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曾在这指挥击毙本拉登!奥巴马在白宫这部VR纪录片是如何拍出来的?

上一任美国总统奥巴马离任前夕,和著名VR影视公司Felix & Paul一起拍了一部以「总统带你VR游白宫」为内容的纪录片。这算是奥巴马总统任职期间,在VR里的谢幕演出之一。

这部名为《The People’s House》的影片甚至获得了艾美奖「最佳原创互动节目」,还在今年四月份参展了翠贝卡电影节。

VR作为全新的媒介,本身对影视人就很敏感——大导演斯皮尔伯格甚至放话说「VR很危险」,认为无法控制观众聚焦的镜头会毁了电影。而敏感的媒介遇到政治人物这样敏感的题材,可谓是难上加难,何况拍摄地点——白宫也是个敏感之地。

好在,被不少VR影视圈中人奉为“大神”级别的Felix & Paul较为完满地完成了这个任务。那么,这部长达22分钟的“总统带你全景游览白宫”在拍摄中究竟遇到了哪些挑战?我们来听听导演怎么说的吧。

01 白宫里很多房间是不能拍的

Paul:

大家好,我是Paul Raphaël,Felix& Paul工作室的创意总监、导演兼联合创始人。我们从2016年开始制作VR电影,随着The People’s House在Tribeca电影节上首映,我们已经制作了20余部作品。

我们非常幸运地能够与奥巴马总统还有他的妻子米歇尔合作,而合作期间恰逢他的任期即将结束,所以影片中会流露他的一些私人情感。

1

这部影片主要是在参观白宫,讲述了白宫的历史,更重要的是关于他们在白宫中的个人生活,这些内容都交织在了一起。

它的制作过程和我们以往的影片都不太一样。我们之前影片的工作重点都放在让人身临其境上,这几乎成为了我们标志性的特征。

但本片中,除了几个与米歇尔、奥巴马面对面聊天的场景,在观看影片游览白宫的过程中,它更像是在观看奥巴马夫妇在白宫生活的回忆。在我们的拍摄期间,奥巴马夫妇正准备搬离白宫,所以我们采用了更适合拍摄内容的手法,让镜头移动地非常缓慢,让它能够承载诸多回忆,也能使这部影片不会轻易过时。

记者:

是的,我认为无论是讲解员引导人参观一个已有的建筑(比如博物馆)还是任意一个场所,引导游览式的影片以后会更加常见。我们或许能够参观白宫,但却无法体会那些事物对总统夫妇的意义,而且还有很多东西我们根本无法参观。你可以跟我们分享一下如何设计这种引导参观类的影片,以及如何把它转化成VR吗?

2

Paul:

有的参观过程伴随着枯燥的引导和大量无意义的信息,但是我们不想做出这样的内容,而是更具有电影特征的。

这样的作品肯定是带有科普意味的,但我们想做的不止于此,我们希望这个作品更有感染力,这也是我们最接近电影的一部作品,我们对其中的摄影技术感到很自豪。

其中的配乐也非常美妙,每一个房间都是一方独具特色的小天地,比如蓝厅、红厅和一些标志性的房间,配乐真正做到了突出这一点。每个房间的配乐都有着自己的特色,但是它们能够和谐地构成一个整体。另外,总统夫妇提供的一些趣闻也使得这部影片显得更加特别

记者:

有一点让我好奇的是,你们不能拍摄某些房间,比如他们的卧室,这是为了保护隐私还是出于安全方面的考虑呢?

Paul:

前期我们曾经预录过,但是出于安全方面的担忧当时可以拍摄的房间比现在的要少,但是总统本人非常热衷参与媒体工作,对于我们的项目非常支持。

这实际上是我们的第二次合作,2016年夏天我们合作了第一支影片《Through the Ages》。无论特勤局给我们的工作做出了怎样的阻碍,总统本人是非常支持我们的拍摄的,帮助我们拍摄本无法进入的房间。

最终影片中我们大约拍摄了20个的房间,而在最初的版本中我们可以拍摄的房间大概只有10个。无论如何,拍摄过程还是非常愉快的。

3

02 奥巴马对VR有很大的热情

记者:

多跟我们讲讲这个项目是如何开始的吧。

Paul:

我们和白宫的媒体部门联系了相当一段时间,大概是两年前开始的。最开始他们就表现出了很大的好奇心和兴趣,但是并不认为有必要花费时间拍摄这样一部影片。

后来发生了很多事情。首先,Facebook、Newsfeed 推出了360度视频,这推动了沉浸式高端VR影片的发展,通过这个媒介也可以接触到Facebook上数十亿的用户。这极大地推动了我们合作中的讨论进程。

我们一直致力于这个项目,我们一直在努力说服他们,但是一直没想到这个项目真的可行。突然有一天,他们联系我们说,总统和他的家人几周后将去到Yosemite国家公园,进行关于环境保护的相关活动,你们想来拍摄吗?我们立刻同意了,谁能想到我们真的能和白宫方面合作呢?这真是太棒了,我们立马决定要开始这个项目。

4

这是合作过程中非常出人意料的一个环节。开始合作之后,总统先生非常享受整个拍摄过程。你可能也看到了那张总统观看我们在Yosemite拍摄的影片的照片,他对VR有很大的热情。一定程度上来说,他极大地推动了这一雄心勃勃的计划的进行,随后我们在11月正式开拍。

记者:

最初向奥巴马总统提供VR体验时,你是其中的一员吗?

Paul:

我想,总统先生真正意义上第一次体验VR是通过谷歌Cardboard,我不太记得内容是什么了,但他第一次制作VR影片确实是与我们合作的。

记者:

他对那部在Yosemite拍摄的影片(译注:指《Through the Ages》)有什么评价呢?

Paul:

他在那部影片中有谈到他的感受,他和米歇尔都认为需要向公众打开白宫的大门,他们希望可以通过VR让越来越多的人能够了解白宫,确实,VR也是实现这一目的的最佳方式。

U.S. President Obama tries virtual reality glasses as he and German Chancellor Merkel tour Hanover Messe Trade Fair in Hanover

记者:

有一个很棒的镜头,他谈及交流媒介的发展,他认为置身虚拟现实的发展进程中,回顾科技的发展历程,政治家以不同的方式利用了这一媒介。或许你可以透露一下,他说的这些台词是他自己写的吗,或者谈谈这些观点是从何而来的?

Paul:

其实我们从刚入秋就开始着手制作了,制作过程大概就是我们提出一些想要总统回答的问题,我们希望影片是从对总统的采访开始,加深了解,从而不会错过任何东西。

我们希望能够得到他最自然的反应。所以我们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拍摄在电影第一部分出现的访谈,从访谈内容中,我们提取出了影片的主线。我们就是这样整理出了影片的叙事线索。然后我们根据不同人的意见反复打磨了几周,拍摄一些原始素材,进行画外音的录制,最终是画外音和访谈一起完成了故事的讲述。

03 “我曾经在这里指挥击毙本拉登”

记者:

我认为影片中的氛围似乎发生过一些有趣的变化,我能够分辨出有时他是在按照剧本进行演绎,而另一些时候是不一样的感觉,比如在他提到我曾经在这里指挥击毙本拉登时。

在之前发布的一支影片中,我也曾有过相同的感受,有时他在传递一些微妙的政治信息,而有时他又陷入了更加情绪化的回忆中。这让我不禁有了一个疑问,这种精心设计的故事线是否会导致影片缺失了一些生命力。因为在剧本约束下你的表现是经过思考的,而不是通过对话自然流露的。

你们在拍摄时应该没有事先完全确定故事线,但是你们似乎是想这么做的。但是对我来说,在观看时,我能感受到这些变动,有的情绪是思考过后流露出来的,而有时却是坦率的真情流露。

Paul:

你要知道,我们这样的一个重要原因是,采访时我们的时间是有限的,我记得奥巴马和米歇尔的访谈分别持续了15到20分钟,而且那时我们还不知道最终我们能拿到多少素材。

很多VR纪录片都是这样的,特别是和像总统夫妇这样的名人有关的纪录片,还有我们之前发布的勒布朗·詹姆斯的影片以及其他一些项目。很多时候你需要迅速地进行决断,如何高效地利用现有的资源,因为如果拍摄方式过于死板,一定不会得到好效果。影片中的画外音是很重要的,我非常喜欢这种转变。

当然,最有感染力的镜头是带有私人情绪的镜头,但是他也并不是对每一个房间都有鲜明的私人情感。有的房间有着总统的珍贵记忆,有的房间有着重要的历史意义,我们最终选择用这种方式来进行表现,这也是将不同片段统一起来的一种方法。

6

记者:

确实,你说的很有道理。影片中我非常欣赏的是传达出了不同场景承载的情感,我们并没有进入到那个历史场景中去,但是我们能通过奥巴马的回忆了解这里就是那件事发生的地方。所以在这些限制条件下,我认同你选择的做法。

我还有一个问题,在游览过程中我很想知道我正处于建筑物的何处,因为一般游览时对照整体的地图你可以了解房间的相对位置,但是观看影片时我很难记住房间的位置。我想知道你是否考虑过帮助观众在大脑中构建地图,或者你没有这样做是出于安全方面的考虑?

Paul:

我认为这是我们选择的拍摄角度所导致的,我们并不想拍出一部引导教育性的影片,而是更具感染力的、带有个人印记的电影。

有意思的是,站在大多数房间里,你都可以环顾四周,看到别的房间,在脑海中拼接出整个白宫。观看影片进行游览时确实无法看到白宫的整体布局,但是我们想让这支影片保持真实,最好能成为一段内心的旅程,而不仅仅是一段关于建筑图纸的介绍,所以这是我们想要的结果。

如果你对白宫的布局感兴趣,我相信你可以在网上找到的。尽管如此,虽然有一些房间我们能进入,但是有一些东西我们也无法进行拍摄,当然一定程度上还是出于安全考虑。

7

04 为了安全考虑,大多数时候要在夜里拍摄

记者:

这也是为什么你们大多数时候都是在夜间进行拍摄吗?

Paul:

是的。有时是因为不能通过窗户拍到外部环境,有时是我们被允许进入的时间限制,有时则是出于影片内容的考量,比如像绿厅,因为这里的故事大多发生在晚上,所以我们想要与当时的情境更加贴合,配乐当然也有所帮助。当你身处椭圆办公室,说到房间里投入和煦的阳光,这当然需要在白天进行拍摄了。

记者:

你可以谈谈未来的一些项目吗?比如MIYUBI,它是一个大型的故事片项目,你们还有许多和好莱坞制片厂合作的正在进行的项目。我们好奇的是你们进行到了哪一步,未来又将在长篇叙事型影片的路上走多远。

Paul:

我想你应该理解,针对没有公布的项目我不能说太多。但是我能说的是,通过MIYUBI和The People’s House我们极大地增加了这种影片的时长,同时也收到了不少反馈,目前至少有数百人同时看过了这两支影片。

令人欣喜的是,人们尚且适应这种时长的VR影片。有人赞赏了这些影片的深度,他们第一次真正地在虚拟世界中进行了探索,尽管MIYUBI长达四十分钟,但是很多观众甚至没有察觉时间的流逝。这激励了我们继续制作VR电影。

MIYUBI可以说是我们第一个有剧本和故事的电影,得到这些鼓励之后,未来我们将制作更多带有情节的影片,更多像The People’s House一样的和有趣的合作伙伴一起制作的大型的较长的纪录片。

记者:

我很好奇你对立体视频的看法。目前你们在自主制作摄像机,我相信应当是业界最成熟的技术,有最高的保真度、视觉效果;你们有相当高的摄影技术,熟知不同镜头的使用,你们的作品能够实现的质量远超同行。

你们的工作似乎进入了一个新阶段,重点研究后期制作,制作点云工作流,利用Otoy系统的工作流等等,目前你们360度视频的制作过程好像改变了工作重心。

我想请问,作为一个创作者,你认为我们为什么需要制作立体视频和这种没有太多创作空间的纪录片,还有你们目前拥有的技术的优势和劣势,立体视频又带来了哪些发展和局限。

7

Paul:

是的,我们一直在开发自己的拍摄工具,这个过程中有一些反复。我认为我们目前之所以能够实现这样的质量,是因为我们并不是在制作一个产品。

当你在发布一个产品时,需要控制它的生产过程,从设计到销售可能需要一年的时间。少了这种压力,我们在制作镜头时更加灵活自由,我们的镜头目前已经发展到第三代了,第四代也即将面市,第五代也已经在设计中了,定位光场镜头也是其中的一部分。

到目前为止,从目前的作品来看,很难再拍摄出不带空间位置的图像,而拍摄优质的位置跟踪图像也是有很大难度的。我们目前正在努力实现不过度分散注意力的具有一定保真度的位置图像技术,也不能带有太多的边缘效应,视景体不能有过多限制。

我们目前正在努力发展这些拍摄技术,当然还有许多难题,如何使用这些拍摄工具和后期制作成本的提升,而且也不能每个项目都用上。比如出于多种原因,我们就不能把这些工具带进白宫。但基本上,在创作时这是一个很大的转变。

如果说从踏进传统影院观赏的电影到我们在VR中构造的体验是一个飞跃,从不带空间位置的图像到定位镜头又是一个飞跃,主要区别在于如何进行创作。我们的工作重心一直放在营造一种在场的感觉,这几乎是我们所有工作的基础,还有你想要传递给观众的情感,它有可能被提升或摧毁,这取决于在虚拟现实中感受到的真实程度。

当立体视频达到一定的自由度时,将会出现更多的科技前沿领域,等待着我们去突破。这些领域可能是视觉保真度、视景体,或是你无法预知观看者将走向何处,而且这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在虚拟现实中,你不会知道观众会看向哪里,而是仅仅知道他们走到何处。

在VR影片中,这却是难以实现的,虽然他们的活动范围是可以知道的,但是想实现即时追踪是非常困难的。

除非运用即时渲染、CG等动画制作技术,让其他角色的焦点可以跟着观众移动。但是,除了进行眼神接触,精心设计虚拟世界中的几何结构对于观者体验也是很重要的,因为如果观众突然穿过了某一物体,他们就会意识到自己所处的并非是现实,而是虚拟现实,这在360度视频中是绝对不能出现的。

一旦你接受观众不能移动的设定,这也是创作故事的一个起点,在进行剧本创作时给了我们很大的自由。这是科技领域的前沿,我们非常期待对它进行探索。但是我们不会低估它作为下一个技术飞跃的难度,虚拟现实最初诞生时的发展难度也很大,要想制作出好的作品一直是一个有创造性的高科技难题,我们也一直在学习中,这又将是下一个篇章了。

8

05 VR电影的未来——光场相机?

记者:

我在这有幸观看了来自Lytro的Hallelujah,关于前沿发展我想对您刚才的言论说说我的看法。要实现合格的视觉效果,需要大量的镜头同时拍摄,比如95个镜头可以实现90度的视场角。所以需要在5个不同的角度进行拍摄以得到一个人在5个不同视角的影像。

但是,不同视角打光却是基本一致的,影片中的打光就像是同一时刻的光源。我观看时明显注意到了光效的问题,因为拍摄无法同时进行,所以我很好奇如何打光以实现不同视角的一致性,而且我认为他们没有必要做到这一点。

但同时,在我四处移动的时候,就可以看到光场相机拍摄的边界,因为位于镜头后方的区域没有捕捉到,所以必须对其进行填充,又或者你们选择多角度进行拍摄,而这是否又会改变你们的制作方式。

所以我在想,光场相机是否适用于拍摄纪录片,因为你无法对其进行重演,必须在其发生的那一瞬间将其拍下来。或者今后会研发出360度镜头,捕捉下所有视角的景象,而这种做法是否经济可行?如果这种做法成本过于高昂,你们会选择用演员和绿幕完成拍摄吗?

9

Otoy和Facebook合作打造的两款6DoF全景相机x24和x8

Paul:

目前光场相机的拍摄尚属于via effect shoot,我们必须仔细处理拍摄中的一切元素,包括站在背景上的人们。

无论虚拟形象的外观多么正常,每一次拍摄需要构建的场景都很复杂。但是这也并不意味着无法完成,不过这确实限制了我们的创作,成本也确实很高,如何在此条件下进行创作成了一大挑战。

无论这一技术是否能实现,我相信总有人愿意付出时间和金钱,承担这一挑战。而且在不断的发展中,这一问题的解决将不再困难,代价也不再高昂,我们的创作也将迎来更大的自由空间 。

如果从今天开始攻克这一难题,你将会面对很多艰难的挑战,但同时你也将领先于其他人。在我们几年前开始制作VR影片时,也面临了诸多技术难题。我认为科技仍将不断发展,而目前出现的难题也将激励我们继续研究。

我努力让自己保持开放的思想,我们应当辩证地去思考,但同时也要意识到还有很多有才华的创作者和科技研究人员在努力创造现实、拓展现实。看看其它媒介长期以来的缓慢发展,你会感到这一切进展都如此惊人。当下正是VR这一新兴创作媒介爆炸性发展的时期。

记者:

Otoy与Facebook合作推出了一款带有24个镜头的球形360度摄像头,你们是否与Otoy进行过交流,考虑使用同样的技术呢?因为他们可以将捕获的图像处理成一连串数据点,你们可以直接使用这一点云库。

我好奇的是你们是否考虑从Otoy拿到相关数据,在同样的系统下继续发展,创作立体视频和游戏,并在此之上增加互动的元素。

Paul:

我们已经和诸多平台有过交流,包括镜头制造商和点云数据处理公司,也咨询过许多问题,我们一直在努力研发自己的设备,也经常在寻找将不同公司的技术,包括我们自己的技术,融合起来的途径。

当下是一个有趣而又有挑战性的时代,因为没有现成的标准,每个人都在努力尝试自己的方式,它们各有优劣。我认为目前最大的挑战是这些事物都太新鲜了,也太困难了,即使你开发出了一个产品,你也不知道如何利用它,因为那又是另一个难题了。

我们已经碰到了很多困难,比如拥有VR设备的人数限制,如何在Tribeca电影节这种活动上或是剧院进行推广。光场最前沿的技术永远不缺少展台,但是你需要将它与服务器连接起来,但这些问题最终都会得到解决,有可能是在Rift、Vive或Daydream平台上。作为内容创作者,我们无时不刻不在进行探索。每一样新事物的出现都令人兴奋,都是一个新机会。

06 毫无疑问,VR是数字传媒的未来

记者:

你提到了行业开放标准的缺失,我认为声音制作领域目前在捕捉和传播技术上也缺乏统一标准。处理环绕声的已有系统都是专利性质的,而不是开源的。

你认为音频制作领域是否会出现统一的标准,这样的标准是否会从一款游戏中产生,又或者我们能找到另一种方式在这种叙事型VR影片中加入位置信息传播沉浸式环绕立体声。

10

Paul:

我认为这也是同样的道理,有很多拍摄仪器,有很多正在推行的标准,比如Facebook就在发展自己的标准,我们也在积极地与同行进行交流,同时建立了一个叫做Headspace的录音室,负责处理我们所有作品的音效,同时也和其它工作室保持合作。就像所有其它工作一样,我们的工作重心仍然放在创造力、作品和为之提供支持的科技上,我相信最终成果是趋同的。

总会有不同的平台、不同的标准存在,这就是发展规律,你无法预知当前的发展阶段,但只要它是切实可行的,多种标准的存在就是合理的。尽量整合这些标准确实是有利的,但同时多样性也是好的,因为如果一直有不同的想法出现,那么大家都会保持着对新事物的警觉性。

记者:

你对VR的未来有着怎样的期许呢?

Paul:

我个人的关注点没有放得太长远。我不想对遥远的未来妄下论断,因为不论是从科技的角度还是创作的角度来说,事物的变化都太快了。我十分希望见证下一步进展。但作为一家公司,你的眼光必须要放得长远些,但是你的看法其实是带投机性质的,所以目前我专心在MIYUBI和The People’s House的发行上。

我的知识体系在不停地更新,有计划地不断前进,在现有IP的基础上制作3分钟的VR体验,或者40分钟的原创作品,有时前进的步调会稍微大一些,但通常都是在现有工作已经奠定了充足基础的前提下进行的。

我们非常期待继续向前发展,制作剧情作品、更大规格的纪录片,探索我们之前提到了定位追踪技术、互动技术,但会坚持将创造力放在第一位。我知道有很多人会说没有互动和定位技术就不是真正的VR,但我认为我们应该关注体验过程本身的意义,它应当给观众一种全新的体验,我希望我们以此为目标不断前进。

记者:

最后我想请问,你认为VR到底有着怎样的潜力,有什么是它能做到的,又有什么是它无法实现的?

Paul:

我还没有考虑那么多,但我认为最终AR与VR会融合在一起,从而市场能够广泛地接受这一媒介,实现这一点之后,它就将成为下一代计算平台,我们就不再仅仅依赖平面式屏幕进行数字交互,可以除去很多事物的约束。

现在这一点还有些难以想象,因为还有很多技术需要开发,我们不知道它们会朝什么方向发展,但是一旦获得了成功的进展,那么我们几乎是无所不能的,所以正在发生的一切都是令人兴奋的,我们将在未来几十年中见证这一切的发生。

这种进步是不可阻挡的,有些人会质疑AR和VR的发展潜力,虽然我们无法预知这个发展所需要的时间,我敢肯定未来我们不会再局限于口袋中或安在墙上的屏幕。很多人会用3D举例反对,但事实是3D从来都不是一个新的媒介,它只是在现有媒介的基础上加的一层外衣。

即使它曾经有机会成为一个全新的事物,在VR之前,我也探索过3D可以发展到什么程度,但最终我们还是选择了VR。一旦VR最终实现了对现实的模拟,毫无疑问它将是数字媒体的未来,而这只是时间问题。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青亭网微信号(ID:qingtinwang),或者来微博@青亭网与我们互动!转载请注明版权和原文链接!
责任编辑:loyao
分享到QQ 分享到微信

0 条评论

头像发表我的观点

取消

  • 昵称 *
  • 邮箱 *
  • 网址

登录

忘记密码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Q Q 登 录
微 博 登 录
切换登录

注册