开局。但雷峥蒙知道,动画电影是一个更加激烈与极具挑战的道路。

「我一直在尽可能的压制团队更大的欲望。」他说。

行业有太多的未知,也有太多的可能。也许,按目前的开发节奏,每五个月一部作品,尝试不同的讲故事题材,将每部作品商业化的路径拓展到极致,在其中寻找到有潜质的IP,是更为稳妥的冒险方式。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青亭网微信号(ID:qingtinwang),或者来微博@青亭网与我们互动!转载请注明版权和原文链接!
责任编辑:freeAll
分享到QQ 分享到微信

0 条评论

头像发表我的观点

取消

  • 昵称 *
  • 邮箱 *
  • 网址

登录

忘记密码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Q Q 登 录
微 博 登 录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